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住牙齿。

龅牙女微笑了一下,露出那两颗龅牙:“路初菲同学,我真好奇你是属于哪一种蜣螂?竟能比巨蜣螂还大上百倍!”

“让开!”

我今天没心情跟她吵,一把拨开她朝前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生拦住我的去路:“清道夫你蛮拽的嘛,我们马鹿姐愿意跟你说话,是你的荣幸。”

龅牙女点点头,一打响指说:“路初菲同学好像对自己作为清道夫的同类不够理解,我们来给你恶补一下。”

一个女生立即把一份报纸塞我手里,另一个女生拿着一份同样的报纸念了起来:“……清道夫只要发现粪便,便会用腿将部分粪便制成一个球状,将其滚开。它会先把粪球藏起来,然后再吃掉。清道夫还以这种方式给它们的幼仔提供食物。一对正在繁殖的清道夫会把一个粪球藏起来,但是这时雌清道夫会用土将粪球做成梨状,并将自己的卵产在梨状球的颈部。幼虫孵出后,它们就以粪球为食。等到粪球被吃光,它们已经长大为成年清道夫,破土而出了……”

手里的报纸中,一张我被揍得惨不忍睹的相片旁边,是一张屎壳郎的特写。

标题更是刺人眼睛:

路初菲=自然界清道夫

路初菲欠学校巨额学费……

路初菲发挥清道夫缠人能力,却惨遭朔大人殴打。

路初菲……

此时龅牙女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喂,你这只清道夫,藏了多少颗粪球?难怪你全身臭哄哄的,一接近你我就感觉有股难以忍耐的臭味!”

我忍,一直忍……我忍不下去了!

佛都会怒的!

一把撕碎了报纸扔龅牙女的脸上,谁知道她不气也不恼,响指一打,一张报纸又被塞到我手里:“急什么,这刊的校报有一万份,还在加印中……我们争取学校里每个同学人手一份呢!你要撕?你撕得完么?!”

“低级、无聊、恶趣味!”

我抬手要打她,她似乎早有预料,比我更快地拽住我的手腕:“SOGA,清道夫发火的样子我似乎见过了。上次的亏你没吃够,还敢对我动手?!”

“……”

“有勇气对朔大人死缠烂打,就要有觉悟承受这些你应得的‘回报’,不是吗?”

眼镜忽然被摘下来,勾在手指上,甩啊甩:“我看这玩意你也不用戴了,口罩也拿了吧!全校都目睹了你现在的尊容,还遮着干什么?只会更加让人笑掉大牙!”

“……”

“哎,真是臭死了臭死了,我这是在干什么?居然在碰一只清道夫!……姐妹们,走了。”

眼镜被丢到地上,龅牙女的鞋子从上面踩了过去,碎了。

围在附近好多的人,看着,笑着,指指点点。

我盯着地上的眼镜碎片沉默了三分钟后,爆发:“你给我站住!我不会放过你的!”

疯了般地朝前追去,握紧的拳头蓄势待发。

餐厅里,一张张极长的桌前坐满了就餐的学生,餐具澄亮,食物冒着香气。在靠窗的长桌上位置特别空旷,仅坐着三个人:明熙妃、龅牙女……和易麟朔。

我刚一冲进去,所有正在吃饭的人都整齐地回头看我,有一些忍不住发出笑声,嘈杂的议论声也扩散开来。

“埃,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吧……”

“哪个?”

“自然界清道夫。”

“啊,就是她啊……”

明熙妃夹了一块肉,嘴角有着隐约的笑意,放在在易麟朔的盘中。龅牙女坐在明熙妃身旁,给明熙妃盛了碗汤……

我走过去抡起一张椅子就朝龅牙女砸去,幸好她闪得快,椅子撞在桌子上,餐盘扫落了一地。

汤水溅在龅牙女的身上,她的手里还抓着一个勺子:“呀,清道夫你疯了?!”

我什么也没说给了她一耳光,揪起她的衣领:“把报纸收回去。”

龅牙女被那突如其来的耳光打懵。

我吼:“把报纸通通收回去!——!!”

龅牙女回神过来,挥手也给了我一耳光,揪住我的头发:“臭三八!你打我,你竟敢打我?!”

我也急红了眼:“就打你了!龅牙女,姑奶奶我今天就打你了!”话音刚落,又是沉闷的一耳光扫她脸上。

龅牙女这次不懵了,反应特激动,“啊”地叫了声朝我扑过来。地上全是汤汁,打滑的我摔倒在地,顺便撞到身后的餐桌。

一时间,盘子杯子落地声不断。

这时明熙妃放下筷子,双手叠在尖翘的下巴上,目光专注地望着对面的易麟朔:“西高那边的人怎么样?你打算应战?”

易麟朔头也没抬一下,叉了块牛肉放嘴里:“嗯。”

“什么时候去?”

“下午一点。”

“那下午的课你肯定不会去上吧?”

“不用,解决他们只要半小时。”

……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麟朔和明熙妃把饭吃完了,学生会的人也到了,把我和龅牙女拉开。我打得正爽,即便被拉着,还是用脚狠狠踢着对方。

3。就算是朋友了

就在这时,玻璃的餐厅门忽然被打开。安崎墅快步走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卡门。

黑色的制服外套,瘦瘦长长的毛衣,微插口袋的手隐约露出白色的手套。他的脸色从容,没什么表情,嘈杂的餐厅在这一刻出奇安静,没有一双眼睛不在注视他。

安崎墅朝我走来,边走边把手套脱下,丢给身后的卡门接住……

我满脸污垢地坐在地上,小腿和手臂被摔碎的瓷器割破了几道口子,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安崎墅递给我一只手的时候,我的鼻子突然酸得不行……

我没有接,他却俯身要抱起我,我大叫:“别……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