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麟朔说:“放手!”

“不要,不要!”透过窗口,我看到明熙妃抓着易麟朔的手,整个人都悲伤地蹲在地上,一个鸵鸟的姿势。

易麟朔抽着手,刚从球场下来的他,头发上脸上都滴着汗水。

“我不爱你。”

明熙妃僵住。

易麟朔说:“如果只有这样才会死心:我不爱你,放手!”

明熙妃僵了好一会,继续摇头:“你不爱我?你不爱我也没关系!因为你同样不会爱上别人。朔,以后我都不问烦人的问题,只求你……不要跟我分手,不要丢下我……”

就在这时又有脚步声从拐弯的楼道响起。

易麟朔用力一甩,明熙妃惊慌松开手,易麟朔往教室里走进来,正好撞到门口的我。

偷看到这么尴尬的场景,我……我……

我惊呆了!

易麟朔的表情一脸麻木,脸上全是扑簌而落下汗珠。他盯了我好久,伸出右手,推开我的肩膀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我在原地呆了好一会,然后就听到放课的铃声破空响起。

易麟朔拿起椅子上挂的外套,又走回我面前,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走吧。”

午饭的时候我的脑子一直是放空状态,但易麟朔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点的自己那份东西比平时多,吃的也多。他吃食物的样子真是极致优雅,餐具自备,从不用筷子,哪怕是青菜也要切开来,只吃叶子的部分。

他的食物都空一半了,我还没怎么动。

易麟朔忽然抬起头来:“这是什么?”

我一愣,看到被我丢到餐桌上的蛋糕,刚刚一直在胡思乱想,导致忘记了它的存在。

透明的塑料袋装着,想说成别的东西也不好:“哦,是蛋糕……上午的手工艺课做的。”

“嗯。”

“你喜欢吃蛋糕吗?”

“可能。”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什么叫“可能”?!

我想了想,把蛋糕推过去:“那,给你吃。”

易麟朔竟没有拒绝,接过去,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最后指着透明塑料袋里的蛋糕问我:“这什么?”

“芹菜大蒜……和苦瓜!”

易麟朔的眉头一紧,放下。

我看出端倪:“怎么?不喜欢吃?”

他没有说话,可是越来皱越紧的眉毛,甚至有些嫌弃的眼神,分明显示着“我最讨厌芹菜大蒜和苦瓜”。

“怎么可能,可是那群细菌明明说你——”我一时口快,转眼看到易麟朔晶亮望着我的眼神,及时闭上嘴。是我上当相信那些女生说的话,我这个笨蛋——这世界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吃“芹菜大蒜苦瓜”的蛋糕?!

“怎么不说完?”

“没什么。”

“……”

“我就是觉得‘芹菜大蒜苦瓜’比较适合你!”顿了顿,我撇开头,就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嘴巴说了一句话,“喂!生日快乐!”

易麟朔一愣,眉毛展开,把蛋糕收入大衣口袋里的同时露出一个含义极其丰富的笑。很清淡,却绝对撩人。

第七章:靠近的距离

1。吸石碰到磁铁

“朔大人跟明熙妃分手了,这事你们知不知道?”

“嘁,早八百年的事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是,上次分手后又和好了,我说的这次分手,就发生在昨天……有人亲眼看到的。”

“又分了?”

“嗯,又分了……不过很快就会和好吧!不管他们分分合合多少次,最终还是会像吸石碰到磁铁,紧紧地粘在一起的。”

晚自习下课后,我本来是靠在教室走廊外吹风,听见几个坐在护栏上的女孩在聊易麟朔和明熙妃分手的事,不由注意了一下。

“我听说,朔大人这么花心地交这么多女朋友,都是她逼的!”

“不会吧?这也能逼?”

“我也听说过,好像是朔大人为了摆脱她,有意交一堆女朋友,冷淡她。谁知道她非但不吃醋生气,还帮他打理了一个后宫,说什么:没有人能取代她在朔大人心目中的位置……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真是搞笑。”

几个女生听后笑起来,完全八卦婆的那种笑,笑完了继续聊:

“我说,干嘛弄那么麻烦啊,易麟朔那么冷酷,还怕甩不走明熙妃?”

“她跟朔大人一起长大嘛,有感情的。而且她很难缠,跳楼啊、割脉啊,能威胁的都干过。不过我就奇怪了,自杀这么多次,怎么到现在还没死。”

“易麟朔真可怜……”

就在这时,从楼道口气喘吁吁地跑来一个人,扑过来就喊:“喂喂,我刚从训导室回来的途中,看到一个帅哥。”

有人哄笑她:“到底真帅假帅啊!有朔大人和国王那么帅的才叫帅,别随便侮辱帅这个词!”

那女的红扑扑的脸,一脸兴奋:“我哪里知道到底有多帅,天色这么黑,路灯也灰蒙蒙的看不清!但我真的惊艳了,不信你们摸摸,我的心脏现在还在跳呢!”

“你眼花了吧?!”

“就是,我们学校除了那二位,哪还有入眼的。”

“他没有穿我们学校的制服,看起来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

正说着,那个女生“哎呀”一声,眼神瞟到楼梯口,压低了声音喊:“就是他,看到没有?你们看啊,穿迷彩裤的那个!”

昂流那标志性有点爆炸的蓬松头一出现,整条走廊都沸腾了。他的身后带了几个人,一走出楼梯道就分成两拨,朝走廊的左右走。

昂流带了两个人走这边,眼睛梭着班级门牌,最后在我们班停下,走进去。

坐在护栏上的那几个女生呆了几秒钟,立即喧哗着跑进教室。几分钟后,昂流几乎是被人群簇拥着走出来,看到我,眼睛一亮:“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