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易麟朔……”叫李雅西的女孩慌忙站起来,整张脸又是青又是紫又是白,最后烧红得像朵大牡丹,“你,你怎么来了。我……我……”

几片花瓣落下来,易麟朔上前几步,侧身自海棠木前显现。

卷曲的睫毛,挺翘的鼻梁,好到让人崩溃的五官底子!今天的他穿了件黑色的皮夹克,紧身皮裤,马丁靴上全是银扣,跟飙车一族很像。

也许就是飙车党,手长脚长的体格很适合骑机车,也一定很会骑机车。

……呃,他会不会机车关我鸟事?没想到他一堆坏脾气就算了,私生活还这么随便,大滥人!

易麟朔发现一堆女生都在注视着他,淡淡点了下头,把链子交给李雅西。

就连随便点头的动作都像偶像剧的镜头,无论哪个角度,哪个折射面,都无可挑剔。

“不好意思把它忘在你那里……”李雅西的眼睛只敢看着链子,说话都语无伦次,“对不起,抱歉……谢谢!”

“不客气。”

易麟朔简单答复,转身朝另一条小道走掉。即便是慢慢走远的背影,也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撤开视线的魔力。

校园道路两边行走的学生,明显有很多放缓了脚步。

“刚刚过去的那个人……”

“是易麟朔啊!”

“他今天好像更帅了。”

小道尽头站着一个女孩,不高的个儿,穿着白裙子。学生手册里规定不能穿便服,她一定是下课后飞奔到厕所里换的,就为了见心上人吧。

可惜心上人都没有看她一眼。

易麟朔旁若无人地经过,女孩飞快跑上去,巴巴地跟在后面。他走得很快,完全不理人。看得出女孩极力在讨好他,小跑几步,探了脖子说话,又小跑几步,说话。哪怕得不到任何回应,她的脸上也是挂着幸福笑容的。

这道美丽的风景线走远后,海棠木下的那群女生就爆炸了!狂抽气,说话的声音也像被人掐着脖子!

“你你!雅西!你跟易麟朔?!”

“什么时候告白的?!”

“我们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心思够深的!”

李雅西一直望着易麟朔走远的背影,表情看起来十分忧郁和沮丧:“就是我们集体告白的那次啊……你们都走以后,我不甘心又倒回去,他居然还在那里,于是我问他要了手机号码。”

噗,集体告白?我喷了!

“真幸运。原来那次并不是没有回应,早知道我也倒回去好了。”

“少来,雅西长得漂亮,选她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吧……”

“其实,呆在有那么多女朋友的他身边,很有压力,很没有安全感。”李雅西抿了抿唇,眼睛一片潮湿,“……喜欢他,我感觉很辛苦。”

“有什么辛苦的,他都专程为你送手链过来了。”

“可我是故意的啊!把有我名字的手链落在他那里……”

“这种事,为什么要故意啊?”

“我知道了,因为易麟朔带回住处的女孩不止雅西一个!手链是留给她们看的?”

李雅西点点头,侧开脸,一缕风划过,她滴落泪水的眼睛恰好对着我这个角度,是个长得清纯灵气的女生:“明知道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做法,却怎么也想向其她的女人示威……哈,我果然是幼稚?”

“比起那些他连名字都记不住的女朋友,你好太多了。”

啊,我有些崩溃。不是有些,是十分崩溃!

这群脑残,全都见鬼去吧!像易麟朔那种滥人到底有哪里好?!长得再好也不过是猪鼻孔上插葱——装象!

忽然一片乌云覆在我面前。

我抬起头,又是那群纠缠不休、锲而不舍的学生会干事——卡门!

“一年级八班路初菲,你今天逃课旷……”

话还没说完,我朝领头的卡门勾勾手指:“蹲下来啦,我有话要说。”

卡门摸摸后脑勺,疑惑着,才蹲下来——

我起身,抬腿一脚盖在他的脸上:“去死吧,死臭虫!”

“你这个臭丫头!!”

转身,逃。才逃了两步,脚勾到了什么东西,朝前扑去。正好迎面走来一个人,我几乎是八脚章鱼地挂在他身上,和他一起栽进草丛堆里,滚了两圈。

耳边是卡门惊天动地的叫声:“国王——”

小道里的人全空了,海棠木下的女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

我啃了一嘴巴草,刚从安崎墅身上爬起来,双手双脚就被那些魁梧的卡门架住了。一个说把我丢到男厕所冲洗马桶,一个说罚抄学生手册三百遍,一个说要在我的脸上盖大脚印……

就在几个卡门争执不休时,安崎墅一打响指,站他身后的一个卡门走上前:“国王说了,女生都爱美,冲马桶罚抄学生手册都不算事,我们给她修修头发,保证她以后照着镜子时长记性。”

一把闪着寒光的剪刀突然出现!

我惊骇:“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就试……”

“咔嚓”,额前的一小撮头发应声掉落。

卡门挥舞着剪刀,嘿嘿嘿奸笑:“乖乖的,你就别挣扎了啊!”

“我要宰了你们!”

我发狂,可是被架住的四肢根本不能动弹!

“放开我,否则就是一场血案!”

“别以为你们一群人,我就会害怕!你们这些土包子卡门,土包子头头儿,我要起诉你们,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到时候抓起来喂鸟,喂乌龟,喂蛤蟆,喂鲨鱼……”

“哦,我好害怕怕啊!”卡门故意手一抖,剪了我一大撮头发,转过头,“国王,她真的很吵,喷了我一脸口水我都没心情剪下去了。”

安崎墅靠着一棵海棠木,隔得不远,能清楚看到他精致无暇的面容,海天般莹透的眼睛,眼睫密茵。他笑得很清淡,透着迷离和高贵:“女人老了,都会有更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