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你不是说不想‘让偷窥狂拿个手机每天偷拍我的丑态’那种事情吗?怎么又好心换回来了。”

“这是两码子事,我没允许你可以偷拍。”

“对我来说,就是一码子事!”

惨了,对面橱窗上那张笑的像花一样脸,真的是我吗?刚刚还暗暗发誓要克制自己的情绪……我都开始鄙视唾弃自己了!

这是易麟朔推开一间餐厅的旋转玻璃门,我只顾着胡思乱想还没来得及进去,玻璃门转了个圈,我被拦在门外,手居然正好卡在那缝隙里。

“啊呀!”

我下意识叫了一声,想要把手往外拔,易麟朔又倒回来帮我推开门,等到我完全走进去,他才放手让别的顾客出入。

被卡住的那只手红红的一片,还有点肿的趋势……

易麟朔瞥一眼我的手腕:“这样也能被卡住的笨蛋!”

“到底是谁害我被卡的啊!你没事跑来餐厅里来做什么?”我捧着手气呼呼的喊。

易麟朔伸出手腕,给我看腕表:11点40分,没想到买个手机竟然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现在。肚子的确有点饿了……

我的注意力这才望向餐厅四周,四处都是藤条编制的秋千椅,白漆的钢角桌,绕着天花板四周也挂满了粉红的气球和会闪五颜六色的星星灯。大厅中央一个花束搭建起来的心形门,门内白色三角钢琴,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优雅柔和地弹琴。再看顾客全是一对一对的,含情脉脉地相对而坐……

空气里除了空灵的琴声,还有一股甜蜜的恋爱泡泡气息。怎么看,这种场合都比较适合情侣出入吧,易麟朔怎么会带我进这里吃午餐?

正胡思乱想着,身边的易麟朔不见了,我四处扫了一圈,看到他自顾自地找了个靠角落的椅子坐下。皮夹克脱了搭在秋千椅上,藤蔓缠绕,像一只温柔的手抚过他青葱的脸,美丽的容颜……

我赶紧几步小跑过去,刚在他对面坐下,就有服务员小姐过来点餐。

易麟朔单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翻着菜单,一会后以食指推到我面前:“想吃什么?”

这是第一次他会过问我的意见,我有些受宠若惊。看着晃动的秋千椅上,

他那两排睫毛卷啊卷啊,跟刷子似的,眼睛雪亮的看着我。

我咳嗽了两声,低下头拿着菜单翻了翻,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菜目上,翻了好久,才想起问道:“你想吃中餐还是西餐?”

“随意”

这么情调,当然吃西餐了……

“西餐?”

“好。”

答应这么爽快,我还以为对白会像上次他跟明熙妃一样。

“就这个……法式蜗牛,怎么样?”

易麟朔侧脸对向服务员小姐:“一瓶香槟,两份法式蜗牛……一份甜点和一份水果拼盘。”

服务员小姐那双贼眉鼠眼的眼睛一直在易麟朔脸上打转,好久才反应过来:“好的,请稍等。”

易麟朔吃食物的样子还是和平时一样优雅从容的样子,吸引方圆几十米内女性同胞的观望。我说的那种优雅……不是安崎墅那种经过专门的礼仪所练就的,而是本身散发出的一种气质和感觉。我想就算他手抓着蜗牛啃,也是相当优雅从容的。

可怜的是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卡了下手,本来以为搓两下就没事了,现在既然都淤青还充血了,卡住的地方粗了一圈.而法式蜗牛又正好考验刀叉的功力我的手根本就不听指挥,易麟朔那边的盘子都空了一大半了,我还没有剔出一只蜗牛肉!

好饿,食物好香,流口水这简直是考验我的耐心!

人一旦毛躁起来事情就会更棘手,我的刀叉敲得盘子叮叮作响,果然肉没有剔出来,还不幸把一只蜗牛给弹飞了出去……

都是我这个头脑坏掉的笨蛋!点什么不好,偏偏点这个!这下丢人了吧!

我都不敢看易麟朔那张脸……

一只手伸过来把我面前的盘子拿过去,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剔出来的蜗牛肉插在一把银质的叉子上,凑到我嘴巴边。

我抬起头看到易麟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干吗?”

他动了动叉子。

“我自己来!”

“手受伤就不要逞强。”

原来他什么都发现了?!

我窘迫:“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伸手要去拿叉子,他闪开,举着叉子又要喂我。我愣了一下,脸色爆红之间心一横将蜗牛肉咬在嘴里……

他却看起来一脸若无其事,低头又去剔下一只蜗牛肉。

接下来完全没我事了,我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易麟朔剔肉,剔完了送我嘴里,我嚼啊嚼,嚼着嚼着脸红了,嚼着嚼着又偷偷看他专心致志剔蜗牛肉的样子,于是脸更烫更红。

一边嚼着美滋滋的肉一边看他继续剔。半垂下去的刘海柔顺而飘逸,轻轻遮着眉目,遮住那双凌厉的眼睛的他……像被净化过的天使。

原来再冷酷的人,也有温柔的时候,原来每个人都是有很多面的!好开心最近看到很多面的易麟朔:开心的、生气的、暴躁的、温柔的、孩子气的……

易麟朔越来越多的不同面展现在我面前,我会觉得自己靠近他越来越多步。

我的脸一定红得很怪异和不寻常,因为易麟朔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很热?”

“是啊,我好热,这里的空气不流通,很热很闷!……”

明明那天也被安崎墅喂食过,可跟现在的心境完全是两个极端!难道喜欢一个人的心情,真这么不由自主吗?

易麟朔以为我是真的热,竟很贴心地招手叫来服务员,把空调对准我的位置吹。

身体被吹得直发抖,一场午饭下来,我整个身体都冷得僵硬了,奇迹的是心却暖烘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