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担心立即换了个人——

易麟朔的拳头那么硬,安崎墅都能没事人似的在操场上打球,难道他比易麟朔跟能打?要是这样就可怕了,易麟朔钥匙被打残了就算了,出了人命就真的糟糕了!

我立即拿出手机,给易麟朔打电话,意料之中他没有接听,我赶紧发信息:

“喂,你在哪?”

“听说你跟安崎墅打架了?”

“你有没有事?你在哪?”

“易麟朔,嫌我烦就回我一个字,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

发了一连串的信息,他大爷的终于回了我一句:"不是说放弃了?"

什么跟什么啊?

我问:"你在哪?哪家医院?"

"教室"

教室?!我赶紧往教室的方向跑……途中摔了一跤,还撞了两个人,爬上楼道时也因为步子迈得太大一个踉跄。

当我狼狈抬起头时,看见易麟朔背靠着我面前的外廊式走廊上,双肘摸着扶手,推微曲。只适合他的黑色皮衣光滑X亮【X为我不会打的字】,腰部一圈子链子,手上也是闪闪发亮的链子,十字架耳饰夺目灿烂……,而这所有的光亮加起来,都比之不及他的眼眸。

微眯而狭长的眼,透着微醺。

明熙妃和几个女生围在他身边,说着话。

我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好端端的根本什么伤都没有,害我刚刚……我真是瞎担心什么!就算他真的被打伤了,又关我屁事!

我狠狠地把手机塞兜里,咬牙进教室,身后却向起他的声音,清淡的,蛊人的:“路老师。”

我背对着他:“什么事?”

“你刚刚跑得那么急,不会是以为我出事了?”

“你出事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很奇怪,你不是说“不答应”怎么又跑回来上课了!”

身后沉默。

我回头,看到易麟朔那张完美如瓷的脸。

他云淡风清的说:“我来办理手续."

手续?

“你作为“追踪教师”任教失职,我要辞退你!”

哈,原来是这个原因……都这个时候了,我那白痴的脑袋还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易麟朔把扶栏上的双手放下来,目光盯着我的膝盖,

我停住脚步,双手握了拳,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停在原地大喊:你要是怕麻烦,补登什么的我去弄就好了!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申请书是你扔的又不是我!真是不知所谓!”易麟朔把扶栏上的双手放下来,目光盯着我的膝盖,想哭,哭不出来,想笑,也是一阵苦涩。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烦躁地抓了抓脑袋,冲出教室。

放课后和易麟朔一起去学生会室,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一路无言。学生会的干事看到易麟朔进来,立即习以为常地麻利拿出一摞资料。易麟朔也轻车熟路,一进去就找了张椅子,依着靠背坐下,一条腿悠闲地放在另一条腿上,悠闲地好像是进自己的家一样。

可不是嘛,看过那么多“任命为他”追踪教师”不超过三天“的历史,大概我是最长久的一个……

“学生证。”

我把实现准备好的学生证拿出来。

易麟朔抬了下眼:‘没带”

学生会干事推推眼镜:“怎么会没带?你应该知道学生证是必须……”

“忘了."

"我帮他带过来了。”我把我的学生证拿开,露出下面的一本。

易麟朔瞬间转头看向我,眼神居然是凶狠的!

我愣了一下。

易麟朔口气非常不爽:“别随便乱翻我的东西!”

“抱歉……我只是看到你的学生证压在课本下面,我想办理手续也许要用,就一起拿过来了。”

学生会干事收了学生证,笑笑说:“带来了就好嘛,省得一会又要多跑一趟。当初录取你的那份申请书呢?”

易麟朔理了理袖口的褶纹,漫不经心道:“扔了。”

学生会干事的眼睛都要掉下去了:“扔了?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把?!”

这下我也忍不住了:“易麟朔你什么意思,那么重要的东西都可以扔!”

易麟朔一脸嘲笑:“重要只是对于你,与我来说只不过是几张废纸。”

我哽住。正好这时跑腿的人员把学生证和复印件拿过来,我灵机一动说;"你们学生会的人做什么都要留份存底,申请书也一定有吧?”

“当然有,一式三份:学生会一份,你一份,易麟朔一份……对了,你拿一份当时因为来办理的时候你不在,所以还在我们这里。”

“那这样的话,就用我那一份可不可以?”

“不是太可行……他是甲方,你是乙方,学校只是作为一个公证人。不过,如果你们不怕麻烦的话,可以补登一份,再来办手续。”

靠,跟结婚似的还搞这么复杂.

我还没发表意见,易麟朔迅速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阴的不行:“麻烦!”转身就走。

“易麟朔……喂,你等等,手续还没办完你去哪?易麟朔!易麟朔——”

我追出去,易麟朔走的好快。身体好像罩着一团火。声音也像一颗炸弹:“不想死给我滚远点!别再让我看到你那张蠢脸!”

我停住脚步,双手握了拳,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停在原地大喊:你要是怕麻烦,补登什么的我去弄就好了!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申请书是你扔的又不是我!真是不知所谓!”

2、外表温柔,内心强势

确实不知所谓……

忙上忙下,跑来跑去,终于把申请书补登好,却要得到易麟朔的签名后才拿去学校盖章!

有必要弄得这么正式?“皇冠”的学生会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本以为易麟朔把我辞掉,肯定会恢复以前那种放荡不羁的生活。谁知道他居然每天都能准时踩着上课的铃声进教室,虽然一节课下来他连书都没有翻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