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末,韦市长就是在我市的主要领导里风头最劲、最出色的一位。二狗依稀记得此人在98年开会讲话的时候就是掏出一个笔记本电脑,然后用自己做的PPT文档播放在投影仪上。他制作PPT的水平肯定没法和现在成天玩PPT的二狗比,但是那是在98年,那时候全中国又有多少人会用office?恐怕那时候很多人连笔记本电脑都没见过。此人讲话基本不用稿,无论谁跟他说个数字,小数点后两位数字隔了一个月他都能记得清。简直就是个天才人物。当然了,如果不是天才人物,怎么可能那么年轻就在几百万人中脱颖而出当上副市长?

韦市长简直就是个上帝的宠儿,不但才华横溢,而且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相貌堂堂。长得十分像二十年多年前港剧《上海滩》里的许文强,绝对的中老年妇女偶像。

但他自从在陪他老婆去了一次小静的美容院邂逅了小静之后……

二狗的舅舅曾经说过一句话:“很多人都说,如果我不喝酒的话,那我就是个没缺点的人,完人,完美的人。但是大家都说这个世界上人无完人。为了不打破这个自然规律,我也不干别的坏事儿,我就喝点酒吧。”这是二狗的舅舅发自肺腑的一席话。二狗也十分认可舅舅这句话,如果舅舅不酗酒,那他还真是个浑身闪光点的人。

二狗舅舅的酗酒理论可以套用到韦市长身上:“很多人都说,我韦某是个没缺点的人,我浑身都是优点,但是人无完人,为了不打破这个自然规律…………”

韦市长就是这么不顾一切的和小静在一起。

而据二狗所知,小静和韦市长在一起,不是图他的权也不是图他的钱,俩人在一起感情还挺真挚。

韦市长没钱,真没钱。全市任何一个市长、副市长钱都不少,但就是他没钱,因为他一点都不贪,两袖清风,做事滴水不漏,他不但对自己要求严格,而且对属下要求也十分严格。在他主持工作期间,我市的所有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中午都不许喝酒,不许招待。发现谁中午喝酒免谁的职,很是雷厉风行。

再说小静也不缺钱,她开了四家美容连锁店,一年下来百八十万没什么问题。她一个单身女人要那么多钱干嘛?

小静的姐妹们经常对小静说:“哎呀,这下你发达了,和韦市长在一起,以后什么都不愁了。”

小静笑了:“那是个穷光蛋,上礼拜日去商场花150块钱买件衬衣还是我给他掏的钱呢。”

小静的姐妹们都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小静说:“他是真没钱,他工资的存折放在他老婆那,他哪儿来的钱?”

小静的姐妹们笑了:“敢情着他是你包养的小白脸啊。”

小静笑了:“啥小白脸,有他那岁数的小白脸吗?老白脸还差不多。”

“哈哈”大家都笑了。

可能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势上的关系不会长久,也可能是韦市长正是看中了小静不在乎他的金钱和权势。总之,俩人如胶似漆。

小静对赵红兵和高欢结婚着实恼火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据说有一次小静在街上开车看到了赵红兵的车停在电信局的门口,还故意开着自己的车撞了赵红兵的车一下,两车俱伤,赵红兵的车伤得更重一些,撞完以后小静开车飘然远去。赵红兵看到自己的爱车被撞先是勃然大怒,后来听说撞他车的那个车的车牌号以后,赵红兵只能无可奈何。

但小静对赵红兵的恼怒只持续了一段时间,几个月后,小静就归于平静,接受了赵红兵和高欢结婚这个事实。两个人的朋友关系又恢复了,一男一女的朋友关系恢复总归是要比同性的朋友间关系恢复容易。

那段时间,赵红兵没钱了,他和沈公子俩人都没钱了。过去他俩赚的钱还有讹吴老板的钱多数都花在了张岳这件事儿上,再不赚钱没两年他俩就得喝西北风去了。

赵红兵和沈公子当时曾有如下对话:

“张岳没保住,咱们也快没钱了,可得想想该干什么了。”沈公子说。

“现在还是搞工程赚钱,咱们应该搞点大的工程。”赵红兵这人就没想干过小事儿,就没想做过小生意。

“呵呵,你竟想大的。搞工程,哪儿来的活儿?即使有活儿来了你有搞工程的资质吗?即使有资质,你有那么多钱去运作吗?”

“只要活儿来了,资质我可以找别人一起合作,钱,更是小事儿。”赵红兵说话的语气好像全世界都踩在他脚下,而且他手中已经掌握了中国四大行的大部分流动资金。

沈公子看着赵红兵这副仿佛已经赚了几千万的架势,乐了:“红兵,你也三十多了,你还做梦呢?从咱们当兵的时候,你丫就成天做梦,你还说什么要把红旗插遍全世界,到了现在,全世界还剩几个国家插红旗?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你那梦想就实现过一个,就是成天盼着你家那黑背狼狗不吃不喝自杀身亡。结果你家那狼狗它还真他吗的就不吃不喝自杀身亡了,真他吗的邪。其它的梦想,你实现过哪个?”

赵红兵想起他家那狼狗不吃不喝自杀的原因,有点沉默。

“沈公子,我有句话必须要再对你说一次。”

“你说呗。”

“人必须要有梦想。因为有了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如果连梦想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实现?如果我说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画家,那么好,我今天就去练画画,我努力我流汗,那样我才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画家。但是如果我连当世界上最好的画家的梦想都没有,我又怎么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