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兄弟,无论多少年没见、无论多长时间没联系还是一样:你说一句话,我的命,你拿去。

当夜,张岳等四人乘坐出租车到了珠海

在珠海,张岳见到了小梅。

富贵死后,这些小姐一个都没走,都要留下跟着小梅继续干。中国自古不乏侠肝义胆的妓女,梁红玉、小凤仙哪个不是巾帼烈女?谁说婊子无情?据说富贵死后,这些妓女你出5000、我出10000,居然拿着自己辛辛苦苦卖身的钱要集资为富贵报仇!

“是谁害了富贵?!”张岳问。

“是一个夜总会的老板,也是东北人,但是已经在珠海很多年了。前段时间,富贵和他发生了冲突,我早就听说他扬言要做了富贵。除了他,富贵在这里根本没得罪别的人。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富贵被害以后,我还听说他们有人说这就是得罪他们的下场……”

“你不是报案了吗?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

“报了,没用。他进去被审问了几句,就被人保出来了。保他的人挺有来头,估计公安局也不会继续追究了。”

“保他的人是谁?”

“据说是XXX的孙子。”XXX是共和国著名开国元勋,在中国无人不晓,直到今天,他的后代在他的余荫下在广东依然势力极大。

“恩……”张岳不说话了。

张岳知道,无权无势甚至连爸妈都没有的富贵,想靠政府为他报仇,希望忒渺茫了。

《水浒》中扯起的那面杏黄旗上写着:替天行道。

什么是替天行道?为什么要替天行道?那就是当“天”已经不能做出公正的裁决的时候,就要有好汉跳出来替“天”把这个“道”给“行”了。

今天的张岳,就是要替天行道。

临别时,张岳跟小梅说了两句话。

1、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和住址。

2、跟谁都别说我来过珠海。

第三十三节事了拂衣去埋伏、暗杀本来是李四擅长的活儿,今天,张岳也干上这个了,被逼无奈干上的。毕竟这是在珠海,张岳在这里,可不能像在我市一样呼风唤雨一呼百应。

在我市再大的名气拿到珠海一点用都没有,张岳在这里能倚仗的只有三个小弟。如果张岳想让在广州拥有多个码头的李四帮忙,那他早在那个又脏又破的大排档里吃八块钱的烧鹅饭的时候就对李四说了。张岳面对这样的事情,是不会让李四这样的兄弟帮忙的,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找谁帮忙就是在害谁。

张岳相信自己,这样的事儿,既然李四能干得来,那他张岳更能干得来。

张岳从小梅那里拿到了富贵仇家的姓名和地址,我们暂且把富贵的仇家叫做周老大。

周老大是80年代末就在长春犯了事儿跑到了珠海,从保镖干起,一步一步当上了大哥,还开了两家夜总会。沿海经济发达,黑社会的形成也要比内地早上一步。此时的周老大,已经完全可以被称之为黑社会大哥。因为他已经实现了官匪勾结。

张岳租了台车,由蒋门神开着,开始盯上了周老大的梢,伺机下手。张岳的确是冲动起来做事不计后果,但他平时还算是个理智的人,绝不会蠢到去和地头蛇周老大火拼的地步。

据说张岳在拱北第一次远远的见到周老大的时候说了句:“这老小子活的挺滋润啊!”

周老大活的的确是滋润,下车都有人给拉车门,身前身后总是站着3、4个保镖,3、4个身穿黑衣西裤戴墨镜的保镖,这镜头,通常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张岳虽然平时出行也是前簇后拥一大群人,但多数都是他的朋友和兄弟,还真没职业保镖。

虽然周老大保镖不少,但张岳也不怎么在乎,毕竟保镖这东西总不能24小时跟在旁边。

经过一个礼拜的盯梢,张岳等人发现了周老大的活动规律:每晚,周老大在应酬以后都会在保镖的陪同下去他的姘妇家,然后在楼门口保镖和他分开,他独自上楼。

张岳决定,立即下手,就在楼道里动手。

据说动手的前夜,张岳等四人去了海边,寂静无人的海边,乱石滩。

这也是大志和九宝莲灯第一次看到大海。到了海边他们才知道,原来珠海的大海远远没有电视中看到的大海那样蔚蓝和清澈,反而有些浑浊,还有些脏。

这和他们看到的社会一样,当他们真正踏入了社会才知道这个社会是多么的黑暗与不堪,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纯净。

但大志和九宝莲灯还是很兴奋,因为他们看到了大海。

海风轻轻吹过,带着腥味,天上繁星点点,星光洒在张岳白皙的脸上,让张岳的脸多了几分阴森。

“明天,我们就去做了周老大。就在他家的楼道里。大志、九宝莲灯咱们三个上去把他绑下来,蒋门神开车,我们开车把他就带到这里来。”张岳说

“如果他反抗怎么办?”

“那就直接在楼道里做了他。”

蒋门神从车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酒和菜,四个人席地而坐,边讨论第二天的方案边喝酒。

一直喝到了天亮。

张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二天夜里,醉醺醺的周老大果然又去了他的姘妇家。

在楼道里,两把枪指在了周老大的头上。

“我是长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我姓张,有事需要跟你了解一下。”说话的是张岳。

“了解情况?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周老大对张岳说的话将信将疑。

“别动,跟我们走一趟!”张岳劈手抢过了电话。

周老大明白,眼前这些人说不定是什么人,自己动一动,对方说不定直接就一枪崩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