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麟朔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像要杀人了!

一把将我手里的信抢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在我手里变成无数残缺的碎片。

易麟朔就这么盯着那堆碎片,呆了好久都没有说出话……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缩了缩脖子,刚想问点什么,易麟朔爆发地揪住我的领口,将我提起来!

“呀,易麟朔你干吗——”

“送相片偷偷收回,送的情书随意撕碎……你何时才能学会尊重别人的心情?!”

情书?!

我傻眼了:“你怎么知道那是情书?你……你看过了?”

“这么容易就后悔,你的喜欢还真是廉价!”

我被丢到床上,易麟朔一怒之下摔门走掉。我呆在床上好一段时间,才慢慢醒过神……

搞什么啊,我以为他没看过,害怕看过后的他再次拒绝。经过上一次打击,我怎么可能还有勇气承受第二次,所以才趁早撕掉的。

既然他看过,为什么还要折回原来的样子,为什么还装作没有看过?!

拿出手机,开机……消失的一个星期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易麟朔的未接来电铺天盖地,在一堆“在哪?”的短信中,我终于看到一句特别的了:

“我想你。”

我揉揉有些泛酸的眼,觉得自己真的像个笨蛋——一到易麟朔面前,就会成为什么也看不明白想不明白的笨蛋。

深吸口气,一边给他拨电话一边想好要说的:对不起,是我没搞清楚状况,大不了情书我重写一封给你?!

可是打通以后,竟发现手机音乐就在门外响起。

我迅速跳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拉开门,易麟朔果然靠在门口的墙壁上,两条长腿搭着,肩膀上蔷薇妖娆,衬得手更白皙修长。

他的个子高得出奇,略垂首看着掌心里的手机,刘海半耷。

听见开门声,他缓缓侧过脸,看到我,却选择把电话接起,放在耳边:“有什么要说的?”

我哽了一下,低下头,慢慢把手机放在耳边:

“我重写。”

“……”

“撕掉的情书,我重写给你。”

“……”

“有必要吗?”

“……”

“没必要就算了。”

转身,手腕忽然被拉住了,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脸就埋在了他的怀里。易麟朔的双手环在我腰上,我们的距离从未有过的靠近。

“这是你说的,别再是一时冲动,反悔。”

4你这头发情的公猪

好像做梦一样,晚上躺在宿舍的大床里,脑子还是晕乎乎的,那么不真实。

易麟朔答应我了吗?他好像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算答应了又怎样?!有过那么多女朋友的他,对谈恋爱这种事几乎得心应手了吧?

醒来,等易麟朔一起去吃早餐,吃完后晨跑,上课,午餐,然后又等他一起上下午的课,晚餐,去他宿舍写作业和打扫卫生,回宿舍睡觉。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都是一样,跟以前完全没有差别吗?易麟朔每天面对我还是那张面无表情或偶带嘲讽笑容的脸,收到我重写给他的情书也屁都没放一个。

可是又转念一想,男女朋友不就是这样的吗: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聊天说话。除了偶尔会……

KISS。

我的脑海不自觉晃过那个下午,易麟朔柔软的唇……

啊啊啊,我这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

话说,那天下午他为什么要吻我?一、男孩好胜的心迫使使他以此向安崎墅示威?二、当时决定辞退我所以自以为是地给分补偿?三……

就在这时洗漱间的推门被推开,易麟朔脖子上挂着浴巾,头发湿漉漉地走出来。

彼此的距离不近,我却能看清他脸,他素白细腻的皮肤,精致俊逸的眉目。水珠停在卷曲的睫毛上,妖异的让人心惊。

我赶紧咬住笔头,冥思苦想地做作业……

这道题怎么解……

(他跟明熙妃有没有KISS过)

X要怎样等于Y?

(设X是易麟朔,C是明熙妃,Z是龅牙女,D是……Y是情场老手。C+Z+D+…=吻的N次方。X+吻的N次方=Y)

明明看起来很简单的题,我的脑子却是一团乱,怎么也理不出头绪。

忽然身后落下一片阴影,两只修长的胳膊越过我支在桌面上,将我完全罩在他的两臂之间:“这是什么?”

我一惊,手中的圆珠笔在纸上画了条长线,落下。

该死,刚胡思乱想之间我都在纸上写了什么啊?竟然把我心里所想的,全都写在了演算的草稿本上!

想要合起本子,晚了!易麟朔漂亮的手指压在上面!

他头上的水珠滴到我的脖子上,凉凉的,他的呼吸却滚烫:“不写课业,你在想什么?”

我……我也想知道我在想什么?!自那天离开医院后,我就没有正常过!

“我……我是在想……私生活这么随便的你,是不是很不在乎那些事?”

易麟朔顿了下,低声问:“哪些事?”

“你明明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

“就是你和明熙妃会经常做的,比如约会啊、接吻啊……之类。”

“……”

“说话?”

身后没有了声音,因为被困住的空间不足以让我转身,我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好久,才听到他淡淡说:“你说呢?”

“我觉得就是那样!”

“哦。”

他放开手,拿下脖子上的帕子一边擦头一边往阳台口走,我忍不住喊:“‘哦’是什么意思?你还没回答我!”

“你认为怎样就是怎样。”

“那你跟别的女生交往时,是不是也会……”

“别问我这些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