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兵这样做,就是为了震慑。

这有点像法律,法律的出现不是为了杜绝犯罪,因为犯罪根本无法杜绝,法律的根本用途在于减少犯罪,震慑那些想犯罪但是还没下决心的人,让他们不去犯罪。我市的那些开发商无论是谁少拿一块地、少做一个工程对自己而言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为了这个关系不到生存的项目去得罪“恶名昭著”的赵红兵和李四,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在赵红兵请完这顿饭的三个月后,赵红兵所在的紫玉集团以低于市场价的起拍价拿到了我市东郊那块地。

这块地,几年以后被证明的确是赵红兵、沈公子发财的风水宝地。

混了这么多年,赵红兵和李四的“品牌价值”终于真真正正的转换成了金钱。

“要干就干大事儿,小事儿从来不干,不屑于干。”是赵红兵一向的行为准则,在张岳代理啤酒、代理电梯、卖海鲜时赵红兵没有用其类似的手段去做事,但这次,赵红兵用了和张岳同样的方式,就这一次,就做了件大事儿,就这一次,收入就比张岳卖十年啤酒赚的还多。

二狗生活中更多的是“大事儿干不来,小事儿不愿意干”的人,赵红兵绝对属于特例,赵红兵不但敢想,而且敢干。不但敢于拉下脸皮靠女人去结识有用的人,而且还罕见的去威胁了一些没有伤害自己利益的人。

这事儿,放在赵红兵身上,忒不正常了。因为赵红兵的脸皮不但非常之薄,而且也很少去干类似于威胁别人之类的事儿,他一向认为这样的事有点下三滥。

可是,为什么赵红兵这次就这样干了呢?为什么呢?

二狗想起前年春节和赵红兵的一次对话,对话内容大致如下。

“二狗,你不是跟人家合伙开咨询公司了吗?怎么春节回个家还得请假?当老板还用请假吗?”

“我……不做了,现在又回去打工了。”二狗有点不好意思。二狗24岁时就和朋友合伙开了公司,不怎么成功,也不怎么失败,钱是赚了点,但是辛苦搭上了不少。

“……这样,怎么不做了?”

“有俩原因吧。第一是项目做完了,但是钱忒难要,不是客户不付,是客户付款的周期忒长。我也不好意思总是催客户要帐,但是几十万块钱一拖就是几个月,如果一家拖欠了还可以,但是总是3、4家客户在拖,那么多钱在外面,头大的要命,想跟负责人要钱,但还不知道该如何张口,在打工的时候没必要去考虑这些。第二个原因是钱是赚了点,但是我所在的公司忽然从大公司变成了本土小公司,客户总是对我们持怀疑态度,这个感觉很不好,竞标时也经常输给一些能力远不如我们但是公司名字很响亮的竞争对手,我觉得憋屈。”

赵红兵点上一根烟,半天没说话。

二狗也点了一根烟,也没说话。

许久,赵红兵说了一句话:“二狗,记住一句话:机会,永远都是留给脸皮厚的人。”

二狗呆视赵红兵良久,不语,二狗不相信这话是从脸皮最薄的赵红兵的口中说出。

“对,二狗,我知道你肯定听说过很多格言。比如说:“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之类的话。我不能说这句话是错的,但是我要告诉你,最大的机会,总是留给脸皮厚的人,脸皮厚的人,就是在咱们这个社会中有优势。”

“二叔,谁不烦脸皮厚的人?难道你不烦吗?这样的人,会有机会吗?”

“会!”

“……”

“真正脸皮厚的人不多,人多少都会要点面子。但总是脸皮厚的人,肯定会比脸皮薄的人多一些机会,就是因为他脸皮厚,敢于去争取。你的缺点就是脸皮还不够厚,客户欠你钱,你就天天打电话厚着脸皮去要债就成了……”

“呵呵,二叔,照你这么说,脸皮厚是一种通往成功的捷径了?做到脸皮厚是一种崇高的人生境界了?”

“能做到总是脸皮很厚,境界已经很高了,但还不是最高。”

“什么是最高?”

“总是脸皮薄的人,在机会面前偶尔狠心厚一次,很偶尔的厚一次,下定决心厚一次。”说完,赵红兵笑了,坏笑,沈公子标签式的坏笑赵红兵也学会了。

二狗也笑了,二狗懂了。

“正是因为你在别人面前表现得一向脸皮很薄,所以,你偶尔厚一次,别人更加没法拒绝。”赵红兵又补充了一句。

即使赵红兵不补充最后那一句,二狗也懂了,二狗还懂了为什么赵红兵能去求小静。

虽然很“沧桑”的二狗早已体会到了赵红兵这句话的真谛,但是二狗在该狠下心来去厚脸皮的时候还是下不了这个狠心,所以,二狗到今天依然活得很失败。毕竟,懂得一件事和去做一件事完全是两码事儿。

拿到地后,赵红兵和沈公子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赵红兵手下的那些小弟,都成了这个项目中的“骨干”力量。

文化程度最高的先儿哥负责采购,丁晓虎负责杂务……二狗印象中最搞笑的大耳朵曾经有一次跟二狗哭诉:“红兵大哥让我去考什么鸡吧安全员,我草他吗的我多少年没写过字了,我也不会写字,去考试啥也不会,我抄监考老师不让,我把监考老师打了。被沈公子骂了一顿,还说要解雇我,解雇就解雇呗,反正我跟红兵大哥混饭吃,红兵大哥有饭吃,那我就有一口饭吃……”

赵红兵的团伙,终于形成了公司,虽然赵红兵的公司形成远在张岳的公司之后,但是赵红兵这个公司,已经可以称之为“黑社会”了。

因为,黑白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