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

“易麟朔,你这头发情的公猪!接吻这种事,不是要跟喜欢的女生才可以吗?你再随便,也别这么不挑选吧!”

“……”

“跟你这样的家伙在一起简直危险极了!我抗议以后到你宿舍做课业!”

易麟朔回头看了我一眼:“不用担心,我再不挑选,也不会对你……”他的声音简直像北风刮得我的心凉飕飕的。

我还来不及说点什么,脚步离开的声音,倒茶的声音,推开阳台推门的声音……

等我抬头,易麟朔已经坐在阳台的藤花椅上.暗夜将他吞没得差不多,唯有耳边的十字架耳饰,一晃一晃地闪烁.

写两道题,目光不由自主瞟他两眼,再写两道,再瞟两眼.不知不觉时间过得好快等全部做完,我伸懒腰之余,发现易麟朔不在阳台上了.

我回头,易麟朔盘着长腿坐在客厅中央的羊毛毯上,而前摊着本琴谱,手中还多了把小提琴.

易麟朔——小提琴?!

以前从来都以为只会挥拳头的易麟朔,跟那些优雅的东西很不搭界.现在才发现,帅哥就是帅哥,不管做什么都没有不符合,都是帅的.

他的腿真的很长,即使盘着也有很大的空隙,好像被包围了一样.当时就在感叹,现实生活中,哪可能有这么长腿的男生,就算女生也少有阿.

可惜易麟朔这个怪胎,真是打破常理.不知道那里的空隙,够不够坐下一个女生?

我靠在椅子看了一会,他却迟迟没有拉动琴弦,捏小提琴的方式也有些不对.

原来他也有不懂的东西?!

"你把小提琴搁那边,手要这样拿,会比较好吧?"我做了个手势.

易麟朔皱起眉头.

"真笨!"我走过去想要帮他,谁知道在踩到有点皱的羊毛毯时绊了一下,,扑过去.

易麟朔及时拽住我的胳膊,手轻轻一拉,我的身体旋了个圈,居然顺着那股力到坐到他盘着的双腿间,背脊抵着的是他宽阔伟岸的胸膛——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原来这里真的可以坐下一个人!

我的第二反应却是:脸颊一片烧红.

他低沉而嗤笑的声音:"到底谁是真的笨?"

"喂,你!"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易麟朔的手越过我胳膊两边,把小提琴放我手里,尖尖的下巴就搁在我的肩膀上,好像对这么亲密的姿势毫无所谓.

"示范一遍."

"呃?"

"你不会?"

"我会,但只会一点"

"示范一遍."

在这样暖昧的气氛下,我当然拒绝不了:"好"

这是一把款式陈旧的小提琴,色泽暗淡,把柄的金属也微微起了锈,好像有了些年头.在现在,这种设计的小提琴早已被淘汰了!

我拉了拉琴弓,果然声音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清脆好听.易麟朔,如果真的对小提琴感兴趣,应该有把更漂亮的小提琴才适合他!

拉了一会,顺便把我知道的一点儿知识都教他,再松开手时,他既断断续续能拉出一个调子,而且拉琴的姿势也不像刚刚那样僵硬.

我跑去泡了两杯茶,半坐在茶几前看他拉,忍不住问:“你好像是突然对音乐有兴趣的,为什么想要学小提琴?”

易麟朔的手一顿。

“那小提琴看起来好古老了,应该是上一辈的人留下来的吧?你爸爸,妈妈?爷爷还是奶奶的?易麟朔你……”

易麟朔放下提琴,面无表情:“时间不早了,还不走?”

我才泡的茶,才喝了一口……

可是看易麟朔冰冷的眼眸,我放下茶杯往门口走,一件衣服忽然盖到我的脑袋上,我扯落下来,是易麟朔的外套,与此同时一道银光从口袋里滑落到地,发出叮的声响。

易麟朔还在摆弄着小提琴:“穿着它回去。”

我拾起滚落在地上的东西,是一枚戒指……现在很流行的那种合二为一的情侣戒。

情侣戒?!

“我看到一款很漂亮的钻戒,你能不能送我?”

“去买吧,不用问我意见。”

“给我银行卡干什么?!算了,我自己买吧,是情侣戒指,我们一人一枚,你一定要戴。”

我把戒指放回衣兜里,却摸出一只钥匙扣,是易麟朔和明熙妃——KISS的大头贴?!

从钥匙扣的款式也可是看出是情侣的,他们应该一人有一只。

原本以为随身携带我的相片是例外,亲吻我的举动是例外,允许我去他宿舍是例外,这些例外是因为他的心中有喜欢……

原来全都是我的一味幻想。

是啊,有过那么多女朋友的易麟朔怎么会对我较真?我还真是……傻得冒泡……

仿佛为了衬托我的心情,夜里传来一阵呜咽的哭声。

一团白色的人影蜷缩在男生宿舍楼前的花圃边哭,脑袋垂的低低的,哭一会用手抹抹眼睛,又哭,又抹眼睛。

我经过她面前时不自觉望了一眼,听见脚步声的她正好惊慌抬起头,朦胧路灯下,那张脸哭得鼻涕眼泪满脸都是,绝对跟小孩没差别。

“小樱?”

我一愣,怎么是她?还以为是哪个被男生抛弃的女孩蹲这哭。

小樱抿了抿唇,飞快站起来擦过我身边朝夜色跑掉,速度快得不行,好像怕我会追上去。

第十二章:令人为难的喜欢

1、问题出在哪里

第二天跑去学生会室办学生证。

原来那张相片莫名奇妙地没掉,被教务处的人抓到几次都扣分,并且命令我迅速把新的学生证补办好。

拍照、登记,往回走的时候又听到了上次那琴声,干净空灵,与彩绘窗内洒落的阳光纠缠。

我想起昨晚小樱哭得一塌糊涂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