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整理到书架上了。”

“你找给我。”易麟朔把纸袋拿起来,二话不说转身进房。过了一分钟,他身体又探出来,看着呆站在原地的我︰“进来。”

我不太情愿地进去,一段时间没来,以为又会像没有处理过的垃圾场,谁知道房子干净整洁,竟保持着我上次收拾的样子。

我走进去找,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明明记得就放在书架最醒目的位置,因为那两本是易麟朔经常会看的!

“找到了吗?”

“找不到……我记得我插在这样的,怎么会不见了?”

“问你呢。”

“我不知道,我……”

“慢慢找。”

易麟朔坐在沙发上,拿出纸袋里的自己的外套,不小心带出了那只戒指和钥匙扣。他捡起来,看了一眼,丢在茶几上。`

我说︰“我都这么久没来这里了,肯定被别人收拾到别的地方去了,你问明熙妃和……”

“不可能。”

“为甚么不可能?”

“我的东西,不会允许她们碰。”易麟朔把长腿搭在另一条长腿上,垂着眼帘,目光又看向茶几上的戒指和钥匙扣,“你再仔细找找。”

这甚么意思?意思是,只有我有打扫他房子的权利吗?是这样吗?

我可不想再会错意。

我笑了笑︰“找不到了就是找不到了,再仔细也没用。他还是问问她们吧……我要回去了,时间很晚了。”

我走到门口,他的声音冷不丁又响起︰“你来就是为了这个?”

我回头,看到他指了指桌上的外套。

“对啊?!”

“没有别的要说的?”

“我该说甚么?”

“听说你要退学?”

什么啊,学校明明还没有给我发出通碟,可居然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看来,把我赶出“皇冠”是迟早的事了。

我不自在地点了下头。

易麟朔忽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眼晴像星沙发着光亮。我也看着他,沉默地对看了数十秒,看得我好像找个洞把自己埋下去。

“真的很晚了,我要……”

“为甚么这么对我?”他的手一伸,我刚拉开的门被他关上,他利用身体高大的优势将我堵在他和门角之间。

我吓了一跳︰“易麟朔你发甚么疯?”

“勾引我、挑逗我,让我对你对有兴趣后一走了之?”他的声音沙哑,面容在阴影中看不太清洁的表情,“路初菲,玩弄我你很开心?”

我的心“扑扑”跳得失去了节奏。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哪有玩弄你?”

易麟朔的声音一变,变得十分赌气︰“哦,你没有玩弄我,你只是一时冲动接近我,一时冲动做了我的‘追踪教帅’,又一时冲动写了情书……你擅作主张地闯入我的生活,让我不得不正视你。当我把你放在眼里,你又擅作主张地离开?!你没有在玩弄我,是我心甘情愿被你玩弄了……”

我的心跳到嗓子眼,都发不出声音了。

易麟朔垂首,带着水珠的发丝落在我的额上,他玫瑰般的唇对准了我嘴唇的位置。

我及时别开脸,他的唇落在我的脸上。

“别……别开玩笑了。”我甚至不敢正视他的眼睛,着急喘息着说,“你这样的台词,还对那些女孩子说过?应该……跟每一个女孩子后,都这样吻她吧?!”

易麟朔身体一僵。

我用力推开他︰“一直被玩弄的对象是我才对!你的情商真高,我玩不起,拜托你以后别再来招惹我了!”

飞快打开大门,我冲出去,手腕却被易麟朔拽住,又拉了回来。

你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招惹谁!”

他低吼着,我的脑袋被死死地摁在他怀里。

“我真的搞不懂你,你的脑子里在想甚么?你的决定那么反复,你的喜欢也那么反复……”

“喜欢我,就那么令你为难吗?!”

我终于不再推搡易麟朔,安静下来,被抱在他怀里的身体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可是,你根本不需要我的喜欢。你有那么多女朋友,还有明熙妃,我以为……”

“别自以为是地以为!”

“易麟朔……”

“我不想听废话。”他端起我的脸,“我只问你︰要不要跟我换一种相处方式?就算不做我的‘追踪教师’,也可以有理由等我上学放学的相处方式。”

我一怔,很快瞇起眼,笑得眼睛模糊,都快看不清易麟朔的脸了。

原来他是喜欢我的啊……如果早这样问我,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啊。

“当然愿——”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我。

我拿起手机,屏幕上赫然跳跃着醒目的三个字︰

安崎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