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

“就是那里啊?”

“胸口?!!!!!”

“史上最精彩的拳击表演……”

“我要是那个女生,这么丢脸还不如死了算了……她真有勇气。”

“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哦呵呵呵呵……”

……

我松开口,缓慢抬首看到易麟朔僵掉的表情,又缓慢低头看到被我咬红肿的“那里”……老天下道雷劈晕我算了。

突然后脑勺一声响,易麟朔的拳头砸中了我的头,代替那道雷将我劈晕了过去。

2。朔把吻让给我了

世界陷入一片无止境的昏暗……

好久好久,混沌初开,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碰撞,叮叮作响,然后是水声……我睁开眼,正好看到一双手覆了块帕子过来,搭在我额上。

细腻如玉的肌肤,精致如画的眉目,光芒映在他的骨翼上,染上一抹妖异色泽。

易麟朔?

我摇摇头,一定在做梦……

一碗茶水被抵到唇边,是他的声音,淡漠无波:“把这喝了。”

喝完我又沉沉地睡了,再醒来时,自己在一间奇怪的房子里:四周全是健身的器皿:哑铃,臂力棒、跑步机、沙包、木桩……我睡在一张大床上,面前一张茶几:烟灰缸、吃剩的零食袋、飘着烟头的水杯,一只被塞了袜子的球鞋,几只啤酒罐,还有几块香蕉皮。一只药瓶正好被盖在一块香蕉皮上……

空气里满是异味,呛得我直咳嗽。

这里是哪?刚好像梦见易麟朔喂我喝水。如果不是梦,该不会这是他的住处吧?!

我找了面镜子,只看了一眼自己那张被打得惨不忍睹的脸,就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那么拼力去做,还是输了吗?而且,输得好丢人。

易麟朔那个混蛋,他怎么就下得了手!

门外传来脚步声,那扇摇曳的木门忽然被推开——

原来这是“NBA搏击俱乐部”的一间杂物房!外面人声鼎沸,易麟朔靠在门口,没有走进来。他看起来刚刚沐浴过,换了件宽大的白T恤,汗水顺着发尖滴落。虽然距离不是很近,但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表情,很清淡,高傲……

我咬住牙齿:“我不会认输的。”

“……”

“易麟朔,有种我们ONEONONE,我指的不是打架,而是别的方面!”

“……”

“我一定会赢你!”

好可恶,我一点也不甘心……

易麟朔脚步一顿:“就这么不死心?”

“我也想死心,可是我不能死心!我会活不下去的……”不能做他的“追踪教师”我一定会被赶出学校,在外漂泊流浪。什么也不会做的我,到时候怎么生存下去?

易麟朔皱眉:“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嗯?”

易麟朔慢慢朝我走过来……

房间里的光线暗淡,他的脸罩在阴暗间,从未有过的凝重。终于走到我面前,他端起我的脸,审视了足足三十秒,好像下了某中沉痛的决定闭上眼睛——

我脑子里一堆问号???????

“朔!”

忽然一个声音响在门口,足够的轻佻不羁:“你把女神藏这了?!总算让我找到了。”

我和易麟朔同时回头,看到挡住光线的一个高个子少年。黑色骷髅图的TEE,粗旷风格的牛仔裤,棕色登山靴子,手腕上还戴了一堆摇滚风格的手环链子。

他走到面前一把推开易麟朔,脸凑过来:“让我来看看……还好不是伤得太严重。”一张带着成熟感的娃娃脸,斜刘海,上部蓬松,有点爆炸。

他挑起我的下巴:“嘴唇肿都肿得这么有性格,不愧是女神啊。”转过头,自言自语,“应该不会影响到接吻吧?”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你谁啊?”

“声音也这么动听……”

我很晕地看着易麟朔。

那娃娃脸又挑起我的下巴:“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昂流,半小时前,朔把吻让给我了。”

什么吻?

“别表现得这么茫然嘛!很惊喜是不是?虽然你输了,鉴于你的英勇表现,我们打算奖励你额外的吻一枚。”说着,嘴巴就朝我凑过来,被我伸手拍中。

“到底在搞什么?”我生气地冲易麟朔喊,“你们在耍我是不是?!”

易麟朔面无表情。

昂流却表情多多,又是叹息,又是皱眉,又是感慨:“朔哪有我好?我帅、孔武有力、专一、更重要的是我没有一个女朋友。”说话就说话,他居然坐我旁边,手搭在我肩上,再稍微一用力,我就依偎到他怀里了。

第一次见这么不要脸的人!

我挣扎:“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易麟朔你混蛋,你身边的朋友也没有一个是好……”

易麟朔淡淡打断我:“我送你回去。”

“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朔,你不是说很讨厌这种黏人的家伙?”

昂流朝易麟朔眨了下眼睛,不由分说,抱起我就朝门外走去。

“该死的放开我!”我全身酸软无力,正要挣扎,他居然把我丢到半空中一抛,我吓得尖叫。

昂流的声音变得恶狠狠的:“害怕了吧?下次不要再来!如果你不听话……我不保证我的手臂有力气,还能抱稳住你。”

等我反应过来,他居然站在桥前,双手抱着我跃过了护栏。

我脸色苍白:“你想干什么?”

“还真是麻烦……你这种粘人的女生比苍蝇还多地锲而不舍出现,朔根本没精力一个个赶走。没办法,作为他的兄弟的我,只好帮帮忙。”

原,我被当成了一般缠易麟朔的女生。

他忽然口气一转:“别再来了,听见没有!”声音好凶,表情也很冷,跟刚刚在易麟朔面前时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