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还是觉得你使了点小手段。”

“你说我无耻都行,反正我就无耻这一次。就这一次,我就要翻身!”

“……真要拿地?”沈公子还是有点不信。

“真要拿地。”赵红兵斩钉截铁。

“好!干就干!”

赵红兵和沈公子的组合无论是打架还是经商,都是绝配。二狗认为这二人是绝配的主要原因有二:1,赵红兵和沈公子二人步调绝对一致,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决定了去做某件事,另一个肯定赴汤蹈火也要跟着,这俩人从来没因为某个决定闹过矛盾。就算是沈公子做出了要去上天去摘个星星的荒谬决定,赵红兵肯定马上就去找铁匠研究怎么打造一个神州八号。2,赵红兵善于把握方向,决断大事儿,但却不精于细节。沈公子恰恰精于细节,做事儿滴水不漏。

这两个人合在一起,真是干什么像什么。

几天以后,小静给赵红兵打了电话:“下个月我过生日,我也不请别人了。老韦、我、你、沈公子,就咱四个人,吃顿饭吧。”

赵红兵明白,能和韦市长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一顿家常饭,这事儿八字就有了一撇。的确,韦市长顿顿都要吃饭,但是韦市长通常情况下绝对不会和一个带有目的的小老百姓去吃饭。

赵红兵这时候有点急,因为那时候赵红兵还是个无业游民,一个无业游民凭什么拿地啊?此时的赵红兵,急着找一家建筑公司合作。那些天里,赵红兵是每天就在家里给朋友打电话,四处打听有没有可靠的建筑公司推荐一下。

这时,刚刚被劳教一年出狱的费四给赵红兵推荐了一个人:紫玉集团的老板陈生。

陈生是我市90年代的知名企业家,他本来不是我市的人,而是距离我市约100公里的某个乡镇企业的老板,但此人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意识到了机会,带领着他们乡的20几个农民就到了市里开始搞建筑,开始的时候也就是砌个墙什么的,到了后来越搞越大,工程越揽越大,干脆脱离了乡镇企业的关系,直接自己干。比如东波以前住的回民区改造的楼盘,也是陈生开发的。

此人虽然颇具经济头脑,但他却有个致命的缺点:爱赌。打江山难,受江山更难。陈生自从发了财以后就沉迷赌博,不但经常去费四那里扎金华、百家乐,还经常性的跑到澳门去赌。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这样赌。

到了99年,陈生已经入不敷出了,虽然旗下资产还有不少,但是赌债也有了几百万。

费四介绍给赵红兵的,就是这个人。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没来更新,结果来了一看,cg10932童鞋已经帮我写了第四十五节,不但写得很好而且是用手机写的,这精神,这劲头,真是没的说。

但是二狗想说一件事儿:二狗是小泽玛利亚的铁杆粉丝,但是上个月当二狗把小泽玛利亚流出的无码片下载了下来的同时就把电脑里所有小泽玛利亚有码的片子都删了。对吧!都有了无码的了,还要有码的干啥玩意?

cg10932写的那是有码的。而孔二狗,是无码的!要看就看无码的!

不扯淡了,继续。开个玩笑,Cg10932童鞋别介意。

陈生应该算是一个打工皇帝,他身上既有中国农民传统的勤劳与忍耐的优点又有国人常有的小人乍富的缺点。有句典故叫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这典故虽然适用于韩信,但显然不适用于所有人。有的人可能只能掌控10万块钱,超过了10万块,他就无法掌握,多余的钱,反而成了他的噩梦。

赵红兵和已经快输成瘪三的陈生的谈判过程很顺利,毕竟陈生急需现金还赌债。具体过程二狗不知而且对房地产行业也并不了解,二狗只知道最终结果大概有如下几点:

1,由沈公子出面担任该公司的副总经理。

2,赵红兵和沈公子近期出现金1000万买断该公司部分股权。(多数都是用来归还陈生的赌债,其余部分用于土地招标等。)

3,由赵红兵和沈公子所承接的业务的大部分利润归他二人所有。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

这样的事情,赵红兵由于名声在外,不好直接出面参与。由沈公子出面则不同,起码沈公子在社会上没赵红兵那么大的恶名。而且沈公子是北京人,对外可以宣称是北京的老板。

事儿是很快就定下来了,但是赵红兵接下来可是犯了难,虽然赵红兵一直不大担心钱的问题,但如果想要短期筹到1000万,那是得张口借钱了。

一个男人最犯难的事儿,可能就是张口跟别人借钱了。而且这次借钱,说不定要多长时间才能还上。

赵红兵在社会上的朋友不少,但是能拿出一大笔钱的并不太多。而且以赵红兵的身份,不能随便跟别人借钱。

原因有二。其一,赵红兵只要张嘴借钱,不是太熟悉赵红兵的人多数会以为赵红兵是要讹钱、讹大户。

比如赵红兵和不太熟悉的富商张三借钱:“三哥,借我200万”

“哎呀,红兵,我现在没那么多钱,资金都压在货上,这样吧,我手头有30万,你先拿去应应急,什么时候还都行,没事儿。”张三还得装的很仗义。

赵红兵张口了,张三肯定得给面子,但是十有八九不会拿出那么多钱借给赵红兵这样的黑社会大哥。因为就算是赵红兵一定会还,但还说不定哪天赵红兵就被暗杀了或被正法了,到时候他找谁要钱去?借赵红兵三十万,不但面子给了,而且还不伤筋骨,爱还不还吧。

其二,赵红兵毕竟是个社会大哥,社会大哥张口借钱,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