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道,沈公子搞定。

黑道,就得赵红兵搞定了。

1999年夏,赵红兵曾经请人吃了一顿饭,这顿饭也是经典中的经典。他请这顿饭的原因是沈公子告诉他:东郊,有块土地要招标,咱们的机会来了。

赵红兵要请的,就是可能参与这次土地招标的开发商。赵红兵请他的竞争对手吃饭。

吃饭的地点,依然在李四的海鲜酒店。李四的海鲜酒店在90年代末,是我市最奢华的饭店,当然,赵红兵和沈公子在这吃饭从没付过钱,总把李四的海鲜酒店当自家的食堂。

赵红兵这次请吃饭,只带了一个人,李四。连沈公子都没带。

腰杆笔直的赵红兵和眯着眼睛驼着背的李四站在酒店门口迎宾,他们请了五个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五个老总!

尽管张岳没了,但赵红兵毕竟是也社会大哥,社会大哥请吃饭,面子必须得给,而且,现在赵红兵还是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行。

都挺准时,晚上六点,陆续的都到了,赵红兵逐个寒暄……

李四的海鲜酒店入口处养了两只小海豹,供人观赏的,李四花了3000多块钱从大连买的。五块钱一包饲料,买了就可以喂。这两只小海豹很是活泼,人见人爱,每个来李四酒店用餐的人都会驻足看看这两只小海豹,多数的人都会买包饲料喂喂。

两个开发商也站在门口看小海豹,而且,还在聊着天,说笑着。

“王总,这俩小海豹真有趣。”

“是啊,我来一次喂他们一次。”

“呵呵,它俩也吃了我不少东西,可是还是不认识我。”

“哎,这海豹,真没良心,吃咱的还不认识咱们。”

“恩,哪天我非把它俩吃了。”

“你吃过海豹肉吗?”

“没吃过,这东西能吃吗?”

“不知道,哈哈,估计不能吧?”

人齐了,落座。

“感谢各位赏光,我先敬大家一杯!”赵红兵举起酒杯。

大家干了一杯。

“大家还不认识吧,这是我的战友,从小玩儿到大的,四儿,大家叫他四儿就行,也是这饭店的老板。”赵红兵说。

“认识,认识。怎么会不认识。”

这群开发商应该都在想:李四谁不认识啊?谁不知道李四的阴损啊?你请我们吃饭带上李四干嘛?

李四眯着眼睛笑了:“在座的各位老板,我都见过,都是我这里的常客,但是以前都不太熟。这下好了,你们都是红兵的朋友,我和红兵是把兄弟,成天在一起玩儿,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

“那是,那是。”几个老板都随声附和。

“现在我也在搞房地产,请大家来没别的目的,就是想以后多多指点指点,毕竟在这行我是新手,以后得多多请教大家。”赵红兵的话说得冠冕堂皇,滴水不漏。

“不敢,不敢,以后多多交流吧!”

“四儿,咱们的酒都喝了好几杯了,菜咋还没上呢?!”赵红兵责怪起了身边的李四。

“哎,红兵,不急,不急。”几个老板纷纷说。

“对,别急,有好吃的!”李四笑了。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大家又寒暄着喝了几杯酒,第一个菜才上来。

“好吃的来喽!”李四说。

“是什么东西啊?”包括赵红兵在内的所有人都在问。

“你们都没吃过的!”

“什么?”

“海豹肉!”李四微笑着说。

“哪儿来的海豹……”

“门口养的那两只,清蒸了。”

“啊!那……”

“刚才王总你们聊天在说没吃过海豹肉,我听见了。宰了给你们尝尝,我也不知道咋做,就让厨师清蒸了。”

“那海豹是让人观赏的呀……”

“哎呀,王总,你别管了,这是咱们自己家的东西,想怎么吃怎么吃!”

“李老板,这面子你可给大了。”这几个刚才说想吃海豹肉的老总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怎么这么客气,吃吧!我也没吃过……”

据赵红兵说,海豹肉很粗糙,很难吃…………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都喝得有点多了……

“听说过段时间东郊有块土地要招标了,我想去试一试,大家看怎么样?那块地行不?指点指点兄弟……”

“那地不错……”

“那地要是建小区肯定有前途……”

“红兵,你肯定行……”

话说到这份上,赵红兵和李四的事儿办到这份上,这些开发商都是明白人,心里都十分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不用再多说一句话了。

1,赵红兵为什么要带李四来吃饭?这是个问题。肯定不是因为李四是这个饭店的老板,而是因为李四是我市最有名的爱背后捅刀子的社会大哥。这些身价上亿的开发商,谁不怕自己的妻儿老小哪天莫名其妙的出了点麻烦?

2,李四为什么要连在门口那俩宝贝海豹都杀了给他们吃?这也是个问题。这肯定不是李四豪爽大方,而是赵红兵和李四有求于他们。求他们什么?求他们别在那块地上抬价。

什么叫混社会?这就是混社会的。

先把面子给足你,然后你该怎么办就掂量着办去吧。

如果赵红兵和李四上来就是威胁恐吓,那恐怕是最低档次的方式和方法,而且,也未必能解决问题。这些开发商哪个和政府没点关系?你赵红兵敢威胁我?我明天就去找人把你抓起来,打罪给你打个黑社会团伙犯罪!

第四十六节机会,总是留给脸皮厚的人如果说我市的那几个开发商真的跟赵红兵在土地招标时争一争,赵红兵和李四真的敢去动了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二狗认为真的未必。如果赵红兵和李四真的被逼上绝路,他们肯定会这样去做,但是在没逼上绝路的前提下,他俩十有八九不会这样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