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唐〕〔末上〕“风吹不动顶垂丝雍陶,吟背春城出草迟朱庆余。毕竟百 年浑是梦元稹,夜来风雨葬西施韩偓。”俺陈最良。只因感激杜太守,为他看顾 小姐坟营。昨日约了柳秀才到坟上望去,不免走一遭。〔行介〕“岩扉不掩云长 在,院径无媒草自深。”待俺叫门。〔叫介〕呀,往常门儿重重掩上,今日都开 在此。待俺参了圣。〔看菩萨介〕咳,冷清清没香没灯的。呀,怎不见了杜小姐 牌位?待俺问一声老姑姑。〔叫三声介〕俗家去了。待俺叫柳兄问他。〔叫介〕 柳朋友!〔又叫介〕柳先生!一发不应了。〔看介〕嗄,柳秀才去了。医好了病, 来不参,去不辞。没行止,没行止!待俺西房瞧瞧。咳哟,道姑也搬去了。磬儿, 锅儿,床席,一些都不见了。怪哉!〔想介〕是了。日前小道姑有话,昨日又听 的小道姑声息,其中必有柳梦梅勾搭事情。一夜去了。没行止,没行止!由他, 由他。到后园看小姐坟去。〔行介〕 【懒画眉】园深径侧老苍苔,那几所月榭风亭久不开。当时曾此葬金钗。
  〔望介〕呀,旧坟高高儿的,如今平下来了也。缘何不见坟儿在?敢是狐兔穿空 倒塌来?这太湖石,只左边靠动了些,梅树依然。〔惊介〕咳呀,小姐坟被劫了 也。
  【朝天子】〔放声哭介〕小姐,天呵!是什幺发冢无情短幸材?他有多少金 珠葬在打眼来。小姐,你若早有人家,也搬回去了。则为玉镜台无分照泉台。好 孤哉!怕蛇钻骨,树穿骸,不堤防这灾。知道了,柳梦梅岭南人,惯了劫坟。将 棺材放在近所,截了一角为记,要人取赎。这贼意思,止不过说杜老先生闻知, 定来取赎。想那棺材,只在左近埋下了。待俺寻看。〔见介〕咳呀,这草窝里不 是朱漆板头?这不是大锈钉?开了去。天,小姐骨殖丢在那里?〔望介〕那池塘 里浮着一片棺材。是了,小姐尸骨抛在池里去了。狠心的贼也! 【普天乐】问天天,你怎把他昆池碎劫无余在?又不欠观音锁骨连环债,怎 丢他水月魂骸?乱红衣暗泣莲腮,似黑月重抛业海。待车干池水,捞起他骨殖来。
  怕浪淘沙碎玉难分派。到不如当初水葬无猜。贼眼脑生来毒害,那些个怜香惜玉, 致命图财!先师云:“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俺如 今先去禀了南安府缉拿。星夜往淮扬。报知杜老先生去。
  【尾声】石虔婆他古弄里金珠曾见来。柳梦梅,他做得个破周书汲冢才。小 姐呵,你道他为什幺向金盖银墙做打家贼? 丘坟发掘当官路,(韩愈)春草茫茫墓亦无。(白居易) 致汝无辜由俺罪,(韩愈)狂眠恣饮是凶徒。(僧子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