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初菲,冷静!

现在是路氏最危难的时刻,也许是事情太多了,才会顾及不到我。等一切棘手的事情处理好后,一定会主动跟我联系。

说服了自己百遍千遍,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可是,在“路氏想起我”以前,靠着这五百三十二块,我要怎么渡过?

3.易麟朔正面的脸

一整晚翻来覆去都没睡,心情萎靡不振,导致早晨天还没亮去学校上课,经过二楼走廊时,看见一个女孩背对着我祈祷:“主啊,请给我勇气,给我力量,给我幸运……主啊,请一定要让我成功,赐给我朔大人一个正面的脸吧。”

易麟朔正面的脸跟主又有什么关系!

我正疑惑着,旁边一个女孩拉拉她的胳膊,朝她这样交代着:“别紧张,我刚跟你说的话你听清楚了?我现在重复一遍,你记住了——这个教室第一排靠窗倒数第一个位置,是易麟朔的座位。”

“嗯,我记着的。”

“因为你的位置在第二排倒数第三个位置,所以这次选了你。我们考察过,你那个位置的角度最好,不会太近让他起疑,也不会太远影响相片质量。你的手机还OK吧?”

“我的手机像素什么的都蛮好,只是如果拍照被老师发现,老师要没收手机或者将我赶出教室怎么办?”

那女生拍拍她的肩,十分肯定地说:“你不一定会被老师发现。但在老师发现之前,你一定会被注意易麟朔的女生发现!所以你动作要快、准、狠!争取拍的每一张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老师发现你后立即往门口跑,我们会派人在外面接应你……的手机。”

“好、好的。”

“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虽然是这样说,但女生很明显在浑身发抖。

“那好,趁现在没人,我们进去排练排练。我就坐易麟朔那个位置,你把我当成他,选好角度——”

女生揣着手机朝前走了两步,却双脚一软:“玟……玟姐,我发抖!”

“勇敢点!”

“要是朔大人他不来上课呢?”

“这也是我们担心的,他的行踪捉摸不定……上帝保佑他一定得来!他要是再不来,我们没机会弄张相片让论坛那群饥饿的女人瞅瞅,你这论坛管理员的身份会被狠狠撕碎的……而且你再想啊,报酬金是很可观的……”

搞得这么正式而又惊险,只是为了toupai易麟朔的相片?!

第一排靠窗倒数第一个位置——原来自从我转来这个学校上课就一直空着的那个位置,是易麟朔的?他跟我一个班?!

哈,这种出勤率学校也没开除他,真有够例外的!

晃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倒头补眠。醒来时耳边是尖锐的上课铃声,我睁开惺忪的眼,看看讲台上的老师,又下意识看看易麟朔的位置……

果然还是空的嘛。

忽然一声抽气响起:“易麟朔!”

我的视线刚转到门口,就看到那停了一双中筒黑靴,笔直而修长的腿,没有任何迟疑地踩着上课的铃声进来。

坐在前桌的男生惊讶:“这人今天受什么刺激了跑来上课?”

对别的学生来说不上课才正常,然而对易麟朔来说上课才正常的怪胎,几十双眼睛就像看到从天而降的外星人,“刷刷”无一例外全都盯着他——

易麟朔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我这才发现,我坐在第二排倒数第四个,也就是那个准备toupai易麟朔的“toupai女”前面。这真是该死的巧合。

“toupai女”此时激动得肩膀都在颤抖,角落一个女生不停对她打着手势,口型说“淡定,淡定”!很明显“toupai女”淡定不起来!

又看看易麟朔,今天的他米色毛衣配栗色夹克,铅笔裤,中筒黑靴。一到自己的座位就低着头摆弄着什么,从抽屉里拉出两根耳机线,塞耳朵里,而后倒桌面上装尸体。好久,桌下面的黑色靴子动了动,换个姿势,一条腿叠到另一条长腿上,继续扮尸体。

一整节课过去了,他的脸都没抬起来过,所以toupai任务肯定Down掉了。

下课铃声刚打响,角落那个女生就迫不及待地冲过来,把“toupai女”拉出去咬耳朵。一边说,一边双手双脚还比划着,唾沫横飞。“toupai女”这次信心似乎足了点,走进来,自言自语:“我要像飞虎队出击那样从容不迫的淡定!”

“噗——”笑得我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第二节,易麟朔没有辜负“众望”,抬过两次脸。一次是他趴着太久姿势累了,坐直身体伸了个懒腰;一次大概是MP4播完了一轮歌,他调节按钮。

这两次我都鬼使神差地抓紧时机用手机照了几张,照完后藏在抽屉里,发现后面的“toupai女”果然还在照,于是尖了嗓子用书本挡着脸喊:“喂,那个玩手机的,你在干什么?!”

教室里猛地一阵骚动,有脖子的全都把脑袋转过来看。其实大家都不知道谁在玩手机,只是目光到处乱望,但“toupai女”做贼心虚,吓得抓不稳手机,“啪”的一声,手机摔在地上。

后面的发展,就不用我说了。

正在上课的老师停止教课,在发现手机是相机的模式,并且“易麟朔被toupai的相片”罪证俱在,毫无二话地没收了她的手机,还让她写深刻的检讨书。

易麟朔那张脸即便在这种骚动的时候也没抬起来过,不知道在想什么。

哈哈哈哈,可观的报酬金,不知道是多少呢?!下课后找那个需要“易麟朔相片”的女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