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伦敦那市长连装逼的最低的层级都达到不了。但据说此人还是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还曾写文章批评中国人对世界文化没有任何影响。但二狗认为此人纯粹是给英国人丢人来的,还真想看看他能把下届伦敦奥运会办成什么样。孙大伟别看是中国小学文化,但是如果让孙大伟去这样的场合也远比那英国孙子强。孙大伟要是读了牛津大学,肯定把他们英女皇给睡了!儿白。

睡不睡英女皇这事先略过不提,赵红兵和高欢马上就要合法的睡在一起了。

据说,那天孙大伟、费四等人在和那些江湖豪客对赌时。沈公子的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小静。

由于沈公子的老婆刚刚生了个儿子,所以沈公子喝完酒就回家看儿子去了。

在过去的很多年中,甚至包括现在,我市的很多人都认为:小静是赵红兵的姘头之一。

小静和赵红兵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二狗也不敢确定,二狗只知道,在赵红兵的日后的建筑生意中,小静的确帮了很大的忙。

小静和赵红兵的具体关系二狗虽然说不清,但二狗能确定的是:小静和我市的一位副市长倒是的确是关系暧昧,属于那种半公开的关系。这,也是小静总能帮上赵红兵的忙的原因。

男人是通过自己的奋斗来统治这个世界,而女人则是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

如果女人能真正统治男人、归拢男人,那么女人无疑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比如武则天。

小静是个弱女子,她就是想通过统治男人来统治这个世界。白道,她和副市长关系暧昧,黑道,她和赵红兵很熟。在我市,直到现在,小静也算是个女性世界里的知名人物。

98年,小静也就是27、8岁,本来长相甜美的她更添了几分成熟女性的风韵,很是迷人。那时的小静在我市开了3家连锁店美容院,生意都不错。她自己开了部男性化的别克君威,有点女强人的意思。

小静曾经当过沈公子老婆兰兰的老板,而且和沈公子也很熟。她听说赵红兵要结婚了,来到了沈公子的家中。

“红兵明天就要结婚了。”小静看起来很惆怅。

“怎么了?你不开心啊?”沈公子摸着脸上的燕子,一脸坏笑。

“你拐了我们的兰兰,现在儿子都帮你生好了,你当然开心了。”

“我说了多少次了,是你们的兰兰勾引的我。”

“滚远点!”兰兰开骂了。

“我不明白,红兵为什么要跟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结婚”小静说

“那他不跟她结还跟你结啊?”

“呵呵,没这么想过。”

“为什么?”

“我配不上红兵,但,那个高欢更配不上红兵。红兵和别人结婚我都能接受,我都替他高兴。但就是这个高欢,我就是看不上她!”小静越说越气。

“你看,你看,你这陈年老醋坛子又翻了吧!”沈公子真怕明天小静去赵红兵婚礼上捣乱去。

“自从我认识红兵,红兵多数的时间都在蹲监狱。我真不明白,怎么他一出来就能跟高欢勾搭上。那么多好姑娘赵红兵都不要,非去找那个高欢干嘛?”小静越说越气。

“那咋办?人家明天结婚,你也拦不住!”

“我没要拦,我就是有点不开心。这是我给红兵的彩礼,你替他收下吧。”小静扔下了个红包。

沈公子望着小静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看起来再风光再能干的女人,心里,也总是要依赖男人的。

赵红兵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江湖泪,也有米兰花。

第二十七节幸福赵红兵和高欢结婚的那天,天公很不做美的下了场秋雨,挺冷。

与张岳结婚时的大操大办相比,赵红兵和高欢的婚礼的确简单了许多。赵红兵是尽量少的通知人,毕竟,他和高欢这事儿实在是太出名了,太大的操办,赵红兵也有点不好意思。

结婚的那天早上,看着喜气洋洋的高欢和一直微笑不语的赵红兵,沈公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评价说:别管别人怎么看,他俩挺幸福。

小时候二狗曾经跟父母争执过究竟什么是幸福。二狗当时认为,每个人对于幸福的感觉和定义都是不同的,而且,能让甲感觉到幸福的东西却未必能让乙也感觉幸福。对于东波来说,每天能弄来两支杜冷丁很幸福。对于九宝莲灯来说,能赚到几万块钱和姐姐一起开个门店很幸福。对于大志来说,能和动力大火车成为男女朋友很幸福。但是如果把无论是动力小火车、杜冷丁还是几万块钱去给赵红兵和沈公子,可能他俩谁都没有幸福的感觉。

这是二狗20岁前的幸福观。

到了今天经历了27年风雨沧桑的二狗对幸福又有更深刻的认识:幸福,对于多数人来说,只是一刹那,而且,幸福更多的是存在于畅想和回忆中。

也就是说:幸福源于畅想和回忆。

比如今天凌晨二狗饿醒了,一看表,3点半。向楼下放眼望去,一片黑暗,附近的饭店全关了。这时,二狗就畅想:如果有一碗豆腐花,洒点辣椒油,然后再来两根油条,好好的吃上一顿那该有多幸福。然后二狗就忍着,打开电视看西甲第一轮瓦伦西亚和马略卡的比赛,一直看到比赛结束,天亮了,二狗下楼去吃去了。当二狗吃第一口豆腐花的一刹那,幸福感袭来,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感觉……当二狗咬了两口油条以后,却再也没有了吃第一口豆腐花那幸福的滋味。仅仅感觉,这,只不过是一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餐,而已。

二狗之所以在那一刹那曾感觉到幸福,那是因为二狗对这份早餐憧憬过,畅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