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定理么,大家都知道的……

好了,不扯淡了,继续。

在大志在街头杀了袁老四的当天晚上,张岳及歌厅的经营者蒋门神都被刑警队传讯。据说当时公安局当晚就有意刑拘张岳,但被沈公子托人保出。

袁老四的爸爸当晚听到这件事儿后,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

张岳被保出之后,赵红兵和张岳曾有过简短的对话。

“张岳,跑吧!”

“我跑?我跑哪儿去?我为什么要跑?我干什么了?”

“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事件的参与者。袁老四的爸爸在咱们这里的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不抓紧跑什么时候跑?”

“是大志失手杀了袁老四,我又没参与,有我什么事儿啊?”

“难说,抓不到大志估计你就得成了主要目标。”

“没事儿,反正我不跑。”

以后发生的事儿说明,张岳那天是最好的出逃机会。

很多人都不懂为什么张岳不跑,二狗明白:张岳是舍不得跑,他舍不得他拼了命在我市打下的江山,他舍不得自己在我市用无数次血战换来的名气。如果张岳跑了,那么这一切,都将随之远去,永远不再属于他。所以张岳宁可拼着坐几年牢也不愿意跑。

人性都是贪婪的,都有自己放不下的利益。张岳虽然智商和胆略都过人,但他显然还没有放弃如此丰厚利润与声望的勇气和智慧。

而且,张岳也自恃财力超群,有信心搞掂公检法。据说,张岳当时的确是花了相当数额的钱贿赂了一些公检法系统中的权势官员。

但此时,大志和九宝莲灯都似已人间蒸发,本案中公安局只能找到张岳,张岳的处境的确也很危险。

戏剧性的变化出现在三天之后,在袁老四的爸爸还未出院之际,又一血案发生。

在逃的九宝莲灯又杀人了,而且,一下杀了俩。

九宝莲灯这次是杀了欺负他姐姐的老流氓和那个老流氓的儿子,九宝莲灯此次杀人的手段之残忍,令我市市民至今仍谈之变色。

当时的九宝莲灯杀人已经杀出了惯性,在那天大志在街头杀了袁老四以后,九宝莲灯就和大志失散了,或许九宝莲灯已经知道了自己时日无多,终将伏法,所以,九宝莲灯上演了最后的疯狂。

没人知道九宝莲灯是怎么找到那个老流氓家中的,都只知道。在1998年岁末的某个下午,住在某小区六楼的老流氓的家中门铃响了。

“谁啊?”

“收水费的。”

“哦。”

老流氓的门打开的同时,一把冰冷的枪刺扎进了他的肚子。当老流氓抬头看究竟是谁扎了自己时,枪刺已经拔出,枪刺的第二下又扎进了他的肚子。

九宝莲灯推到了老流氓已经软掉的身体后“砰”的关上了门。

第三刀……

第四刀……

据说九宝莲灯扎到后来老流氓的身体已经不流血了以后还在继续一刀一刀的扎。

光扎人的方式还不算凶残,九宝莲灯随后拿起了一把菜刀,开始对老流氓分尸了。

真的应验了他对大志说的那句:“找到老流氓,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分尸这活儿不是人人都能干的,因为这不但对于心理素质有要求而且对于刀法也有要求。九宝莲灯的心理素质已经强大到了变态的地步但是刀法却不行,据他后来交代他足足分了半个多小时才把尸体彻底肢解开。

老流氓的手、腿、脑袋都分了家。

九宝莲灯更绝的不是分尸,而是分尸后的处理办法。

九宝莲灯把老流氓的头放进了洗衣机,然后又把手和胳膊放在了冰箱的上层,把大腿和小腿放在了冰箱的下层,然后把老流氓那胯下三寸不良之物放进了微波炉,微波加热了3分钟又3分钟。最后老流氓的主体躯干没地方放,九宝莲灯琢磨琢磨把躯干放在了浴缸里,放进去一会儿九宝莲灯又琢磨自己浑身是血,挺脏,得洗个澡,然后又把老流氓的躯干从浴缸拿了出来,自己又在刚刚放了老流氓主体躯干的浴缸里洗了个澡。

据说九宝莲灯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还用了老流氓的沐浴露和香水,整个身上香喷喷的。

九宝莲灯洗完以后又把老流氓的躯干放在了浴缸里热气腾腾的水中泡上了。

泡完以后九宝莲灯去了老流氓在上高中的儿子的房间里脱下了自己的血衣,穿上了老流氓儿子的一套休闲装。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准备要走。

正在九宝莲灯要走时,老流氓的儿子放学回来了,敲门。

门开了,但是看不见人。

“爸?”

老流氓的儿子没社会经验,看见走廊里满地是血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继续往里面走。那把刚刚杀死他爸爸的枪刺又从他的后背扎入,紧接着,第二下,第三下。

三刀致命。

九宝莲灯并没有给老流氓的儿子分尸,而是把老流氓的儿子抱在了床上端端正正的放好,然后给他盖上了被子。

远远一看,老流氓的儿子跟睡着了似的。

九宝莲灯刚穿上的休闲装又脏了,无奈,九宝莲灯又换了一套老流氓儿子衣橱里的一套校服,一中的校服,又穿上了老流氓儿子的阿迪达斯球鞋。

此时,老流氓的女儿和女婿又回来了,拿着钥匙开了门。

“爸?”

老流氓的女儿和她弟弟一样要往里面走,结果老流氓的女婿一把把她从拉了出来,“咣”的一声锁上了门,然后迅速把防盗门反锁。据说那个防盗门叫“天犬”牌防盗门,那质量,那是相当的过硬。平时有钥匙都未必能打开,更何况九宝莲灯这个没钥匙的了。

马上,老流氓的女婿就打了电话报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