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四当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球盘,收入还真不少,每逢周六日经常赚个5万6万的。

“盘口怎么开啊?”

“我刚才电话问过了,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上下盘都是83的水。”让半球的意思是成都队必须要赢了辽宁队才算赢,而辽宁队打平或者赢球就可以赢钱。

“啥?成都队让辽宁队半球?成都都快降级的队了能赢辽宁队?扯淡!”

曾经十连冠的辽宁队是随着东北的经济一起没落的,98年时已经降入了甲B,就好象一改革开放东北就没落了一样,足球一职业化辽宁队也没落了。但是那年辽宁队在甲B踢得相当不错,连续胜利已经冲击甲A成功,而那天它的对手却是濒临降级且多次被辽宁队横扫的成都五牛。

只要是个神智清楚的人都会认为:成都五牛拼尽全力最多能踢平辽宁队,而辽宁队只要平就可以赢钱了。

98年时,甲B联赛不像是世界杯或者欧洲联赛是由国外或者澳门的操盘手开盘的,而是由“土庄”开盘的,“土庄”就是咱们国内的庄家,这些庄家的水平肯定远不如国外的操盘手,但是他们开出的盘很“鬼”,经常开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鬼盘”,诱人上钩。

“我下两万辽宁队!”

“我下一万辽宁队!”

大家都选择了下辽宁队,短短时间,费四的桌子上多了10几万块钱。

“等一下,先别下了,我打个电话!”费四说。

辽宁队太热,费四根本没法对缝了,他打电话是怕在庄家那里辽宁队也太热,不接受他的投注,这在98年是常有的事儿。

“辽宁队现在还受注吗?”费四问省城的上家。

“不受了,一分钱辽宁也不接了!我现在这里上百万买辽宁队的,辽宁队要是真平或者赢了,我非清家荡产不可!”费四省城的上家不算土庄,他只是根据土庄的盘口开盘。看样子,费四的上家也被这盘口害惨了,再也不敢接受新投注了。

费四撩下了电话,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出现了,那就是:他的上家不接投注了,他必须要跟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不好意思啊,我的上家现在不受注了,辽宁队太热,没办法!刚才下了注的就算下,刚才没下的就算了。”费四只能硬着头皮和刚才已经下注的人对赌。

“四爷,这可不像你啊,你刚刚说了辽宁队受让半球的,怎么现在又不接了?”

“四爷,我刚想下呢你就打了电话,凭啥接别人的投注却不接我的注啊?”

“……”

众人嚷嚷开了,很是聒噪。

当天在场的人都以为下辽宁队就是捡钱,没下注的开始不满了。

“现在我上家也不接了,没办法!”费四重复这句话。

“四爷,都在你这输10来万了,今天有这场好球,你还不让我下………”

复式房里的人,都挤在了客厅里,几十个人一起吵,声势很是浩大。

这些人很多都是费四的老主顾,费四虽然在社会上混的不错,但是总不能对他这些老主顾发火,只能在那无奈的解释。

“真不好意思,人家不接了……”

“四爷……”

正在众人围着费四大吵大闹时,一个低沉厚重的男中音说了一句话。

只说了一句。

就这句话,大家就都肃静了。

这句话的内容是:“你们下多少,我接多少!”

大家朝这声音的发源地望去……

大家看到了一个穿黑色西装白衬衣系着红色领结的微笑着的大胖子,笑得略带矜持。

赫然是:孙大伟!!!

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喝多了,还有人说那天孙大伟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外人“围攻”费四了。二狗认为,或许这二者兼而有之。总之,孙大伟那天张了这么一嘴。

“行啊,你说的是吧!你带着钱呢吗?”有人问。

“啪!”孙大伟像是赌片里赌神showhand一样,轻轻松松的扔到了桌子上一把车钥匙。

“现金今天没多少,谁赢了,把我这车开走。”孙大伟,依然,夹着烟微笑着。

大家都被孙大伟这一下弄得有点晕,孙大伟忒有赌神的风范了。

一时,没人下注了,都被孙大伟这一嗓子和showhand的架势镇住了。

沉默了大约20秒钟。人群中又出现了一句低沉的男中音。

“操,就你那破夏利,能值几个钱!”说话的是三虎子。

“……”众人先是沉寂

然后一阵哄笑。

这句话把赌神风范的孙大伟神情有点慌张。

但很快,装逼之神孙大伟就镇定了下来,依然微笑着。装逼之神就是装逼之神。

“我夏利是破了点,但是你有车吗?”孙大伟转移了话题。

“我没车,你那破车给我,我都不要。”三虎子对孙大伟不屑一顾。

“小三子,我告诉你一个人生的道理。我的夏利可能跟奔驰要差100倍,甚至1000倍。但是你必须要知道,有车和没车的差距,那是,无穷倍。”孙大伟轻声说。当说到“无穷倍”的时候,孙大伟还张开了双臂,做出“无穷”的样子。

“操!”三虎子被孙大伟这几句话说得无话可说。他和费四的仇结自十年前,到现在还是没完没了,虽然说是暂时和解了,但是还是口和心不和,今天三虎子就是想在众人面前折费四的面子。

“孙大伟,你有钱没钱啊?”

“大伟啊,你又倒腾甜草又倒腾羊皮的,这几年赚那点钱够今天输吗?”

“你输了明天不给钱怎么办?”

三虎子说完以后,大家开始纷纷质疑孙大伟了。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有点怕费四不敢说什么重话,那么现在,对孙大伟,大家可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