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社会如此的精彩,更坚定了大虎继续混社会的决心。当然了,大虎如果不混社会,他这个四十多岁的老混子靠什么吃饭?他必须得混社会。

奔50岁的老混子混社会通常情况下都没什么前途,但大虎不同,他起点高,他的两个弟弟二虎和三虎子都是社会知名人物,有二虎和三虎子这两个弟弟,大虎混社会就轻松多了。而且,大虎有着他这两个弟弟都不具备的东西:高智商。

大虎出狱以后在社会上“办”了不少事,据说各个干净利落,虽然偶尔也动用他这两个弟弟的关系,但是手段和狠毒的程度却又远超二虎和三虎子。

二虎和三虎子已经够毒的了。

其实二虎和三虎子也不同,第一部里就曾经提过,虽然二虎是绝对的城里人,但二虎是农村黑社会,专门在农村发展,连打架都是以农具为主。毛主席曾经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天地,在那里我们可以大有作为。”二虎就坚信这条毛主席语录,把黑恶势力渗透到了农村。当时二虎搞了几台收割机,每到收割季节就强迫农民租赁他的收割机,不租就打。慢慢的,二虎又认识了一些村长,到了播种季节,二虎再倒腾点化肥、种子什么的,一心一意在农村经营他的黑社会网络。三虎子则是混在市区的混子,放高利贷、要帐、卖杜冷丁摇头丸,完全是市区流氓团伙的路数。

但尽管二虎和三虎子是社会知名人物,但是在大虎出狱之前他们完全没实力和赵红兵、张岳等人抗衡。大虎出狱以后相当于对二虎和三虎子的优势资源进行了重组,整合成了一个更大更强的流氓团伙,按照前两年股市行情,那肯定是要连拉几个涨停的。

美国BCG咨询公司曾经提出了一个“三四规则”的准定律,就是说:在任何行业,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三四规则”,在每个行业中最有影响力的公司都不会超过三个,这三个公司都具有12%以上的市场占有率,而这三个公司中最大的公司的市场份额又不会超过其它两个公司中任何一个的四倍,这三个公司,被称为市场中的“领先者”。除这三个公司以外,还通常有几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在5-10%之间,这些公司能有效的参与市场竞争,但不会对市场有太大的影响,这些公司被称为市场中的“生存者”,另外,还有一些对细分市场填补的公司,市场份额通常在5%一下,被称为“挣扎者”。

我市在90年代末的“准黑社会阶段”也遵循着“三四规则”。

当时我市准黑社会的“领先者”就是赵红兵团伙、李老棍子团伙、整合后的大虎三兄弟团伙,赵红兵团伙虽然在南山之战过后成为我市的第一团伙,但是他的实力也不会超过李老棍子团伙和大虎三兄弟团伙四倍。

东波、老古等人是“生存者”,虽然他们也是社会大哥,但是实力和以上几位比起来差距不小。其它的“挣扎者”就不赘述了。

二虎、三虎子团伙和赵红兵团伙有世仇。二虎的残疾和费四的残疾都是被对方留下的。但是据二狗所知:虽然三虎子在监狱的时候总被赵红兵归拢,但是三虎子不怎么恨赵红兵,可能原因就是当年总在号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时间久了就没什么仇恨了,而且三虎子还自认为他和赵红兵“关系不错”,二虎虽然被沈公子开枪打过,但是也不怎么恨沈公子。

这哥俩儿共同恨的人是费四和李四,问题的关键不是费四和李四当年和他们结的仇,而是在结仇过后的多年里,费四和李四见到二虎和三虎子时还是没好脸色,在过去的几年中,又冲突过几次,但是冲突不是很大,都被调和了。费四性格暴躁自恃勇猛、李四阴险毒辣又不爱结交社会上的朋友,他俩都不会像赵红兵一样给人留几分面子。所以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的仇不是淡了,而是越来越激烈。一见面就“犯照”。

二虎、三虎子和费四、李四一直没搞出大事儿那是因为这哥俩儿又共同怕一个人:张岳。他俩可能真的不怕赵红兵,但是他俩一见张岳就打怵。当时费四弄了张百家乐的台子,三虎子爱赌百家乐,尽管看费四不顺眼但还是常年泡在费四这里赌,因为我市别的百家乐的台子注码都有上限,而费四这里接近没上限。在一起赌的时候,三虎子时不时的就跟费四吵起来。每次三虎子和费四即将大打出手的时候,费四根本都不用吹哨子,给张岳打个电话把张岳叫来就行。

只要张岳出面,棱着眼睛说一句:“那咱们就拼一把呗!”。

三虎子肯定二话不敢说,灰溜溜的说一句:“你出面了,那这事儿就算了”。

张岳肯定还得说一句:“小三子你现在是不是以为你自己行了?”。

“呵呵,我没说我行啊”

“操,那就别得瑟。”

看了没?张岳在我市混的就是这么嚣张。

话题扯远了,继续赵红兵的婚事。

赵红兵的婚宴来了很多人,大虎、二虎、三虎子这哥仨儿一起来的,那天,也是赵红兵第一次见到大虎。

第二十八节旋转木马和张岳的轰轰烈烈规模盛大的堪称我市江湖中人大集合的婚礼相比,赵红兵的婚礼更像是家庭聚会+社团聚会。

来赵红兵的婚礼的人共分为三类。1,赵红兵家中的亲属。2,赵红兵和张岳等人的嫡系兄弟。3,社会上有头有脸的江湖大哥。张岳结婚时,来宾三教九流全有,赵红兵结婚的排场就小多了,而且来宾中大多数都是自家兄弟。

江湖中人讲究要面子、给面子。尤其是赵红兵这样的江湖大哥结婚,有些江湖中人是必须要来的,比如三虎子、李老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