〔老旦、丑扮将军持瓜、锤上〕“凤舞龙飞作帝京,巍峨宫殿羽林兵。天门 欲放传胪喜,江路新传奏凯声。”请了。圣驾升殿,在此祗候。
  【北点绛唇】〔外扮老枢密上〕整点朝纲,运筹边饷,山河壮。〔净扮苗舜 宾上〕翰苑文章,显豁的升平象。请了,恭喜李全纳款,皆老枢密调度之功也。
  〔外〕正此引奏。前日先生看定状元试卷,蒙圣旨武偃文修,今其时矣。〔净〕 正此题请。呀,一个老秀才走将来。好怪,好怪!〔末破衣巾捧表上〕“先师孔 夫子,未得见周王。本朝圣天子,得睹我陈最良。”非小可也。〔见外、净介〕 生员陈最良告揖。〔净惊介〕又是遗才告考幺?〔末〕不敢,生员是这枢密老大 人门下引奏的。〔外〕则这生员,是杜安抚叫他招安了李全,便中带有降表。故 此引见。〔内响鼓,唱介〕奏事官上御道。〔外前跪,引末后跪、叩头介〕〔外〕 掌管天下兵马知枢密院事臣谨奏:恭贺吾主,圣德天威。淮寇来降,金兵不动。
  有淮扬安抚臣杜宝,敬遣南安府学生员臣陈最良奏事,带有李全降表进呈。微臣 不胜欢忭!〔内介〕杜宝招安李全一事,就着生员陈最良详奏。〔外〕万岁! 〔起介〕〔末〕带表生员臣陈最良谨奏: 【驻云飞】淮海维扬,万里江山气脉长。那安抚机谋壮,矫诏从宽荡。嗏, 李贼快迎降,他表文封上。金主闻知,不敢兵南向。他则好看花到洛阳,咱取次 擒胡到汴梁。〔内介〕奏事的午门候旨。〔末〕万岁!〔起介〕〔净跪介〕前廷 试看详文字官臣苗舜宾谨奏: 【前腔】殿策贤良,榜下诸生候久长。乱定人欢畅,文运天开放。嗏,文 字已看详,胪传须唱。莫遣夔龙,久滞风云望。早是蟾宫桂有香,御酒封题菊半 黄。〔内介〕午门外候旨。〔净〕万岁!〔起行介〕今当榜期,这些寒儒,却也 候久。〔外笑介〕则这陈秀才夹带一篇海贼文字,到中得快。〔内介〕圣旨已到, 跪听宣读。“朕闻李全贼平,金兵回避。甚喜,甚喜。此乃杜宝大功也。杜宝已 前有旨,钦取回京。陈最良有奔走口舌之才,可充黄门奏事官,赐其冠带。其殿 试进士,于中柳梦梅可以状元。金瓜仪从,杏苑赴宴。谢恩。”〔众呼“万岁” 起介〕〔众扮杂取冠带上〕“黄门旧是黉门客,蓝袍新作紫袍仙。”〔末作挽冠 服介〕二位老先生,告揖。〔外、净贺介〕恭喜,恭嘉。明日便借重新黄门唱榜 了。〔末〕适间宣旨,状元柳梦梅何处人?〔净〕岭南人,此生遭际的奇异。
  〔外〕有甚奇异?〔净〕其日试卷看详已定,将次进呈。恰好此生午门外放声大 哭,告收遗才。原来为搬家小到京迟误。学生权收他在附卷进呈,不想点中状元。
  〔外〕原来有此!〔末背想介〕听来敢便是那个、那个柳梦梅?他那有家小?是 了,和老道姑做一家儿。〔回介〕不瞒老先生,这柳梦梅也和晚生有旧。〔外、 净〕一发可喜可贺了。
  〔净〕榜题金字射朝晖,(郑畋)〔外〕独奏边机出殿迟。(王建) 〔末〕莫道官忙身老大,(韩愈)〔合〕曾经卓立在丹墀。(元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