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的大饼脸突然跳到我面前:“真是江湖之大,人才济济!看不出这位小姐柔弱无骨,居然会搏击?”

我淡定地给了他一个微笑,往擂台上爬——

嘿咻!该死……嘿咻嘿咻!

爬不上去!

这擂台设这么高干什么?我穿着裙子,鞋底打滑,再加上弹跳力不行,折腾了半天都没有爬上去。

易麟朔站在那里喝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时,主持人的大饼脸又出现了:“小姐,请问要帮忙么?”

“不必了!这种小事……才……难不倒我……”

憋红了脸,使劲儿蹬着腿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一半,又掉下来了!

人群中开始传出哄笑,主持人幽幽的声音传来:“其实我想说,小姐你不必大费周章,那边有上擂台的阶梯……”

我爬到一半的身体硬生生僵住,抬首果然看到擂台的另一面有阶梯。

我说:“刚刚只是热身运动……我当然知道那里有阶梯。”

有人在狂笑,我装没听见地拨了下前面的头发,整整皱掉的衣服,淡定地绕到另一面上擂台。

易麟朔靠在护栏上看好戏……

台下也是一堆等着看热闹的观众。

我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慌乱得不行:到底在想什么啊?疯了才会爬上这个擂台。现在怎么办,还没开打就示弱?只会让易麟朔瞧不起,也会让一群人看笑话。

既然如此,不管输赢,我都要全力以赴了。

裁判站在中间,易麟朔将矿泉水瓶丢到一边,热身运动跟电视里见的一个样——十个指头合起来,“咯咯”作响。

我吞了下口水,一个沉重的暗器忽然砸到我的脑袋上!

“喂,还没开打就打我?”我跳起来尖叫,再一看,发现打我的是一副拳击手套……

捡起来,戴上,一个人忽然走过来掰开我的嘴,将一个硬硬的东西塞我嘴里。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拎到擂台中央。

易麟朔低笑:“趁着还没开始,你可以后悔下去。”

我咬牙:“谢谢,这是我要对你说的台词。”

“我不会手下留情。”

“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裁判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小旗帜:“准备——”

易麟朔做好攻击的姿势,我也学他的姿势,两条腿却止不住地发抖。

“——开始!”

我闭上眼睛准备扑过去,一记铁拳却正中我的面门,被咬在牙齿里的那什么东西瞬间飞了出去,我整个身体像飞机一样飘了好远,倒在地上。

“哇!漂亮的一击!”台下尖叫!

易麟朔冷哼:“不堪一击。”

我头晕目眩地坐起来:“易麟朔我跟你拼了!”

我刚冲过去,易麟朔长手一伸,顶住我的脑袋。可恨,他的手臂为什么这么长,不管怎么挥拳头,我都挨不到他的衣角。

“你不会拳击?”

“我没说过我会!而且,你们也没要求必须会拳击的才可以对打!”

他满脸不耐:“下去。”

“你求我!”

“你似乎搞错了状况?”

易麟朔冷笑一声,拿过挂在护栏上的夹克穿在身上,转身就要朝擂台下走去!

“虽然我不懂拳击,但我知道,只要在比赛间离开擂台的就算输。”

“……”

“你认输了吗?易麟朔!”

易麟朔的脚步猛地一顿,回过身来,浑身煞气地朝我走近。他的的脸好冷,声音也冷飕飕的:“我的拳击套,可是很讲品味的。”

“我的拳头也品味很高。”

易麟朔捏响了拳头,满脸阴狠:“这一次,我真的会把你打趴为止。”

“我也是!”话音刚落我跳过去抱住他的胳膊,张嘴就是狠狠的一口。

易麟朔挥手,我死死地咬住。一只拳头又朝我的面门挥过来,这次目标是眼睛,我只觉得天昏地暗、金星乱冒,再回神我又挂在了地上,眼睛辣得直流泪。

不行,再这样下去,只是盲目地拿鸡蛋碰石头。

我不会拳击,又没有力气,凭蛮力地是制服不了他的!看来,只有——

他抓起我又要打的时候,我把手伸他腋下挠痒痒……易麟朔的表情果然就变了,触电地把我扔到地上。我爬起来,他抓着我打,我又挠,他又扔!

趁着时机,我一边挠他一边将他摁倒,抓他的脸,揪他的耳朵,屈起膝盖撞他的小腹。

“认输!”

“走开……”

“你认输我就走开,快认输!”

“走开!”

“不认输是不是?我痒死你痒死你……”

易麟朔痒得在地上滚,台下哄笑一遍,裁判连喊着犯规要过来阻止。突然易麟朔摁住我的手腕,三下两下顶回了我的攻势,翻身将我摁在身下。

头发在厮打中滑落,额前的发不羁地散着,几缕落在我的鼻粱上,晃啊晃。

我的心跳立即慢了半拍,脸涨得通红……

易麟朔摁着我的手说:“别闹了。”

我倔着:“除非你打倒我,除非我再也站不起来!否则我没输!”

易麟朔骄傲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挫败的神情,捞起我的领子往擂台边走去:“这不是你可以胡闹的地方……”

在他把我扔下擂台之前,我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台柱。

易麟朔扳开我的手,我索性一转方向,八角章鱼地挂在他身上:“我不会认输的……”

双手不能动,我就用力踩他的脚,嘴巴咬他的胳膊,咬他的肩膀。他的身体紧绷有力,肌肉都是精瘦的,咬来咬去,最后咬到一个凸的地方——

易麟朔闷叫一声。

整个世界在瞬间消音。

我……我咬住的地方……易麟朔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地方……?

“哗——我没看错吧?她……咬住了易麟朔的……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