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麟朔的心情一定超不爽,因为从手机里就可以听到满口的火药味︰“你挂我电话?”

“我……”

“路初菲,你竟敢挂我电话?!”

“这个时间找我甚么事?”

“你挂我电话!”

“挂了就是挂了,你还不是经常挂我电话。”我感到莫名其妙,他的声音听起来好不对劲,第一次主动说这么多话,而且在一起这么久,这也是他第一次给我电话,“找我甚么事?!”

电话那边没音,十秒钟后,传来手机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于是信号就变成模糊不清的“哗哗——”声,一直嘈杂乱响。

“易麟朔?”他该不会是那么蠢,也跟我上次一样摔倒了吧?!

手机好像又被拾起来,易麟朔低声说了几句甚么,听不清,声音跟往常很不一样。

“你说甚么?我听不清,大声点,易麟朔,你在搞甚么鬼?”

模模糊糊的杂音一直响,好一会,我总艋听到易麟朔说话︰“……给你十分钟,准时一点”

“甚么十分钟?”

“要签字的申请书。”

“签字?现在?易麟朔,现在吞半夜啊!你让我半夜跑去男生宿舍找你签字,喂你……”

“嘟——”手机被果断地挂了。

NND,这回想砸手机的那个人绝对是我!

穿夜、洗漱,尽管万分的不情愿,我还是以最快最快的速度冲出宿舍。易麟朔……他的声音和说话方式听起来很不对劲。他好像……喝醉了?

十几分钟后,我跑到易麟朔宿舍的走廊,喘息,理了理跑乱的头发,等呼吸稳定下来后迈着优雅的步子朝易麟朔的宿舍走去……

没有关门,开着一条缝,我推开:哇靠,今天没来,这里又是垃圾堆。怎么明熙妃经常来他宿舍,都不帮他搞卫生的?易麟朔睡在垃圾堆中的沙发上,长腿晾着,桌上横七竖八的啤酒罐,他的手里还拿着一罐。似乎已经睡着了,手无力地垂下沙发,啤酒罐倾斜着,啤酒液流在地上向四周扩开。

我皱眉,绕过一地东倒西歪的东西,慢挪到沙发边:“易麟朔?易麟朔!……易麟朔猪头!”

他沉睡的面容恬静,额前清辉洒落,像被皓月照着一圈光华。睫毛浓密卷曲,鼻梁挺拔,唇……我的脸不自觉一红,想起昨天那个吻!

路初菲,你简直疯了!被狗咬一口的事,有什么好回味的!

生气!为了分散注意力,我转身把所有的啤酒罐都扔进大垃圾袋里,把衣服捡起来丢进洗衣间,把散乱四处的书本捡起来摆放整齐……这样一阵“哐哐哐”地忙下来,我用拖把支着身体伸懒腰的时候,发现外面天亮了……

搁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这一次,除了安崎墅,绝对不可能是别的人。我本来想就这样任由它响着,可是手机就在易麟朔耳边附近,吵醒他那怪脾气又要开始乱发火了吧!

我走过去打算关机,谁知道奇迹发生了——

就在我距离手机只有0.1秒的时候,一只手先我一步拿过它,我惊讶转头,看到易麟朔睁开的那双漂亮如宝石的眼,倚着沙发的靠背坐着。

“你醒了?”

想了想,我补充一句:“你什么时候醒的?”

易麟朔不回答,拔了手机的电池丢沙发上。

“喂,这样很容易把手机弄坏的!”我抗议,“上次被你从窗口扔出去,接受信息的就不好了,而且也莫名其妙地关机!”

易麟朔于是又拿起我的手机,把卡拔出来,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起丢到桌上。

“你要跟我换?我只不过就说说而已……”

我从包里拿出申请书和笔,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易麟朔没理我,点了支烟,把两只脚搭茶几上,正好盖在申请书上,倾身半倚着沙发扶手缓缓地吞云吐雾。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双手叉住了腰,易麟朔不但不理,还动了动脚,把申请书踢到地上。

刚刚才拖过的地板,上面还有水渍,我飞快地捡起来,可是还是湿了一大片。我气得不行:“易麟朔,你到底什么意思?!说要辞退我的是你,变着花样不办手续的也是你?!如果不要在上面签字,你就爽快地说不签,何必——”

我话还没说完,易麟朔果断地掐灭了烟:“不签。”

我一愣,紧接着感觉自己的心跳失去了规律,在胸口一阵乱跳。

我掩嘴咳了咳:“嗯……那你的意思是,一切如初,我可以继续做你的‘追踪教师’,我们‘ONEONONE’的约定也继续?”

“不要问知道答案的废话!”

“可是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你昨天都还……”

“不要问毫无意义的问题!”

“不问就不问。”我拿起桌上他的手机,崭新的,左右看了看,“这可是你要跟我换的!”

“……”

“等我有钱买新手机就还你……至于我那个手机,你随便用用就扔了吧,不用再还我了!”不换是白痴!我迅速把里面的手机卡换下来,拿起自己的包,脚底板一抹油就要走掉。

易麟朔声音冰凉:“站住。”

“你后悔了?”

易麟朔的眼睛飞快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大时钟:七点五十二分。面无表情地指指地板:“没经过我的同意,谁允许你拖地板?把水渍擦干!”

我KAO!我一个从不干家务活的千金大小姐贬低自己给你当女佣,废话还这么多!

我不爽了:“我最讨厌别人指挥我!我想拖就拖,我不想拖,你砍死我我也不拖!”

“……”

“啤酒喝多了伤身体,所以我全都帮你扔了。我走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