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在说什么?搞的好像我有精神分裂一样”

“不是精神分裂,只是……”她擦干净眼泪“对不起,我冒昧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有说过!现在我的脑子里被他们塞了一大堆的疑问。

我没有精神分裂,很明显我也没有失忆……

那么,我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们都把我当作黎里。我会接二连三的作那些奇怪的梦境!难道一切的问题,真的出在我身上?

还来不及问出点什么。小樱已经转身,头也不会的跑掉了。

2、还不如不要开场

北黎里是谁?网上搜了一圈,根本没有此人。就连北上游的新闻也少之又少……

这是什么?

——“首富北上集团贵公子,迎娶落魄美新娘”

点进去:

尽管北上再三隐瞒,还是被记者追踪查到:北上集团贵公子北上游,将于月底与路氏落魄千金路初菲成婚。

1、准新娘路初菲被媒体拍到的定情戒,重七克拉,价值约二千八百万元,是北上未来公公婆婆送的见面礼

2、由于两人年龄还是,只能筹备订婚仪式,但这订婚仪式空前绝后的豪华。据悉,仅发喜糖就花380万,购置鲜花214万,布置场地……其奢华程度另普通老百姓乍舌

3、准新娘在订婚当天,将换十套礼服,白色的高档佯装,日式的喜庆和服,性感的旗袍……很显然,路氏并无因此次的倒闭而垮台,以后有北上撑腰,相信不久后又能东山再起,再创辉煌。

4、两家的联姻除了从小就有的婚约在先,还有“北上”帮“路氏”一把的意思,这次的订婚仪式中,被邀请的皆是名流富甲,相信大多都能在未来给路氏带来转折的契机。

……

路初菲,我?

不对,说的是上次在学校后山见到的那个路初菲,可是,这报道里的路氏明明就是……

我的脑子乱了,我要疯了

我用力抓了抓脑袋,揉揉眼睛,反复的读着这几条信息,越读越疑惑,越读脑子越晕。又点进去几个页面,里面有几幅组图:

图1(安崎墅和那个叫路初菲的女孩儿在灯光昏暗的电影院,安崎墅微侧着脸,黯淡的光影只看到他漂亮的轮廓,看不清神情,下面是图片的解说)

上周日,北大少爷带着女友路初菲现身“迷答”影院,但两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甜蜜牵手入场,北大少独自走在前面不发一语,路初菲低头跟在后面,由四个穿着便衣的保镖跟随。

小情侣坐到每张票价三万二的特区座位,路初菲一身名牌,手拎LV,指上的大钻戒闪闪发亮,相较而言,北大少穿着过分随意,搭在手上的外套竟然是某学校的制服、

期间,面对记者的提问,路初菲落落大方,而北大少却一度躲闪这记者的拍照,当问及“对订婚的期待值有多少时”,居然面色铁青,怒砸摄像机

一向以温文尔雅的公子形象入目人心的北大少,这是怎么了?中场休息时,他居然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出电影院,打车不知去向!

被丢下的路初菲情绪激动,从卫生间出来后更是双眼通红,难道二人的感情另有隐情?北大少这么匆忙离去,该不会是去会真正的心上人了把?

呵呵,这仅是笔者的猜测,并无恶意

图2……

图3……

图4……

我疯狂了,机械的一张一张刷这网页,陷入了从未有过的震惊和迷惘。

她是路初菲,那么我呢?我是谁?

搜索“路氏”和“路初菲”,虽然关于路初菲的相片和报道少之甚少,但几乎能翻到的,都是她……

为什么路氏从来不联系我?难道这才是其中真正的缘由?

我不相信!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头好晕,我要休息一下。这样大脑才好思考。我将自己放到在床上,闭上眼,眼前却又出现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空旷的大殿,四处摆放着华美雕像和装饰。雕花的天顶垂下瑰丽的吊灯,水钻一样,闪闪发光。红色落地帷幕前安崎墅坐在铺着白色毛绒毯的写字台前。微垂着脸,一会儿看书,有看看怀里的人。”黎里……”

“……”

“睡着了吗?”

安崎墅的声音微颤,怀里的人披着男士大衣,依偎在他怀里,长而卷的睫毛翘这,已经熟睡。

好像是冬天,透过黯黑的玻璃隐约可见外面飘着点点的白雪,殿内燃着壁炉,火星啪啦

我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再也睡不着,坐起来冲出宿舍。

在外面一遍遍吹着风,竟不知不觉走到易麟朔的宿舍前。

一阵脚步慌乱磕在地面的声响,我闪到阴暗处,看到明熙妃扶着易麟朔往入口走。

易麟朔似乎喝醉了,上楼时磕磕绊绊,朝前栽去,明熙妃没扶住,易麟朔坐到石阶上。明熙妃擦一把汗站起来,又准备扶他,却被他一把手拉着他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脚上坐下。

明熙妃挣扎了一下,忽然被他死死抱着亲吻……

我裹了裹外套,往回走,觉得风刺骨的冷。

第二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安崎墅,第三天也没见到……跑到学生会一问才知道,安崎墅不是天天都“有空”来上学的。他经常会莫名奇妙失踪,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开学到现在加起来在学校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

可是我觉得很奇怪,为甚么以前我不管在哪我都能“巧遇”他?

“他甚么时候会来学校上课?”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国王的事情多着呢。”

其实我给安崎墅打过电话,可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平时不想见他他时不时出现,现在找他有事,连个影子都没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