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红兵的婚宴上,很多故人重逢了。

首先重逢的是刘海柱和大虎,大虎那红脸蛋子忒显眼、忒好认。

“大虎,你还活着呢?”刘海柱说。

大虎看了半天刘海柱,楞是没认出来是谁。也难怪,刘海柱的变化忒大,多年来一直戴在头上的斗笠早就不戴了,90年代末常年戴个礼帽,以前他天天戴斗笠,别人根本看不见他的眼睛和眉毛,就凭他那斗笠认他,现在摘下了斗笠,反而没人认识他了。他那部山羊胡子虽然还在,但是比10几年前要短了许多。

“哈哈,我活的好着呢。”大虎没认出来刘海柱是谁,但是还是回了一句。

“你还认识我是谁吗?”刘海柱看着大虎那眼神,就觉得大虎肯定不认识他了。

“哎呀,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是刘海柱!”

大虎的嘴巴张的老大,端详了半天,又看了半天停在刘海柱身边崭新的奔驰。

“柱子哥,柱子哥,真是你!”

“哈哈,操!”

“你现在发财了啊,柱子哥。”

“没有,没有,卖点汽车配件再修修车,赚点辛苦钱。”

“哎呀,我这十多年算是耽误了。”

“出来就好,弄点钱做点生意,别再扯淡了。”

“哈哈,扯淡我也扯不过你啊。”

“我早就不扯淡了。”

大虎说当年他扯淡扯不过刘海柱是实情,二狗曾经听说过他们在八十年代初的经典一战,虽然至今二狗对他们那一战中的很多细节觉得难以置信,但是二狗却不止一次的听人讲起过。

话说八十年代初刘海柱刚刚在我市的市区立棍时,以大虎为首的东郊流氓颇为不服,当时虽然二虎和三虎子尚且年少不能帮大虎出来打架,但是当时大虎手下也有不少兄弟,没事儿就来市区找刘海柱、李老棍子、张浩然这些成名的大混子火拼。

据说那是在冬季的一个雪夜里,大虎等人终于在我市邮电局家属院门口看到了穿着个黄色军大衣已经醉得踉踉跄跄的刘海柱,看样子,刘海柱塞刚在兄弟家喝酒回来。

昏黄的路灯下,大虎等人看见刘海柱孤身一人,而且,显然,身上没带什么家伙。

当时大虎判断,这,绝对是灭掉刘海柱威风的好时机。

“刘海柱!”

“噶哈?!你是谁?”戴着斗笠的刘海柱喝多了,而且他根本也不认识大虎是谁。

“我叫大虎,东郊的,你听过没?听说你挺牛逼?”

刘海柱喝得再多也听出来了,这是找茬打架的。

“我TMD不知道你是谁。对,我就是牛逼,你服吗?我牛逼犯法吗?”

“不犯法,但是我看不惯。”

“看不惯是吧,呵呵,你爱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去,别TMD烦我。”刘海柱边说边走,根本就没在乎大虎这些人。

刘海柱这蔑视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大虎。

“操!”

大虎等5、6个人都拔出了三棱刮刀,朝刘海柱慢慢围了过来。

昏暗的路灯下,看不清楚刘海柱的眼睛,但是看见他的山羊胡子抖了抖,显然是在冷笑。

大虎等人越走越近,刘海柱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此时,经典镜头此时出现了:据说当大虎等人走到距离刘海柱约两米时,刘海柱忽然一低头,伸手向脖子后面一摸,然后奋力一拽,居然从自己脖子后面的军大衣里面拔出来一把长约一米五的铁锨!!

乌黑铮亮的大铁锨!!

敢情着刘海柱在八十年代每天都带着把铁锨上街!!

大虎等人都以为刘海柱喝多了肯定没带什么家伙,万万想不到刘海柱居然变魔术一样从身后的军大衣里拔出来一把大铁锨!

大虎等人都惊得麻了!

刘海柱二话没说抡起铁锨劈头盖脸的朝大虎等人抡去。一寸长一寸强,大虎等人的三棱刮刀在刘海柱这抡得虎虎生风的铁锨的凌厉攻势下,片刻之间就已作鸟兽散。

刘海柱抡着铁锨追着大虎从邮电局宿舍一直拍到了西沙坨子,把大虎拍成了个脑震荡。

此战也是刘海柱奠定80年代初单挑之王的经典一战。

虽然刘海柱削了大虎这事儿肯定是真事儿,但二狗还是认为此战有诸多疑点。

1,刘海柱打架爱拿铁锨这不假,尤其是以一敌多的时候铁锨肯定是有优势的,但是刘海柱至于每天上街都带着一把铁锨吗?

2,二狗小时候见过腰里系着个草绳,背后背着一把宝剑的混子,但还真不知道背后背着个一米五的铁锨是啥效果。笨想也能想出来,那肯定影响走路啊!

3,铁锨头子的宽度至少25公分,怎么可能奋力一拔就从窄小的后领口拔出来?

所以,二狗觉得不甚可信。

但是传奇这东西就是这样,越是让人难以置信,流传就越广,也就越让人记忆深刻。

刘海柱是单挑的传奇,在赵红兵的婚宴上,第二对重逢的是单恋的传奇。

已经生了儿子的沈公子又见到了风采不减当年的三姐。

沈公子和三姐两个人的故事,二狗认为有点像每个公园里都有的旋转木马,一前一后两个木马距离不超过半米,离得很近,但是,后面的那个木马永远也追不上前面的那个木马。

沈公子是后面的那个木马,三姐是前面的那个木马,他们的距离一直很近,沈公子曾经一圈又一圈的不厌其烦的追着,但是,却又永久的保持着那恒古不变的距离。

沈公子和三姐的生命中本就没有交集。

公园的木马即使变成了活马也不可能有机会交配。

这就是命运。

二狗近年来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发呆,经常自己一个人目光呆滞的走到某个地方,然后楞神半小时。最爱去逛的地方就是虹口公园。秋日的黄昏,夕阳下,有些落叶,虹口公园那个虽然破旧的少说已经有20年历史的近似从不停止的旋转木马经常令二狗驻足楞神,偶尔木马上会有一个7、8岁的孩子骑在上面,清朗的笑着,很是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