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预期中的那个人,所以失望了?”

“什么啊!”我的脸居然红了,“哪有什么预期的人!”

“传闻说,你跟易麟朔在交往……”

“你也知道是‘传闻’了!还信?”

“这么说,我还是有机会的?”

我一懵,刚想说什么,紧接着一只帽子压到我的脑袋上,安崎墅压下帽檐,我的眼睛都被遮住了:“喂你——”

“就这样吧,别用你那双眼睛看着我。”安崎墅的声音凉凉的。

“为什么?”

“你的眼睛告诉我,它在找一个人。”

奇怪的言论,牛对人弹琴,听不懂他在乱七八糟在讲什么!

这时服务员端着放冰淇淋的托盘过来……

我这才知道,原来安崎墅口里说的“冰淇淋火锅”不是一个名字,而是由几种不同口味的冰淇淋、水果、巧克力酱、小点心和一个小酒精火锅等组成的火锅。

面前被摆放了一套餐具,有刀、叉,还有一个细长柄的小勺,不锈钢的,非常精致。一个小酒精锅,火锅底料是褐色稠状的巧克力酱;三个小盘:一个盘子装的是三色冰激凌,有巧克力味、奶油味和草莓味;一个是水果拼盘,有香蕉段、猕猴桃片、草莓片、苹果片等;还有一个小甜点拼盘,装着各种小点心。

此外,还有一杯草莓汁饮料。

“这……”

“请你吃。”

“可是我……”我举着勺子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下手。听过无数种火锅,然而“冰淇淋火锅”,还是第一次见。

安崎墅淡淡一笑,拿了把叉子放我手里,修长的指叠在我的手上,叉了个球形的冰淇淋。

他靠得我好近,一边教我把冰淇淋放在火锅里涮,一边低声说话:“你看,被涮过的冰淇淋像糖葫芦一样,会特别甜……张嘴。”

叉子里的冰淇淋就抵在了我的嘴上,竟然像喂小孩子一样。

我被迫张开口,咬在嘴里,外热里凉,既有巧克力的醇香,又有冰淇淋的清香……好久没有接受过好味食品刺激的味蕾,这回口水直流。

“怎么样?”

“好吃。”

安崎墅眯起眼笑,接着把水果、点心也陆续放到火锅里涮,一个个都成了各种风味不同的“巧克力葫芦”,放到我面前的盘子里。

每一种都是不同的口味,一凉一热,我一边吃着一边转动着转椅,心情从未有过的开心!可能由于用力过猛,转椅竟三百六十度旋转!我嘴里还咬着勺子,有些控制不住,等转回来时,直直撞到安崎墅的身上!

我的额头撞到他的下巴,尖尖的,我揉着脑袋尴尬抬头,看到安崎墅温煦的眼神。

他的手摁在我的头上,揉了揉:“笨蛋。”

我的心控制不住地乱跳。

“疼么?”安崎墅正面对着我,口里呼出来的气还带着冰淇淋的香,直扑入我的鼻子。

“不痛!你的下巴又不是锤子,磕一下,怎么可能会痛?!”我拿开他的手,把帽子也取下来摁回他头上。

就在这时,忽然眼角瞟到吧台角落——

易麟朔手里把玩着一只咖啡杯,坐在和我一样的旋转吧台椅上。黑色TEE,银质饰品,下身穿皮质裤子。整个人就是从暗夜里走出来的一朵妖冶蔷薇。明熙妃在制服外套了件马甲,因为有泡泡袜的搭配,风格立显英伦。

易麟朔的目光一直看着手里的咖啡杯,不知道在想什么。明熙妃坐她旁边一小勺一小勺地吃冰淇淋,偶尔扬起脸,跟他说话。

两人只是那样坐在一起,就说不出的般配,说不出的风景。

易麟朔?!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在这?!给我打电话之前?还是之后?

明熙妃……不是跟他分手了?怎么两人又在一起!

果然是应验了昨晚几个女生说的话:不管他们分分合合多少次,最终还是会像吸石碰到磁铁,紧紧地粘在一起。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脸色难看?!

“想什么事这么生气?”

我在生气?!

笑话,我怎么会因为看到易麟朔和明熙妃在一起就脸色难看和生气!

就在我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易麟朔居然偏头过来,视线不偏不倚地跟我撞了个正着。不过对视仅仅不到三秒钟,他的视线就垂下了,好像根本没看到我一样。

这回我知道自己的脸色是真的不好看了。

4。还喜欢撒谎

“试试这个。”

安崎墅叉了颗冰淇淋球球又要喂我。

我刚咬在嘴里,就见易麟朔跳下椅子,居然端着咖啡杯笔直朝我们走来——

他不会要拿咖啡泼安崎墅吧?在他靠近安崎墅以前,我伸手挡着叫道:“易麟朔,你别乱来!”

易麟朔正好停在我面前半米元的地方,拿过镊子夹了颗冰糖扔进咖啡杯里。“咚”的一声,咖啡激起漩涡,一如他的眼眸深不可测。

原来调味瓶全都摆在这里,害我自作多情地以为……

安崎墅好像早就知道易麟朔也在这个餐厅,看到易麟朔的出现一点也不惊讶,叉了颗球球继续喂我。

我一呆,以至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安崎墅喂我的勺子还在我嘴里咬着,易麟朔却没有转身回去,停在原地看着我,眼神从未有过的敏锐。

搞什么,现在都是什么状况?

易麟朔看我的眼神分明写着“我和安崎墅有奸情”,而他却更像是逮住“红杏出墙妻子”的丈夫。

我迅速想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不想吞得太急,冰淇淋球球整个卡在喉咙里:“咳咳!”

球的大小正好不偏不倚哽在咽喉上,我用力拍着胸口,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出现在我面前。我呛咳着抬首看到易麟朔,清白光线下,他的面庞犹如白莲,眼瞳却比夜色还要暗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