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惊:“没有啊,哪里有血?”

小女孩更紧地靠着护栏,牙关咬得死死的,手指猛地指向一个地方:“那里,血!”

我看过去,不过是插在花瓶里的玫瑰:“那只是红色的玫瑰花。”

小女孩摇摇头,点点头,又摇摇头。

赤着脚,身体缩在护栏下,忽然她跳起来又问:“那是什么?”

月光下,她指着的是一大片泛着柔和色泽的瑰红窗帘。

小女孩的眼瞳惊恐地撑大再撑大,吓坏了地大叫着,声音尖锐:“血——!!!!!好多血——!!!!!救我,救我!!!!!”

紧接着画面变得诡异……

小女孩额头上全是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光洁的鼻梁滴落。插着玫瑰花的花瓶碎了一地,鲜血从割破的花瓣里流出,连那一大片瑰红窗帘也变成了血帘,铺天盖地地降落!

“啊——”

……

为什么又是这个梦,已经连续好多天缠绕着我了。而且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断掉,离奇而又诡异,让人搞不懂这个梦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醒来,已是天光大亮,耳边响起说话声……

墨镜女:“明天是我的生日。”

易麟朔:“你说过很多遍了。”

“我看到一款很漂亮的钻戒,你……能不能送我?”

“你问过很多遍了。”

“你还没回答。”

“换个问题。”

“朔,你以后会不会娶我?”

“前面的问题?”

“我看到一款很漂亮的钻戒,你能不能送我?”

“去买吧,不用问我意见。”

“给我银行卡干什么?!算了,我自己买吧,是情侣戒指,我们一人一枚,你一定要戴。”

“……”

“明天我的生日PATTY,你来吗?”

“没空。”

“朔,我想听你说一句你爱我……”

“找你的朋友玩吧,别来烦我。”

“不,我就想陪着你。”

“滚!”

“早餐想吃什么,我帮你做?”

“只要不是你做的,什么都吃。”

“那到外面帮你买?”

“我想睡觉。”

“好,你好好休息,我看着你睡……”

2。“Germs后援团”

从医务室出来,我彻底被恶心坏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见过脸皮厚的,第一次见这么脸皮厚的,史上第一人啊!

在校园网逛了一圈,大概知道——明熙妃,“皇冠”学院明校长的女儿。易麟朔的NO。1GF,以及“Germs后援团”的大姐。

“Germs”是“细菌”的意思,寓意为:易麟朔的FANS像细菌一样繁衍不息,覆盖着世界每一个空间和角落,渗透人们的生活。又像细菌一样顽强,难以剿灭。

所有想要进入“Germs后援团”的FANS要在“Germs后援团”论坛上申请,批准后得到三个月的察看机会:期间,针对她的表现以及对“Germs后援团”作出的贡献,从而考虑是否留用。再由明熙妃把其派分为“甲型细菌”成员、“乙型细菌”成员,还是“丙型细菌”成员。分布的标准类似于A/B/C的定义。

翻了几篇论坛的帖子,题目一大片扫过去,全与细菌有关。什么:“幸福像细菌一样包围”、“如细菌繁衍开来”、“我们如此细菌地活着”、“甲型细菌们过来看”……

我随便点了第一篇“幸福像细菌一样包围”:

昨天去新世界扫货,买了新手机NOKIAN93i。已经绝版了,好难才买到的。

细菌们都知道,这款NOKIAN93i是朔哥哥经常用的那款……

一到手就迫不及待用了朔哥哥在“草空”喂鸽子的那张做墙纸,嘿嘿,之前是他在“MOMA”店喝茶的那张,超有feeling……

嘛,在“草空”喂鸽子的那张你们都疑惑了吧?独家手料。整个细菌团体包括妃姐,只十个人才有。这可是我十天刷了一万个帖子得的奖励,手都要断了,细菌门羡慕吧~~~~~~

我现在电脑的桌面也是那张,每天看着,就好像朔哥哥就在身边一样,美滋滋的。昨天好像一场梦,幸福像细菌一样包围。

对了……

看到一半,看不下去了。

白痴,整篇帖子估计都是她怎么膜拜易麟朔的感叹吧?买了个易麟朔同款的手机,幸福就像细菌了,她还真是容易满足。

有这么多笨蛋女生盲目崇拜,难怪易麟朔会鼻子翘到天上,以为普天之下只要是女人就会爱得他死去活来……

后来我又翻到一篇关于易麟朔的报道,写得更是极致夸张:

易麟朔何许人也?

2007年8月13日,他被同校女生在BLOG里偶然公布了两张相片,一夜成名,跃为炙手可热的网络明星。

因为长了一张和当红偶像明星李宪泽极为酷似的面孔,虽貌似却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气质。李宪泽妖冶、缱绻、迷离忧郁。易麟朔邪气、魅惑、神秘莫测。

开始疑是有人用Photoshop软件做的假图片,这时忽然出现一个神秘人JIMI,自称是易麟朔的死忠追随者,拥有他从小到大的相片,皆是toupai……

从相片上可以看出,易麟朔家境不甚好,从小打架斗殴,吸烟纹身,各种生活状态却真实引人向往。

被搜索的机会越多,点击率越高,关注度就越高,很快易麟朔拥有了一群忠实的粉丝。2007年9月,易麟朔被toupai的视频,被toupai相片集结的写真,粉丝为他编写的生活历程小说……接二连三出现。

女孩全都梦想自己能有易麟朔这样的男朋友,男生皆都想成为这样酷气邪恶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