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认识一下,这是我们家老韦,在市政府上班。”小静热情的对刚刚走进门沈公子和赵红兵说。

“你好,你好。”赵红兵和沈公子都上前几步,和韦市长握了握手。

“这是赵红兵,和我从小玩儿到大的,就我经常跟你提起的,现在在紫玉集团上班,负责采购……”

“小采购员……呵呵。”赵红兵做梦也没想到小静顺口说他是做采购的,但既然小静这么说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这么说下去了。

“赵经理,人家都说采购是个肥差啊。”韦市长善意的朝赵红兵笑笑。

“混口饭吃呗,嗨!”普通人见到平日威风八面的市长通常都很拘束,但赵红兵绝不,赵红兵从小见到的官忒多了,他爸爸当年也是市委常委,手中的权力不比韦市长小多少。

小学的思想品德课就总教育我们要不卑不亢落落大方,但是真正能做到不卑不亢的人的确不多。多数人在见到比自己强势的人的时候,总会有些露怯,而当见到远不如自己的人的时候,却又多了几分自得。所以说,多数人都是又卑又亢,而不是不卑不亢。真正能做到不卑不亢的人,通常会成大事,赵红兵和沈公子如此,韦市长也是如此。而且,人只喜欢和与自己能力相仿的人做朋友,在别人面前表现得过于自卑和过于自大,都很难结交到真正的朋友。

“这是申总,北京人,赵红兵的战友,现在投资入股了紫玉集团,是紫玉集团的副总。”

“申总,你好。”韦市长又起身,礼貌的和沈公子握了握手。

“你好,韦市长。”

“别市长市长的,烦不?和我一样,叫他老韦就行了!”小静插话。

韦市长笑吟吟的看着小静,没说话。

“那……不合适吧,我今年才34,您肯定比我大,我就叫您韦哥吧!”沈公子笑着看着韦市长说。

“好!”韦市长说话一向干脆,从不拖泥带水。

这时,赵红兵和沈公子都落座了。他俩做出了相同的动作:解掉了领带,尽管这领带是他俩十分钟前在车里刚系上的。他们这个动作是要传达两个信息。1、这是家庭聚餐,要轻松欢快,打着领带有些拘束,有些太正式。2,那为什么还要系领带呢?这是要告诉韦市长,他俩也是体面人,有正事儿的人。

“你看看红兵那手,那是当兵留下的残疾,你看看,基本都不能用了。”在赵红兵和沈公子解完领带后,小静对韦市长说。

“保家卫国,好!来,喝一杯!我不会喝酒,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韦市长举起了茶水杯。韦市长绝对是个体面人,他和小静属于不合法的两口子,赵红兵和沈公子是小静的朋友,他一定要给足小静的朋友的面子,这样,小静才有面子。

赵红兵也举起了茶水杯:“来吧,共同喝一杯,也祝小静生日快乐!”

其乐融融。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赵红兵、沈公子和韦市长聊了一些当时的社会话题,聊了民计民生,甚至聊了喜欢的体育明星,聊的很开心,但是一句正事儿都没提。

赵红兵和沈公子自身的文化素养和修养都不低,虽然和韦市长存在的一定的差距,但是,他们毕竟来自于社会,他们了解到的东西给关注民计民生的韦市长很大的触动。有些东西,韦市长这样高高在上的人是没法知道的。在聊天的过程中,小静也在不断的插科打诨,也给聊天平添了几分轻松。

“我们家老韦就一个爱好,打网球,每天早上五点就去单位,只要没什么大事儿,肯定就在政府下面的那个网球场打网球,真不知道那个东西有什么好玩儿。”

“啊,我也爱打网球!”沈公子说。

“是吗?打的怎么样?”韦市长饶有兴味。

“还凑合,但是爱打!”

“哪天咱们俩切磋切磋!”韦市长发出了挑战函。

“一定领教一下!!”

“好!”

其实沈公子根本就不会打网球,但是沈公子不怕,他可以现学,他的运动神经之发达常人难以想象。他有点像以前墨西哥足球队的门将花蝴蝶坎波斯,据说坎波斯踢足球当年只是个业余爱好,高尔夫球、网球、台球、帆板、板球、乒乓球、篮球,任何一样坎波斯都可以进国家队,他当守门员的原因是他踢前锋时进了不少球结果本队守门员却总丢球,他说:“你不行,看我的”。然后坎波斯戴上手套就当了门将,结果就成了全世界90年代最有名的门将之一。沈公子,就是咱中国的坎波斯,只要是运动,沈公子一上手就会超过身边90%的人。

赵红兵和沈公子就是希望有这样的机会能和韦市长多多沟通,网球外交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静的生日宴就这样圆满的结束了。

沈公子和赵红兵直到今天还记得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吃了一晚上饭结果一口酒都没喝的晚宴。这一晚上,赵红兵和沈公子喝了一晚上茶水。对于整日和一群江湖众人大吵大闹喝酒的赵红兵和沈公子来说,忒不习惯了。

不习惯归不习惯,但是他们的目的却都达到了,那就是:以后能经常有机会接触到韦市长,而且,有可能和韦市长成为朋友。

十天后,沈公子带着网球拍去找韦市长切磋了。

俩月后,沈公子称韦市长为“大哥”了,“哥”前面少了个“韦”字,多了个“大”字。

沈公子和赵红兵的策略很妥当,很得体。

即使是张岳案没有最后牵扯进赵红兵,但是赵红兵的事儿韦市长也应该有所耳闻。不管怎么说,以韦市长的身份和其洁身自好的本性,是不可能过多的和赵红兵这样的人来往的。但沈公子不同,沈公子是在派出所没有任何案底的从北京来的申总,是企业家,绝对的体面人。和沈公子这样的人做朋友,没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