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头的时候忽然看到易麟朔靠在门口,明熙妃在跟他说话,把一本甚么东西放在他手里。他正好侧面过来,看到我,目光似笑非笑,看情况他在那好一会了。

“你们真有情调,跑到学生会门口约会!”

“……”

“让一让,别挡在路口。”

“……”

我从他们中间钻出去,走到外面拿出手机打电话,依然是关机。

走到公告栏前,下意识扫了一眼,没想到“路初菲”三个大字真是刺眼。我走过去

路初菲和易麟朔公开交往恋情……

几个女生正围在公告栏前边看边议论著,我一把推开︰“都让关了,让开!”不顾大家惊讶的视线,把里面的报纸撕下,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抬眼时,看到易麟朔就站在眼前,盯着垃圾桶里的报纸。

“学校里总是有些讨人厌的人不经过求证就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甚么好在意的……”我看他脸色不对,以为是报纸里的话题碍了他的眼,“易麟朔?”

易麟朔缓缓收回视线,眼神那个冰凉。

“看着我干甚么?又不是我写的!”

“……”

“我去上课了!”

我从他的身边跑开,听见他的声音凉凉地响在身后︰“……已经求证过了。”

我的脚步一顿。

“是我说的。”

我的心猛地撞了一下胸口,呼吸有些喘不过气。我回过头,看到阳光下易麟朔漂亮的眼晴、鼻子、嘴巴,眼眸海天皓月一般,朝他淡淡笑了一下︰“易麟朔你别开玩笑了,我们甚么时候在交往?这种笑话连我都不相信,更何况……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说到最后一句,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再也不顾易麟朔会有甚么表情和反应,我飞快朝教室跑去。

易麟朔……

我开始害怕了,现在我的心里充满了无数的恐惧和不确定。我怕我不是我,我怕探询真相后,一切的一切都跟我的想法有出入。而且,跟明熙妃感情那么的好的你,根本不需要我的介入。对你来说,我或许是你众多女朋友的一个,玩完就甩。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要开场。

无所谓有和无的存在

走到教室,心情乱到不行,好像抓住一个人问“为什么”。可是谁也解答不了我。

上课,下课,上课,下课……放学

我趴在桌子上不动,听着身边由喧嚣的说话声到安静,趴了好久好久……抬起头准备要走时,发现易麟朔居然坐在我前面的位置,单手支着下巴,看着我。睫毛浓密的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他怎么还没走?!

我瞪大眼睛,他忽然抬手摸到我的额头,头略偏着,一缕刘海垂遮着俊俏的眉目,他的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发烧了吗?”

“没、没有。”

我受宠若惊的拿掉他的手,他的手却转而覆到我的手上,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不舒服?”

真不习惯他这个样子,我宁愿他板着黑脸孔吼我。

“也不是,就是昨晚没睡好,所以刚补睡了一会。”

易麟朔点点头,这回声音总算正常了,“拿走吧。”

我被他拉得站起来,下意识的问:“去哪儿?”

“午饭。”

“可是我,易麟朔我……”易麟朔拉着我的手就要朝前走,我磨磨蹭蹭的抓着桌子,“我今天不想吃,你去吧。”

桌子都被我拖得动起来,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易麟朔背对着我突然发问:“你在躲我?”

“啊?”

“这两天你都有理由推脱不晨跑,一到放学时间要么走的很快,要么趴桌上装睡觉,课业也不写了。”易麟朔放开我的手,冷冷的回过头,“难道你不觉得,你这个'追踪教师'失职了!”

“……”

“再继续下去,我很难履行约定。”

“我也一样。”我咬住下唇,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子,“我也觉得我越来越难履行那种约定……不如你辞退我吧。”

“……”

“我想过,办理辞退手续什么的,的确太麻烦,你只要每天都不来上课,坚持一个星期,我就会自动被撤销。”我拿起自己的提包,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那就这么定了,我会宿舍了。”

因为只要呆在他身边,就无法克制自己喜欢的心。

可是走到楼梯拐弯口的时候,身后的易麟朔几个大步追出来,狠狠地拽住了我的胳膊,“我警告过你:别再是一时冲动,反悔”

“你指的是重写的那封情书,我的确不是一时冲动,也的确没有反悔”

“你还记得内容写的是什么?你要求了什么?”

“是,我要求了做你女朋友,可是你不是没答应嘛?”

“我何时说过不答应?”

“你何时说过答应?”

“早晨公告栏……”

“那时已经晚了,你为什么不在给你情书的当时答应我?”

“……路初菲,你这么无理取闹,我会打你”

我抬起头:“那你打吧”

易麟朔一愣,我甩开他的手:“没别的事我走了。”

走到楼梯最下一层的时候,易麟朔又挡了上来,拳头捏的紧紧地,嗜血的目光好像真的要打我了。

我说:“麻烦你要打快一点打完,我还有事”

易麟朔站着没动,这一次我经过他身边不再是用走的,而是用跑的。再也呆不下去了,一秒钟也不想看到他的脸,心痛的简直在滴血……易麟朔还真是情圣,随便跟女孩子玩玩恋爱游戏,都演得跟真的一样……

难怪明熙菲被抛弃了N次,都死活要黏着他。

这是甚么?脸上被风吹得冰凉的液体滑落,我抹了一把……眼泪……

搞笑,我跟他的爱情还没有真正开始吧,有必要到流泪的程度吗?我真像个白痴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