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下去。”

呛到了是要喝点东西吧,可我呛到喉咙的是会融化的冰淇淋……

“不用,等一会……”我才开口,杯口已经抵到我嘴边!

易麟朔几乎是用灌的,要不是安崎墅及时推开他的手,我估计我会被一杯咖啡灌死!

“咳!咳咳!咳咳咳……”我更用力捶着胸口,冰淇淋球球是吞下去了,咖啡却卡死我了!

“易麟朔,你……”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我红着眼睛冲易麟朔喊,“你有病啊这么灌我会死人的!”

紧接着易麟朔真的做了件有病的事!

刚喂我喝的咖啡杯还有汁顺着杯沿流下,他居然含了住那一处,优雅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安崎墅皱了眉。

易麟朔把咖啡杯放在我和安崎墅面前的“冰淇淋火锅”托盘上,声音阴郁:“在餐厅上课?”

“我……”

“原来你除了口是心非的癖好外,还喜欢撒谎。”

“易麟朔你……”

根本不给我争辩的机会,易麟朔转身离开,不远处的明熙妃像只尾巴一样,瞪了我一眼后紧跟着离开。

自从发生了这幕小插曲,这一整天都出现了令人伤脑筋的情况:上课发呆的时候眼前会晃过易麟朔的脸,吃饭的时候晃过,闭上眼晃过睁开眼晃过,就连上厕所的时候也晃过!

而且脸一直在红,对着易麟朔的目光绝对绝对不会超过三秒钟。

我双手用力拍了又拍自己的脸:“该死的,路初菲,你给老娘清醒点!”

忽然感觉走的路线不对……

放学后应该去餐厅才对啊?

“喂,易麟朔,不去吃晚餐了?”

他停下来:“你可以随便做。”

“我、我随便做?呀!我哪里会做?!”

易麟朔完全不甩我,双手插着兜,继续往前走。

我转个身,回宿舍!可是走了几步,我怎么又转回来跟上他的脚步?!

我怎么了?我问自己:路初菲,你怎么了?!

撒一大把盐,我咸死你!撒一大把辣椒粉,我辣死你!生气,生自己的气,锅铲在锅子上戳戳戳,我戳死你!

十几分钟后——

易麟朔皱眉,看着破了一个小洞的锅。

“是这样的,我煎蛋的时候有点太用力了……”

易麟朔夹起面碗里孤零零的蛋黄。

“蛋白被粘在锅子上面,铲不出来!”

易麟朔又夹起一根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这样……你凑合着吃吧!”

易麟朔的话一向不多,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吃就是吃,不吃就是不吃。他最终选择吃,然而表情却难得多多:眉头皱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实在吃不下去,喝了好多水。

放了那么多盐和辣椒……

东西煮得水平那么差,还把厨房弄得一塌糊涂。全是油渍的地面怎么办啊,都拖不干净,我倒了一些洗洁精在地面上。

易麟朔端着吃剩的碗正要走进来,我大喊:“站住,你看地上全是泡泡,地面很滑,你要是摔倒了就难看……了……”

“了”字才落音,我脚板打滑,“哎呀呀呀”大叫着朝地上栽去!

易麟朔伸手来接我,很不幸没接住,我以一个极度难看的姿势摔在他脚前半米远的位置。

……

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却什么也记不住,我像往常一样翻个身,脑袋却撞到一个坚硬的物体。睁开眼,下巴?

男人的下巴。

易麟朔睡得很香。黯淡无光线里,白皙的面颊轮廓依旧清晰。随着均匀的呼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我飞快坐起来,衣服完整地穿在身上,身上还披了件他的外套,我居然和他一起睡在他的大床上。

“易麟朔?!喂,易麟朔,你醒醒,易麟朔——”

“五分钟。”

他眼睛都没有睁开,喃喃着,睫毛也跟着颤啊颤。

五分钟?!搞什么啊。

可是,第一次看到易麟朔睡着的样子,卸下了冷漠,看起来好亲近。

时钟已经指向早晨七点半,外面天亮了!我披着他的外套走到落地窗前,满满的温馨温暖,将紧闭的窗帘打开,瞬间——阳光透过明镜的玻璃铺泄进来,我的眼睛被光线刺到,下意识抬手挡住眼睛。

就在同时,身后响起一个暴怒的声音:“明熙妃,把窗帘拉上!”

我回头,易麟朔看到我,一顿,似乎这才完全睡醒,烦躁地把头发靶到脑后:“是你……”他把靠垫拉到身后,点了烟。

空气诡异的安静……

我瞪了他足足有三十秒,飞快摔门离开:“我回去了!”

一边朝前飞奔一边很恨地想:什么啊,那个混蛋家伙,差劲透了的家伙。还没睁开眼想到的就是那个姓明的女人……原来那个姓明的女人也经常去他宿舍……

去死!去死去死!

呸,他想谁关我屁事!?

去死,易麟朔,你去死!

第八章:相片引发的风波

1.她也叫路初菲

太生气了,加上一直胡思乱想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往哪走,等我反应过来,我居然到了学校的后坡上。

树木高大,层层叠叠,把晨曦的光线筛落折射。

一个声音似乎从光线中传来:

“胡闹也要有个限度把?!你的理智呢,你的担当果敢呢?全都上哪去了!”

“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

安崎墅的声音?!

“哈哈。”女生惨淡地笑着,“可是我担心你,担心的每天睡不好觉,终于还是斗不过自己的理智来看看你被自己折磨得死了没有!”

我走进了些。

落叶飘零落在一只修长秀美的手上,无名指的翡翠戒指是一抹妖绿。

安崎墅回过身,看着前面的人:“我过得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的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寒冰刺骨,恍惚在一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