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你的笑容更实在

周一去学院上课的时候,想起自己放了安崎墅的鸽子……手机未接来电十多个,而且同宿舍的花轮、扫把和锅盖表示,几个卡门在客厅里等了我整整一天!

切,这么没有诚意,让卡门等?就算泡妞也不能这样吧!

本来聚集的那一点愧疚感瞬间消失!

不过,为了不碰见他我都没有去男生宿舍等易麟朔晨跑,去上课的时候也避免经过他们班,有意绕了个大圈,从连接教学楼的另一幢实验室楼走去上课。可是没走多久,手机里收到一条安崎墅发来的短信。

这家伙变聪明了,知道我不会接他电话,改发短信了?!

随意扫了一眼短信,我立即傻眼了:

你们第一节课也是实验课?

他第一节是实验课?Mygod!这么衰的事也能被我撞上?!

高二的实验室在楼上,他应该从走廊上看到我的,还好我看了这条短信,还好我没有上去!

我立即改路线,连二楼走廊都不敢看,一溜小跑跑了。

打死也不碰面!而且打算他再发信息和打电话都不理也不看,可等我跑到教学楼经过易麟朔班门口时,再次傻眼:面前的走廊上靠着个人,单手略支着走廊,学生制服敞开着,露出白色的衬衫,系着黑色学生领带。

只是随意站着的姿势都这么优雅出众,除了易麟朔,天底下当然就只有他安崎墅第二人!

在我傻眼之间,他已经走到我面前,面容清淡,眼神却却对冰凉。

我愁容满面地等着他爆发和质问我,可他一直不说话,我只好反被动为主动:“……你怎么在这?”

“……”

“你刚刚给我的信息里明明说——”

“……”

“哦,你在撒谎?!”

原来恶人先告状就是这样的。

他不说话,我抓准时机:“你怎么能骗人呢?骗人是不对的!会骗人的家伙差劲透了!”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算了,我原谅你了……我去上课。”

脚底抹油,我要溜,他的身体挡在我面前。

“有人告诉我你往实验楼那边走……”安崎墅的声音沉沉的,还略显嘶哑,嘴角却带了一抹淡淡的自嘲,“我只是发条信息问候一下,没想到你竟然因此掉头往回走!”

我大窘……脸立即不争气地红了。

“为什么躲我?”

“……我没有……”

“不要否认已经成为事实的东西!”

安崎墅每说一句话就靠近一步,我被逼到走廊边,再无退路。又一想,既然撕破了脸,害怕什么,豁出去算了:“躲你就是不想跟你见面,这么明显还要问?!”

我猛然的反击让安崎墅一愣,紧接着他慢慢将他漂亮的眉毛皱紧:“为什么不想跟我见面?”

“因为不想就是不想。”

“路初菲!”

“放开我!”

我要走,他拽住我的手腕,走廊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学生全都在看!

我用力甩着:“大黑树你放手,这样很难看!”

安崎墅的眼睛像月光一样,寂寞冰凉:“这么说,周六你是故意避而不见,也故意不接我电话,对不对?”他沉重的声音,每一个音都咬得那么重,那么痛,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情绪,让我的心不自觉一抽。

“你也别问我这些明知故问的事情!放开!”狠心,甩掉他的手。

安崎墅的声音响在身后:“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我脚步一顿。

“你口里所谓的朋友,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终于还是站住了脚了,不是因为我想站住,而是不知道突然从哪钻出来的几个卡门,挡住了我的去路,走廊上那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不知何时被驱赶开了。

我只好回头往来时的路口走,安崎墅安静站在原地,表情从未有过的忧郁:“你找到了你的幸福,我很开心。”

“……”

“我一直担心易麟朔是个不可靠的家伙……可是比起这些,你的笑容更实在吧?”

我的笑容?那天他……

我错怪他了?那天他一直跟在我后面?!

“所有人都说我自私,明明是我先放弃你的,现在又来纠缠不休真是很可笑,我果然自私。”

“不管何时,我都希望你记得:最想让你幸福的那个人是我。北黎里,你这么不想见我,我会从你生命中退出。”几乎发颤的音节,还有极力想要克制情绪忍不住颤抖的双肩。他撇过头看了下走廊外的天空,又看看我,又转向走廊外的天空,似乎在平静自己的心绪。

我终于感到于心不忍,想要安慰点什么,还没开口,他经过我,脚步走得很急,才到楼道口就跨过两级阶梯。

几个挡住过道的卡门赶紧鱼贯尾随他身后,下楼。

该怎么办?他似乎把我当成黎里,而且被我说的那些话伤到了!我不是那种残忍到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巴而且还可以视若无睹的人!

犹豫了几秒种,我追上去:“安崎墅,你站住!我哪有不想见你,我是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你站住——”

几个卡门站住了,庞大的身影重叠地挡住了安崎墅,我看不到他,但知道他一定也站住了。

隔着卡门我搜出那张一直放在兜里的相片,朝他喊:“上次我在天台,捡到了这个……我承认,我跟那个北黎里确实很像,可我不是她,拜托你不要再把我当成她了。”

“……”

“每次你把我当成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就会很不爽,很别扭!”

一片安静……好久,中间两个卡门闪开了些,安崎墅安静地走过来,结果我手里的相片。

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表情:“一直都打算还你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给你,现在物归原主。快上课了,你去上课吧,还有别让这些卡门再堵着路口,影响过路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