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九宝莲灯再想从房间里出去已经出不去了,房门被反锁。转身望了望窗外,六楼,没法跳,跳下去也是个死。

九宝莲灯穿着老流氓儿子干干净净的校服,端端正正的坐在了老流氓家中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起了一根香烟。

十五分钟后,刑警大队的人到了,九宝莲灯还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抽着烟。

随后,九宝莲灯被带走。

审讯室里,九宝莲灯对自己干了半个灭门案的事件供认不讳,其冷静和泰然让公安局审讯他的人都说:“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都疯了?”

但九宝莲灯对在珠海杀死周老大和打死三虎子的事儿却只字未提。

二狗认为原因有二。1,他和大志情同手足,又把张岳作为自己的大哥,他反正肯定是死刑,再交代别的事情立了功也绝对难逃一死。2,如果他不交代出张岳,张岳肯定会给他的父母和姐姐一个好的交代,如果他交代了,那么张岳的手下究竟能对他的家人干出什么事儿,他自己也不敢想。

九宝莲灯是抓住了,但是九宝莲灯并不是袁老四案件的主犯,只是参与者。真正的杀人者大志依然逍遥法外。

九宝莲灯犯事儿后没几天,市委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这次扩大会议的具体内容二狗不知,但是二狗知道这会议肯定跟近期发生的多起凶杀案无关。

但在会议进行到中途,袁老四的爸爸忽然失声痛哭,引来了市里其它领导的关注,会议被迫中断。

“老袁,怎么了?”

“……”袁老四的爸爸不说话,哭的声音更大了,嚎啕大哭。

“老袁……”

“……看看,我儿子长的这么精神,就这么就死了……”袁老四的爸爸随身带着袁老四的照片,痛哭着掏出了照片。

据说袁老四的爸爸和他俩儿子不大一样,平日在市里的领导中人缘极好,朋友众多。

“老袁……”

“我儿子是被黑社会害死的……”

“唉”市里别的领导看到袁老三的爸爸60岁的年纪哭成这样,也不禁感慨白发人送黑发人,十分同情。

“就是黑社会害死我儿子的,张岳是咱们市最大的黑社会头子,张岳不死,咱们市永无宁日……”

市里的领导听了以后不但同情袁老四的爸爸,而且,也下定了整治张岳团伙的决心。

“那个叫张岳的,给我查!”市里相关的领导下令了。

而此时的张岳,居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第四十节人能活着,已经算幸福了二狗曾经看到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中国之所以迅速强大是因为政府的执行力强大,基本上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而印度、巴西之所以发展缓慢是因为政府的执行力太差,基本上想干什么都干不好。

的确是这样,在中国修条路,可能仅需要主要领导一个人签个字就定了。但是巴西、印度要是修条路,恐怕没个三年五载的讨论不完。

张岳这事儿也一样,市里的主要负责领导一拍桌子:“查,给我查”,就注定了张岳的命运。

袁老四的爸爸在市委扩大会上哭这几声,可真是给他儿子报了仇,袁老四的爸爸混迹官场多年而且生了两个败家儿子却依然不倒,足以证明了袁老头的智商和本事。说不定,袁老头哭这几声,哭的时间和哭的方式,早已在胸中无数次预演,只是找到了最恰当的时机表现了出来。

对,没错,张岳是江湖大哥,是我市险恶的江湖中多年来的头号大哥。但是江湖再险恶,又怎能及官场之险恶?袁老头的手段,又怎能是土匪头子似的张岳所能及?

据说就在这天下午,九哥还曾经给张岳打了电话。

“听李武说你的小弟把你们市的一个高干子弟捅死了?”

“……恩,没我什么事儿。”

“没你什么事儿?未必吧!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名声,你们全市谁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这次别让公安局抓到你的把柄.”

“九哥你看你,多虑了不是?公安局已经传讯过我了,问完我就把我放出来了,我没事儿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外面吗?”

“你现在没事儿不代表你以后没事儿……”

“九哥,真没事儿,该打点的我已经打点好了.”

“……怎么说你都不听是吧!”九哥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哎,你看你……”张岳开始嫌九哥唠叨了。

“对了,张岳,有件事,我军区有个朋友,我爸的老部下。现在要在你们那做点生意,想跟你合作,你马上来省城一趟吧,咱们谈谈这事儿。”

“……行啊”

九哥是想把张岳藏在军区大院里。九哥很欣赏张岳,他可是真怕张岳折在这事儿上。

“那你什么时候到省城?”

“恩,后天吧。”

“能不能早点?”

“我这边真的有事儿,怎么也得后天。”

“……后天就后天吧,你当心点。”

“我知道了……”张岳又不耐烦了。

有些男人只相信自己,从不相信别人。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看法,从不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张岳就是这样的男人。二狗认为这样的男人或许靠着自己的偏执会取得成果,但一旦跌倒,会很惨。

九哥根本就没等到等到张岳到省城。

在九哥和张岳通电话的当天,张岳家的门就被警察敲开了。说来也巧,那天张岳罕见的没出去吃饭,而是留在家里和老婆孩子一起进餐。

“张岳,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些事儿需要和你了解一下。”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张岳回头朝正在沙发上边织毛衣边看电视的老婆轻声说:“有事出去一下,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