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后,我把申请书拍在他桌上:“签字!”

易麟朔趴在桌子上睡觉。

“该补登的都补登了,现在就差你签字了!”

易麟朔一动不动地趴着。

“喂,起来签字!”

睡着了?我推了下他的脑袋。他换了个姿势趴着。

好,我看你睡到什么时候。

下课后我一直在教室里等着,知道所有人都走光了,易麟朔才慢慢由趴着的姿势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我冲过去:“易麟朔,你终于醒了,签字!”

易麟朔一把推开我的肩膀:“让开。”

我朝后面踉跄了既不,他眼珠子都不往我这边转一下,经过我朝门口走去。走廊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明熙妃在等着他。

易麒朔一走出去,她就自觉地挽住他的胳膊:“我们中午上哪吃?”

“随便”

“我去你宿舍给你做饭吃吧?”

“不要”

“在学校餐厅吃?”

“不要”

“到底上哪吃?”

“随便”

“……”

我咬牙切齿,尾巴一样气哼哼地走在他们后面,明熙妃说话时故意侧着脸,一般亲昵地用脸蹭易麒朔的胳膊,一般朝身后的我得意地笑。

我赶紧加快了脚步走到他们前面,过了一会,就见明熙妃拽着易麒朔的胳膊快步走到我面前。我又加快脚步走到他们前面,明熙妃死不要脸地拽着易麒朔又走到我前面。

我再分岔口的时候一溜烟往学校餐厅跑了,点好餐,刚找了张位置坐下,就见明熙妃拉着易麒朔坐在我对面的餐桌上。

我简直要吐血!

端了餐盘打算要走的,可是起身时不经意撇到易麒朔嘴角笑容,很清淡,不容易察觉,可我就是知道他在笑!他竟然嘲笑我?

又把盘子重重放回桌上。

听见对面的明熙妃拿着点餐牌在问:“中餐还是西餐?”

“随便”

“那吃西餐,你不是一向喜欢吃西……”

“不要”

“这样啊,那吃中餐?”

“不要”

“你刚刚说随便的!”

“随便”

面对易麒朔的冷淡,明熙妃不但不生气,还笑咪咪的:“中餐西餐都来一份,你总没意见了吧?坐这等我,我去点餐。”

易麒朔把脸转到一个方向,同时,原本喧哗的餐厅在同一时刻安静。

我看过去——

两个卡门推开餐厅推门,安琦墅走进来。似乎在招人,一进来目光就散漫地在大厅内扫了一圈,最好定点在我脸上。

我感觉似乎没有好事发生,赶紧埋下脸吃饭,几分钟后,听见旁边的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

安琦墅的声音空灵动听想他指下的钢琴曲:“一个人吗?”

废话!

“不介意我坐你旁边吧?”

都已经坐了还问。

“路初菲,你都点了些什么菜?”

我把头抬起来一点:“红烧茄子、木瓜汤、西红柿炒蛋,还有一根牛肉。”

“很好吃?”

“还好吧……”说实在的在他进来以前我的注意力都在易麒朔身上,根本不知道吃的什么东西。现在吃起来……有些难吃!

安琦墅不懂神色地说:“哦,我还以为很好吃,好吃到你都忽略我。”

“我试试。”

“哎?”

我的筷子里还夹着一块西红柿,安琦墅毫不介意地握住我的手,吧西红柿送进嘴里。这过程来得太快也太急,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安琦墅慢慢把食物咽下去,皱眉说:“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你的口味。”

我一时口快:“我是觉得很难吃!”

话音刚落,就后悔自己怎么拆自己的太啊。可是安琦墅笑着揉了下我的脑袋,淡淡说:“上次我给你做的,你觉得怎样?”

“嗯……好吃。”说不好吃是明显的谎言,因为那天我吃了好多。

安琦墅站了起来,开始叠袖口:“还好吃吗?今天。”

“不用了!”我慌忙拉住他的手臂。

安琦墅坐回来,我手忙脚乱地起身:“我都吃完了,吃饱了!大黑树你慢吃,我会宿舍了!”

安琦墅好像有些失望……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绕开它健步朝门口走,刚走了两步,安琦墅叫住我:"等一下”

我简直恨不得能从这飞出去,因为易麒朔阴郁的视线一直在镣铐我。装作没听见据需走,但两个卡门走上来拦住我:“国王让你等一下。”

KAO!我只好无奈地走回去;"还有什么事?“

安琦墅半眯着细长的眼,带着笑意的唇微微上翘,笑的那样和煦温柔,就像童话书里的王子一样:“明天是周六。我们在哪见面?”

“哎?”

“早晨八点,我会派人去接你、”

我还没有缓过神。

安琦墅的笑意满满淡去:“你该不会忘了?”

“我没忘,只是……”

“好的,没其他事了”

安琦墅似乎察觉到我要后悔,摆摆手,两个卡门用手护在我身后把我往餐厅外逼。

其实就是我拒绝也没用吧?安琦墅外表温柔,内心却非常强势!他想要做的事,谁也不可能组织——这是通过近段时间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走出餐厅,关门前看到易麒朔那张脸,黑沉黑沉的,绝对不亚于暴风雨来临的海面。

3.“oneonone”约定继续

第二天睡得迷迷糊糊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我眼睛还没睁开,摸索着摁掉。

才不要去,才不要被当做黎里的替身。就算是同情他,也不要。

翻个身,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我再次摁掉,再次响起……就睁开眼准备找关机键时,看到屏幕上跳动的三个字——易麟朔。

我一边坐起来接电话,一边拿过闹钟︰四点三十三。搞甚么啊,外面天都是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