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比如说,大概五年以前,二狗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两个人由于当时某种特定的原因基本每天白天都在一起,想不在一起都不行,时间长达五个月。当年两个人总在一起时,二狗虽然确定自己喜欢她,但是当时却总觉得她太骄傲而且任性,所以二狗当时对她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不耐烦。五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二狗再也没机会每天和她在一起共事,而且,也鲜有机会再见到她了。这时,二狗忽然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她,但,却再也没机会在一起了。那过去的五个月中二狗并不曾感觉到幸福,但那五个月却成了二狗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二狗是多么想能再回到那五个月,能再看到她的一颦一笑,能耍贫嘴逗她开心,也能在自己烦的时候把她气得摔电话和鼠标……

二狗当时不曾感觉到的幸福到了后来却成为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而且,这幸福,只能存在于回忆当中。

所以说,能够时时感觉到自己当时就很幸福而且幸福的感觉能够维持长久的,真不多。多数人在幸福的时候都感觉不到幸福,却都在幸福失去以后去追忆幸福。

赵红兵和高欢感觉挺幸福。今天的婚礼,他俩都早在10年前就憧憬过、畅想过。他俩这始自十年前的爱情,也都在分开的几年中追忆过。

经历过沧桑,才能懂得幸福的真谛,才能懂得去珍惜幸福。

如果说把高欢比作一首歌,那么二狗认为是《喀秋莎》,高欢身上的气质,是那种优雅的却不失欢快的旋律。每当看到高欢,二狗总能想起白雪皑皑的西伯利亚、布良斯克高大茂密的森林、唐努乌梁海的涓涓溪流……

宁静、高贵,还有点淡淡的怀旧。

如果把赵红兵比作一首歌,那么应该是张学友的《楚歌》,慷慨击缶壮志悲歌冷对世事风霜雪雨,一身铁骨浑身是胆,铠甲上是深红色的血迹,铠甲里面,是一颗憔悴的心。

豪迈、悲怆,侠骨柔情。

赵红兵和高欢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挺般配。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

李洋抱着张岳的胳膊,脸摩挲着张岳的肩膀,一语不发,一个劲儿的看着赵红兵和高欢两个人微笑。

看得出,李洋也很幸福。而且,她也懂什么是幸福。

虽然那天赵红兵没有通知太多的人,但是人还是来了不少,来的人中,还有很多人赵红兵根本都不认识。这些人,很多人是因为“景仰”赵红兵,才来的。

可能有人会问:一个混子的头子,有什么值得景仰的?

二狗认为:多数国人骨子里都有“混子崇拜”的情节,自古以来就已有之。其原因应该有三。

1、自古以来中国的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灌输的必须遵从的人与人的相处关系有:君臣、父子、夫妇……但却很少提及“兄弟情义”这一人世间本是十分高尚的情操。也就是说:主流文化很少宣传兄弟情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普遍缺少兄弟情义中的理解与信任,而混子间却往往具备这些常人所不能具备的东西。顺便问一句:大家是否还记得小学《思想品德》课上的一篇课文《哥们儿义气要不得》?

2、国人自古以来喜欢做顺民,即使对社会或者身边的人有什么不满,多数的人也不敢真正奋起一搏,但是有些混子敢,尤其是类似张岳这样敢于蔑视国家一切法律法规的混世魔王更属登峰造极,敢想常人所不敢想,敢为常人所不敢为。《水浒传》、《三侠五义》之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有市场,就是这个原因。

3、国人总是特喜欢树立孤胆英雄式的传奇人物。翻历史课本也好,翻《史记》也罢,映入我们眼帘的,不是帝王将相的家谱就是项羽、岳飞、霍去病这样准超人的私人传记,然后大家再对这些准超人顶礼膜拜之。能成名的大混子通常都有些经典战役,在和平年代被人当作英雄一点也不足为奇。

赵红兵是我市最知名的混子之一,所以自然有很多崇拜者。当然那天赵红兵的婚礼上,来的并不全是崇拜者,也有赵红兵不怎么喜欢的人,比如大虎。

听大虎这名字,大家就应该知道他是谁了。

大虎,自然是二虎和三虎子的哥哥,大哥。

在第一部中二狗曾经提到,三虎子家“满门英烈”,一家全是混子。之所以前两部中没有提及大虎,那是因为,大虎一直在监狱里,80年代初就进去了,98年才出来。可见这哥们儿在里面呆了多久,人家坐牢都减刑,可这大虎是不断的加刑。

大虎、二虎、三虎子绝对是一奶同胞,但是这哥仨长的一点都不一样。二虎又高又壮,自从八十年代以来一直留着烫的披肩卷发,塌鼻梁,一看就是老流氓。三虎子又小又瘦,脸上没什么肉,高颧骨,眼睛向外凸出,看起来挺糁人。而大虎的长相集中了二虎和三虎子所有的缺点,并且还有二虎和三虎子都没有的缺点,那就是,大虎是个红脸蛋。大家应该还记得八十年代东北文艺汇演时总爱把男女主持人的脸蛋打上腮红,这在八十年代比较流行,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基本就没人这么干了,要多土有多土。要是大虎到了八十年代,根本就不用打腮红,直接就可以登台了。

听说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吃什么都香,很多人都是从监狱里出来两三个月体重就胖了30来斤,大虎也不例外,刚从监狱里放出来时体型和三虎子差不多,结果放出来四、五个月以后体型就已经超越二虎了。

在大虎坐牢的十几年中,外面的世界变化的忒大,大虎刚放出来时看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城市惊叹不已,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见着什么东西都觉得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