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圣浮尼亚”女子贵族学院的休息大殿。

门前立着两只大型天使雕像,四翼冲天,双手捧着神杖。侍卫一列排守在门外,女佣守在门内,整整齐齐,纤尘不染。大殿内部主调金色,地上铺着红地毯,长长的帷幕是白鹅绒,虽是白天,层叠的水晶大吊灯依然绽放着通天彻底的光。

淑女们三三两两围坐在蔷薇雕花的茶几上品茶,闲聊。黑白英伦风的制服,袖口和领口都有繁复蕾丝,胸口一排金属纽扣,搭配领结、领带、胸针或者小夹克。每一位气质颇绝,百花争艳难分高下。

有琴声流泻。

在大殿中心的音乐喷泉内摆放着一台三角钢琴,白色琴身,黑白琴键。琴架上银制花瓶插着蔷薇,半垂着,绽放得正艳却丝毫不及弹琴人妖冶。

喷水如珠花隔着他尖削的脸,眼缝狭长,睫毛浓郁像草一样拔节,真是怎么看怎么美型。

我把手搁桌上,指甲刮着玻璃桌面,发出刺耳的单音节:帅哥有了,MONEY有了,贵族学院有了,什么都有了~~~~~~~这少女梦都不用去实现!生活了无生趣!

太用力,刚做上去的镶钻假指甲掉了一小片。

我把手往空中一搭,翻翻眼皮:“Howe!”

Howe两只手还没挨过来,我不耐烦地一挥:“洗干净了爪子再来,别忘了喷点香水,身上一股味。”

Howe屁颠屁颠地走开了。

我一转身:“Abby……”

Abby立即打开我的电脑。

开机上Q,小企鹅一顿垂死挣扎,好不容易登陆,挤破了头皮跳动的头像在晃,晃得我眼花缭乱。没等点开那些消息,屏幕上接二连三地弹出一连串官方消息:

QQ黄金贵族“谁能比我更囧”您好,根据您上次的消费,我们奖励了您一张泰国十日游的赠券……

QQ特权VIP“谁能比我更囧”您好,我们公司最近推出了新的特权,包括总统的儿子,国务长的女儿……我们一共只发放了十个内测资格,您就在其间。

QQ超级玩家“谁能比我更囧”中午好,我们已经等了您十八小时三十二分钟又十一秒。今晚七点在音频会里,我们将准时为您点播五百二十首歌曲……

……

五分钟后,QQ消音,死机。

“Abby,我的个人说明改了没有?!”

“改了啊!”

“改成什么?”

“本人Q上有近万人,请无事者勿Q……QQ死机、掉线、抽疯收不到留言是可以理解的。死机遗言:谁来抢救我一下?”

回复每人一句“你好”要几天我不知道,关是打开这些对话框再关掉就至少会让系统瘫痪。没法,谁让魅力和金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不如,关了Q上游戏吧?!”Abby提议道。

也行。不过上哪个游戏?大魔兽吧……长时间没玩。

刚爬上线,系统提示:大魔兽富豪版NO。1“谁能比我更囧”上线了。

我皱眉:“撤,又这么高调张扬!上小号!”

系统提示:大魔兽富豪版NO。1“谁能比我更囧”的小号“囧囧更健康”上线了。GM:别以为披了马甲系统就认不出你。(注:GM是游戏管理员的缩写。)

我郁闷了整整三十秒,爪子放键盘上,噼里啪啦用“千里传音”跟GM对骂:“你脑子装蛋黄啊,白痴!”

“抱歉,系统自动识别IP。”

“什么破系统!”

“抱歉,认钱就认人的系统。”

……

“千里传音”一个字一千元,说的话所有玩家和GM都能看到。也就是一顿骂下来,我又刷掉了几十万RMB。当然,这只是生活上的小佐料。如果包括吃食、购物、消遣、美容、装扮……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我的生活:一掷千金!

我叫路初菲,十六岁以前就是这么无聊无趣又犯贱地活着。最大的乐趣是让佣人站成排,被当成“保龄球”玩轰炸游戏。长相呢,人家都叫我“不说话的天使”,也就是说我不说话时是天使,至于我说话时是什么……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听说上帝在塑造一个人时为了公平起见,会让其优点和缺点并存,很明显我是不公平的存在,因为我——没有缺点!(除了性格自傲自大自恋自负目中无人,平时喜欢指挥、骂人、花钱、扔钱以外。)

下课后,我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杀出去——

穿过长廊,绕过缠满蔷薇的廊柱,正厅中央有一排小型喷水柱,妖冶的弹琴人就站在千万闪耀的珠光中等待着。看到我们,他慌忙整了整衣领上的蝴蝶结,迎上前来。

我拿眼角的一丁点儿余光扫他:脸蛋OK,发型OK,身材OK,比例OK,服装OK。就是……一只裤脚卷到鞋子里面去了!只有土包子才会忽略这种事!

我哼一声:“土包子。”

身后的淑女们重复:“土包子。”

弹琴人也瞄到了自己的裤脚,提了提,脸涨的通红:“路初菲小姐,其实我……”

“叫我名字以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不懂礼貌的土包子。”

身后的复读机重复:“不懂礼貌的土包子!”

“抱歉,我叫……”

“等一下,我对你叫什么并不敢兴趣!而且,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配告诉我名字吗?!”

复读机:“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配吗?!”

弹琴人僵硬得脸都抽搐了。

我一拨肩上的卷发,万种风情:“姐妹们,走。”

复读机浩浩荡荡的声音:“走……”

走出大厅没多久,弹琴人又不识趣地闪身挡上前。看来,今天我非得拿出必杀技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