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距离学校比较近的一家商场,人暴多,好多人对我们频频回头观望。从小我就因为身份和长相尤其引人注意。现在多了个同样引人注意的易麟朔,视线多得让人头皮发麻。

到了手机专柜选购手机时就更明显了,男服务员争相为我介绍,女服务员围着为易麟朔介绍。不同的声音唧唧喳喳在一起说着各款手机的性能,是谁都耳麻吧易麟朔听了一会就受不了,走到休息区等待。

留下我一个人完全对手机性能比一窍不通的。

以前购物都是由管家和执事长代办,或者以天价买最好的。现在选哪款好呢?

服务员小姐见我十分茫然,于是问道:“你平时都用手机干什么?”

“打电话、发短信、照相、听歌偶尔手机上网。”

“那这款自带照相、摄像、MP4、MP3、蓝牙等功能的手机再适合你不过,外型小巧可爱,性价比比较高。像素,我刚刚说过了,你可以拿着拍拍附近的景物看。”

“嗯。”

我拿起来,拍什么?镜头转过来,转过去,转到沙发上的易麟朔。

易麟朔坐在漆着白色精雕铁艺的茶几前,室内灯温柔的落在他亚麻色的发上,带着永远不会褪色的淡金色,尊贵非凡。

“咔嚓”拍了一张,太远了,人物好小,脸都看不清。我走近一些,“咔嚓”,还是太小了,再走近一点——

“咔嚓咔嚓咔嚓”,每拍一张我就不自觉地走近一点,一只突然而来的手拿过我的手机,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竟然已经走到沙发边了。

易麟朔的脸色不露喜怒:“偷拍?”

“我只是在试手机照相功能的像素,是服务员让我试的。”

“服务员有让你拍我?”

“别的人都是不认识的有什么好拍的。易麟朔,拍你两张相片又怎么样,干吗这么小气!”

我要拿回相机,易麟朔闪开。低着头一张张翻看着,眉头越皱越紧。好久。才艰难地发出两个字:“难看。”

然后手指“啪啪”地按动,飞快。

“你在干什么?”我头探过去,“你删除,不准删。易麟朔,把手机还给我。”

易麟朔把手一抛,我赶紧去接,还好幸运地落在我怀里。再去看相册簿,里面空空的一张也没有了!

我气的胃痛:“你删吧你删吧,这手机我买了,以后来日方长,我偷拍!而且我一定不拍帅的,越丑态越好!比如你挖鼻屎,比如你打哈欠,比如你抠脚脂——”

易麟朔的表情那叫人一个嫌恶︰“那些丑态都是你会做的。”

我不理他,扬高声音︰“小姐,手机就给我来这一款!”

走出商场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虽然来时跟易麟朔有些小拌嘴,不知道为甚么,那情绪全都烟消云散了。

易麟朔要去停车场把机车开出来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就拿出了相机,正准备一会偷拍他一张难看的嘲笑他,谁知道发现手机不是我看中的那一款!

服务员小姐包错了?还是我拿错了?!

这款手机……这款手机没有照相功能!

正好这时易麟朔把机车开到我面前︰“上车!”

“你等等……该死的!服务员把手机包错了,我马上去换!”

转身刚跑了两步,易麟朔懒懒的声音响在后面︰“别去了,我让换的。”

我脚步一顿,慢动作回头,看到易麟朔那张轻描淡写的脸︰“‘让偷窥狂拿个手机每天偷拍我的丑态’这种事,我怎可能让他发生。”

我无语,我简直要昏倒!

易麟朔淡淡勾了下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魅惑众生的笑。

我颤着声音,气得发颤︰“你怎么这么幼稚啊!我说拍你羞态只是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怪癖专门去拍你的丑态?”

“美态也不行。”

“为甚么?”

“不喜欢被拍。”

“哦……是你不喜欢被拍照,还是只有我拍你不行。”

“只有你不行。”

“为甚么?”

“没有为甚么。”

本来刚刚还觉得心情很不错,还在考虑要把今天算在作十六年来最开心的一天。现在,这“开心的一天”完全成了泡影!

我黑着脸︰“易麟朔,你去死!”

“上车。”

“再也不会上你的车,你滚远点,别再来烦我。”

他伸手来拉我,这一次我有先见之明地闪开,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想起了甚么,回头见易麟朔骑在机车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手里的手机盒摔了过去。

易麟朔︰“喂!”

我转身跑了。

我坐在广场前的石阶上,我两只手捧着我那颗沉重如铅球的脑袋,好后悔刚刚自己的冲动——我都是在干甚么,向易麟朔发脾气、撤娇、使性子。今天的自己好不正常,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又生气……心情的波动会因为他很随意的一句话而改变。

哈,我真是白痴,我这个样子,一定很快会让他察觉到我的心意吧。到时候,他一定会扬起嘲讽的笑意问我︰

“路初菲,你打算用眼睛吃葱饼吗?”

这一切,都是因为昨天看到四条不该看到的短信……

现在,我要忘了那短信!要像以前一样对他!要克制自己的情绪!要……不要再喜欢他!

2、心却是暖哄哄的

打定了主意,我正准备起身,一只修长的手递到面前,樱粉的指甲瓣,漂亮纤细的手指,掌中央一款银白色的滑盖手机。

我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易麟朔:“你不是换了那款没相机功能的了?”

“换回来了。”他淡淡的说着。将手机塞进我手里,转身朝广场外走,“时间不早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