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这样chiluo的目光,不喜欢这样灿烂的笑容,更不喜欢……这么没有自尊的仰慕赞叹:

“好新潮啊!”

“那种发色我本来也想染,可理发师居然说只有电视里经过打光处理才看起来有那效果。”

“是啊,她在哪染的?发电得很自然。”

“那双鞋我在上一季的《L'OFFICIEL》杂志见过!”

不要成为土包子的一员!我不要啊!!!

想要后悔,身后却响起螺旋桨轰鸣的声音……万恶的主,我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人潮居然有次序地分成两拨,一个女孩儿从中间朝我走来。

“亲切的小樱来了!”

飘逸的黑发,钻石般闪闪发亮的眼睛。紧身衬衣,套着针织背心,制服短裙下是两条穿着泡泡袜的长腿——同样的土包子制服,穿在她身上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难道她也是都市来的?

在她身后紧跟着几个块头健硕的女生,看她们走路的汹涌架势,好像来者不善!

“你好,我是‘皇冠’学院的副学生会主席,大家都喜欢叫我亲切的小樱。因为我十分亲切!我代表‘皇冠’学院,欢迎新生的到来。”嘴角一弯,她果然笑得亲切——却是完完全全的标准式土包子笑容!

恶!差点让我以为遇见了同类人……砍了我吧!

“你不要跟我握手吗?”

一只小手晾在空中,好像有好一会了。

开玩笑,谁要跟土包子握手?!

可是她灿烂的笑容实在笑得我……

从随身小包里翻出手套戴上,我轻轻握了下她的手:“嗯,你好。请问我的住处……在哪?”

小樱一愣,目光冻结在我戴着手套的手上,笑容也很快冻结了。当然,跟着冻结的还有身后那一拨子土包子大众。

身体微微地发冷,我感觉到了浓重的土包子杀气?!

只一瞬间,人群跟我拉近了距离。

我觉得难受,空气里混杂着雨水和各种异味:几天没洗头发的油味,狐臭味,廉价的香水……由于从小就生活在纯净的空间里,大多时都是一个人呆着,所以鼻子异常敏感。

突然而来的异味让嗅觉受到刺激,胸口一阵翻涌,想吐。

“别……别过来……”

我的脸色一定很苍白,一定很难看!

“她看起来不太舒服,大家别靠近了。”小樱伸手阻拦着,担忧地问我,“你怎么了?”

“味道……”我捂着鼻子,“你们的味道……我受不了!离我远点!”

小樱的嘴角又是一僵,大大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瞪着我。

土包子堆这回简直要爆炸了,炸成了愤怒的马蜂窝。

“什么啊,大城市里来的就怎么样啊!”

“穿得时髦就了不起吗!竟敢瞧不起我们!”

“亲切的小樱跟她握手她还戴手套!做作,恶心……”

……

“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一点教训!”我听到喧嚣的人堆里有这么个声音尤其突兀!紧接着,异味逼近,土包子大众简直是团团把我给包围住了!

怎样?想打架?!

我索性收起雨伞,伞尖指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喊:“滚开,你们这群土包子!再靠近宰了你们!”

“——哗——她刚说什么?土包子?!”

“有勇气啊,当着我们这么多人也敢叫我们土包子!”

“哦霍霍霍霍……让她尝尝什么叫‘血的教训’!”

雨珠豆大地下着,朦胧了视线,举目望去,眼前皆是黑压压的一片。就在我要被人群压成肉饼的时候,一个磁性而特别的声音响起:“都围在这干什么?”

人潮分开,高挑的身影,穿着黑色制服,撑着黑色的雨伞,在四溅成花的雨幕中走近。

“国王来了!!!!!”

2.改造NO。09867号

国王?传说中的土包子的头头儿登场了?!

我临危不乱,甩甩手里的雨伞,对准来人的方向。

男生的两条长腿迈着,单手插兜,学生皮鞋踩着水花溅起,猫步迈得比模特儿还专业,身后还跟了一堆人:统一穿着黑色制服,戴着学生会徽章,面容呆板木讷,磁石般围绕着他转。

他一出现,整个场面立即消音。仅仅不到二分钟时间,所有人逃得逃跑得跑,慌乱得跟杀猪场似的……

只有留下来的小樱一颠一颠跑过去,绽开亲切的土包子笑容对着他:“你来了啊。”

“嗯”他的嗓音独特而磁性,听得人回不过神。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那群学生会的干事围成了一个圈。

“喂!”我一边退后一边挥舞着伞尖,“你们这些卡门离我远点!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魁梧成这样,连门都要卡住了,不是卡门是什么!”真是的,异味呛得人够难受,就别再来污染我的鼻子了。

“你这个臭丫头——”

包子脸发怒的表情是什么样?!我居然被一群包子卡门围住了!

“好狂妄的新生,看来要让她吃吃苦头了!”几个带头的卡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就在这时,独特的嗓音忽然插进来:“刁蛮任性不懂礼貌需要改造的新生,原来就是你啊。”他朝我走近,“看来,要教你的东西还很多。”

把伞交给小樱。

那只手极为漂亮,修长纤瘦的手指,指骨节节分明,指甲似樱花瓣,腕上还有皮革的手饰,层叠绕了几圈。

“刁蛮”、“任性”、“不懂礼貌”、“需要改造”,几个关键词就像小山一样地压到我的头上。

哈哈哈哈,真是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土包子头头儿。

我侧着脸讪笑:“改造我?哦呵呵呵呵,土包子的头头果然具有土包子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