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天晓角】〔净引众上〕英雄出众,鼓噪红旗动。三年绣甲锦蒙茸,弹剑 把雕鞍斜鞚。“贼子豪雄是李全,忠心赤胆向胡天。靴尖踢倒长天堑,却笑江南 土不坚。”俺溜金王奉大金之命,骚扰江淮三年。打听大金家兵粮凑集,将次南 征,教俺淮扬开路,不免请出贱房计议。中军快请。〔众叫介〕大王叫箭坊。
  〔老旦扮军人持箭上〕箭坊俱已造完。〔净笑恼介〕狗才怎幺说?〔老旦〕大王 说,请出箭坊计议。〔净〕胡说!俺自请杨娘娘,是你箭坊?〔老旦〕杨娘娘是 大王箭坊,小的也是箭坊。〔净喝介〕 【前腔】〔丑上〕帐莲深拥,压寨的阴谋重。〔见介〕大王兴也!你夜来鏖 战好粗雄。困的俺垓心没缝。大王夫,俺睡倦了。请俺甚事商量?〔净〕闻得金 主南侵,教俺攻打淮扬,以便征进。思想扬州有杜安抚镇守,急切难攻。如何是 好?〔丑〕依奴家所见,先围了淮安,杜安抚定然赴救。俺分兵扬州,断其声援, 于中取事。〔净〕高,高!娘娘这计,李全要怕了你。〔丑〕你那一宗儿不怕了 奴家!〔净〕罢了。未封王号时,俺是个怕老婆的强盗,封王之后,也要做怕老 婆的王。〔丑〕着了。快起兵去攻打淮城。
  【锦上花】〔净〕拨转磨旗峰,促紧先锋。千兵摆列,万马奔冲。鼓通通, 鼓通通,噪的那淮扬动。
  【前腔】〔众〕军中母大虫,绰有威风。连环阵势,烟粉牢笼。哈哄哄,哈 哄哄,哄的淮扬动。〔丑〕溜金王听俺分付:军到处,不许你抢占半名妇女。如 违,定以军法从事。〔净〕不敢。
  〔丑〕日暮风沙古战场,(王昌龄)〔净〕军营人学内家妆。(司空图) 〔众〕如今领帅红旗下,(张建封)〔众〕擘破云鬟金凤凰。(曹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