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面前是半片男人的胸膛,脑袋也顶在男生尖削的下巴上。

他在往上爬,我一时退不开,大叫:“喂你……”

单薄的桥头因为重力晃动,再也来不及说什么,我的惊叫和落水声一起响起!

Shit,三月底的天气,冰如刺骨的冷!就好像在瞬间跌进了冰窟!

阿嚏阿嚏阿嚏!

我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身体哆嗦,呛咳着刚将脑袋浮出水面……

雨雾中,男生侧过脸看我,窄而挺的鼻梁显得特别漂亮。

堕落天使般的完美脸孔,急速滴淌雨水的浅亚麻色短发在风中飞舞,舞得我头昏眼花。耳朵上一排洞,少说也有七八个,一小排的钻石戴下来,最下边是圣经十字架耳饰,晶闪的钻石却不及他的眼睛明亮。

他是站着的,上身chiluo,滑落着剔透的水珠。肩膀处有一朵蔷薇刺青,淡青色,纤细的藤蔓绽开了枝叶……

他正看着我,表情性感邪恶,目光却慵懒高傲。

我张了张嘴,忽然发不出声音。水……水妖?

他转身搭了上面的桥板,弹跳力惊人地爬上去,溅了我一脸的水珠。看到他那两条长腿,我才可以确定:不是水妖,是比水妖长得还妖的男人!

我抹抹脸,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想要按照他的途径上去,却发现自己个子太矮了。而且,就算我够得着桥板,我也没有臂力让自己爬上去!

那家伙收拾了鱼竿,黑色夹克穿在半裸的身上,甩甩头发,刘海凌乱不羁遮着眉目,怎么看怎么妖冶性感。

我捡起和我一起掉下来的蕾丝雨伞,伞柄叩了叩桥头:“拉我上去!”

他似乎睨了我一眼,眼神云淡风轻,转身就要走。

“喂,喂喂!你站住!”

“……你敢走!你敢走你就是杀人未遂!”

“你完蛋了,我一定要控告你,我马上会联系我的律师!”

谁知那家伙拽得很,步伐潇洒,越走越远,直到化为雨幕中的一个黑点。

我呆了整整三十秒才敢接受他真的走掉的事实?!雨珠好冷,每一颗都像冰雹刮着我的脸。想起自己的包包,翻出里面的手机,幸好防水。给可以联系的人都打了电话,全显示无法接通!?难道路氏破产连手机都养不起?分明是有意把我丢到这里,有意隔绝我,让我自生自灭……

一生气,我把手机重重地砸在水里。

算什么啊,你们这些可耻的家伙,有什么是可以难倒我的!我偏偏就要从这里爬上去!

把伞柄勾在桥头一个稳定的凹口里,正准备吃力地往上爬,两只脑袋从桥上面探下来,嘀咕:“你猜,朔大人刚刚是下去干嘛呢?”

“东西掉下去了吧?”

“不知道,我只知道,朔大人今天的心情一定很忧郁。”

“哎,一忧郁就‘跑来这里钓鱼,哪怕是雨天也不例外’的帅习惯,又犯了么。”

“我感觉我的心像裂开一样地疼……”

“我也是。”

搞什么啊,哪里冒出来的两个白痴?说的方言?一句都听不懂!

我冷得嘴巴都紫了,声音哆嗦地说:“你们……先想办法帮我弄上去。”

两个女生面面相觑,问:“你是什么型?”

什么型?!这个时候问我血型?

“O型。”

“O型?你就死了心吧,我们是不会帮对手的。”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两个女生转身走,边走还边嘀咕,“O型没听过啊,难道又成立了一种新的类型?”

于是,开学的第一天,我在冰入刺骨的河水里狠狠冻了半个多小时,挥舞着快抽筋的胳膊游到河水对面,才终于爬上岸。

这天莫名其妙的离奇遭遇,以及两个白痴女生的对话,一个星期后我才从校园网里弄懂——

2008年有名的“易麟朔流感症”,指的是少男少女疯狂地模仿易麟朔,达到了一种流行病的程度!因为只要不模仿易麟朔就会赶不上潮流,在各大中学、高校,甚至被认为“不模仿易麟朔就没有共同话题”的极端趋势!

“易麟朔流感症”针对每种症状又分为甲型、丙型、乙型、丁型。FANS们根据自己的症状对号入座,进行编号。

也就是说,那两个女生是易麟朔的忠实追随者。而易麟朔,当然就是那只冷酷水妖!

4.“皇冠”两大例外

“皇冠”学院,其实是一座变相的监狱!这里的教育超严:纪律分、操行分、教养分,扣哪一样都有惩罚。学生手册的规矩比字典还厚,难怪男女生大部分的造型都是小平头、马尾辫,素颜朝天。

每天测试测验一堆就算了,还有周考、月考、段考。

这个学校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因为“皇冠”一直以严谨的教学质量、克己的做人态度、自觉的纪律纪纲为傲,所以自建校以来,便成立了“追踪教师”特别小组,由“德、智、体、美、劳”全面优良的学生胜任。一旦有学生多次违反纪律,不听劝阻,死性不改,学校便强制性地为其安排“追踪教师”一名,以起到督促和监制学生的作用……

这个规矩,导致学校里形成一大景观,几乎每个学生身边都会跟着一个“追踪教师”。也就是说,在“皇冠”,“追踪教师”跟普通学生的比例是1:1。(“追踪教师”除了约束学生的行为外,甚至可以对学生的生活加以干涉。)

这个变态规矩保持了五百年没动摇,却在今年出现了两大例外。

例外之一:“德、智、体、美、劳”优良之最的国王安崎墅“不任教”。

例外之二:“迟到旷课早退打架”为家常便饭的魔头易麟朔“不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