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日,费四被拘留。

费四被拘留以后,三虎子乐得喝多了,喝醉以后对别人说:“费四这赌场,以后别想开了,他开一次我报一次,以后他就喝西北风去吧!”

张岳听到的消息,就是三虎子说的这句话。

张岳七窍生烟。

在黑道,报案是最让人不齿的行为。

刚从珠海回来的张岳是真怒了,给赵红兵打了个电话:“三虎子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赵红兵说了句:“张岳,今天你捧着的是富贵的骨灰盒,我不想明天去捧着你的骨灰盒。”

“扯淡!”张岳挂了电话。

张岳如此动怒,除了三虎子干出了不道义的事儿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张岳始终认为费四对他有恩。

可能很多读者也很奇怪,为什么张岳认为费四对他有恩呢?

那是因为,张岳第一次出狱时,单位已经开除了他,这在90年前后,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奇耻大辱。张岳自己又爱面子,不愿意回家,连李洋都不找。当时没地方住,张岳就每天睡在费四那个又脏又破的阴暗的录像厅里的最后一张沙发上。

张岳在那张沙发上一躺就是几个月,连录像厅门都不出。那是冬天,张岳每天晚上在那破沙发上盖着个军大衣睡觉。

当时费四也没几个钱,开录像厅一张票一块钱,费四能有几个钱?但是当时费四看张岳快得自闭症了,没办法,隔两天就花个百八十块钱拉张岳去小馆子喝顿酒。钱是不多,但是以当时费四的经济条件也是够受的了。张岳在费四那躺了几个月,费四至少请他喝了50顿酒,而且,没有一丝的不耐烦。有时候,费四在外面和朋友喝酒,有什么好吃的费四都记得打包回来给张岳吃。

这个人情,张岳记一辈子。据说张岳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男人,知恩不报,那还叫男人吗?

在张岳最落魄一文不值的时候,费四一样像亲兄弟一样对待他。

直到,张岳翻身。

的确如此,每个人在最落魄的时候得到的帮助总是终生难忘的,能够感激一辈子。比如二狗,曾经年少多金时身边朋友不少,对二狗也不错,但二狗现在总是想不出那时候究竟谁对二狗究竟这么好了。反倒是去年在二狗最落魄的时候,二狗身边有几个朋友竭尽全力的帮助二狗,当现在重新站起来的二狗回想起来那几个朋友时,眼眶总是湿湿的。

二狗爸爸也曾经对二狗说过:“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朋友,有富贵的,有贫寒的。但二狗你必须记住一点:对富贵的朋友趋炎附势远不如对贫寒的朋友多些关心。富贵的人平时获得的恭维与关注已经太多了,他未必会记得你。但如果你对贫寒的朋友多些关心与帮助的话,他们会感动的,他们会记得的。”

张岳这样的人,怎么会忘记往日费四对他的情与义?

张岳叫来了大志和九宝莲灯。

“你们还需要帮我教训一个人。”

“谁?”

“三虎子。”

“怎么教训他?”

“你们看着办,至少让他在床上躺几个月吧!”

“恩,知道了!”

九宝莲灯和大志这哥俩在接到张岳的命令以后,俩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弄两把刨根,抓到三虎子就开砸。

拿刨根干三虎子是九宝莲灯和大志的小聪明,因为98年底,正是我市“刨根帮”犯罪最猖獗的时候,拿刨根干人,足可以转移警察的视线。

后来三虎子和九宝莲灯做三虎子这件案子确实也嫁祸到了“刨根帮”的头上,直到几年之后“刨根帮”案件告破,警察才发现。所有的案件都能对得上号,但就三虎子这案件对不上号。再直到几年之后,警察才发现,原来这件案子也是张岳干的。但是当时的主要三个当事人张岳、九宝莲灯、大志却都早已被正法。

所谓我市的“刨根帮”在多年以后破案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刨根帮”只有一个人,一个又矮又瘦的中年男人。在98年的时候,他刚刚下岗,同时,他的妻子也下岗,一家人衣食无着,却又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在98年某个夏日的夜里,孩子哭醒了,饿得醒了。

他的妻子说:“我不想活了,现在咱们家只剩下了两块钱,可怎么办。”

“你不活,那我也不活了。”

“你还是个男人吗?老婆孩子都养不活!”

“你等等,我出去整钱。”

此人家中有个刨根,他拿着刨根就走了出去,夜里街上没什么人,他坐在马路牙子上等了足足20分钟,终于前面走过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当这个中年女人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豁的一下站起,拿起刨根对着这个中年女人的后脑就是一下。这个中年女人当场死亡。他从尸体上搜出来36块5,当晚就给了他老婆。

“钱怎么来的?”

“别管了,明天的饭有着落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怀揣刨根上街了,这次,他有了昨天晚上的经验,瞄准了一个年轻时尚的女性,又是两刨根干死。不但从尸体上翻出了600块钱,还得到了一条金项链。

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几年时间,他刨死6人,刨伤10几人。案发后,经警方确认,他打死打伤了这么多人,居然累计抢的钱还不到1万块。被抓时还像第一次作案的那个夜里那样一贫如洗!

这是个罪恶滔天的穷人,他的命,真够不值钱的,在他眼中别人的命,也挺不值钱的。

他的心早在他老婆要自杀的那个夜里就已经死了,他什么时候吃到那粒枪子,他早就不在乎了。

在98年底,这个贫困的“刨根帮”还没有案发,他还是市民眼中的超级强大的恶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