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外人怎么说,赵红兵和高欢还是兴高采烈的操办婚礼,尤其是高欢,里里外外忙个不停,从筹办酒席到购买杂物,都是一个人操办,就连布置新房这样繁琐的事儿,高欢也不愿意找外人来帮忙。结婚前几天房间就打扫得一尘不染,而且每天擦拭,喜字、窗花、鞭炮早就买好了,别人想帮忙,高欢也不让插手。

且说我市有个风俗习惯,就是在结婚的前一天宴请最好的朋友、哥们儿,大吃大喝一顿以后再豪赌一把。连派出所都知道哪个“社会人”结婚了,就得抓赌去,肯定有收获。

赵红兵结婚更不能例外,在赵红兵结婚的前一夜,我市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是齐了。这些人不但包括张岳、费四这样的多年的兄弟,还包括李老棍子、三虎子这样曾经的仇人,当然了,还有本文中没有提到过的一些小号的社会大哥,总共大约有70-80人。

可能有童鞋质疑:为什么你孔二狗写的江湖大哥就那么几个?一个接近百万人口的城市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团伙?

二狗要回答的是:我市的混子团伙数不胜数,但是既有经济能力而且手头又硬的团伙,的确就这么几个。就好象是这次运动会,参加的国家200多个,但是有能力夺金牌的只有几十个,能夺10枚以上金牌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那些夺不了几块金牌的江湖大哥,就略作不提了。

这次婚前的聚餐本来平平无奇,江湖中人啸聚一堂,其乐融融。但是二狗听说这次酒局散后的赌局,却是经典中的经典。

据说那天酒局未散时,就有人建议:“四爷,安排个局呗!”。

四爷是在说费四。古有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今有费四俩耳光定南山。自从南山之战过后,四爷已经不再仅仅是赵红兵、张岳等人内部对费四的昵称,而是成了所有江湖中人对费四的共有称谓。费四那次忒露脸了,一向在我市横行霸道以阴险歹毒著称的李四才被人称为四哥,而费四却被称为四爷,可见费四一战过后,名声的确大震。社会人都知道这费瘸子的胆略实非常人所能及,不愧是当年和赵红兵、张岳、李四一起出来混社会的。

对了,还有人曾经给二狗提过意见:你那文中“四”太多,有点分不清。二狗在此解释一句:李四、费四那些60-70年代生人的,的确“三”“四”特别多,那时候咱们国家不是说“人多力量大,人多是好事”嘛,家家都恨不得生个7个8个的,所以“三”“四”特别多,这是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换到今天,大家还能听到哪个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叫什么“三”“四”的吗?都独生子女了。

话说回来,开赌局这生意看似简单:只要把人找来让他们对赌,然后自己抽水钱,赚钱很容易。其实很不简单:1,必须罩的住,得让赢钱的把钱拿走,得让输钱的人把钱拿出来。2,不能让赌徒在自己的场子里输急了打起来。3,防备白道的警察抄场子,防备亡命徒抢场子。

所以说,赌局这东西不是谁都能开的,但毫无疑问费四有这本事,罩的住,朋友们也都给面子,费四组织的局大家都爱去。

“行啊,散了席咱们就去我那玩儿两把吧!今天红兵结婚你们都打了礼,去玩儿吧,今天我一分钱水钱不抽。”费四的赌场每隔10天8天的就换个地方,据说这次,换到了一个接近200平米的复式住宅里。

“现在就散了吧,咱们都过去!”

至少40多人去了费四的场子,从不赌博的张岳、孙大伟等人也被拉了过去。在这4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张岳等人团伙的约10来个,其它人都是一些其它团伙的。

据说当天费四摆了四张台子,只能有10几个人玩,其它人在旁边干瞪眼,在旁边飞苍蝇总是不过瘾,所以,大家建议玩儿点新的。

“四爷,你不是也开球盘吗?今天不是有球吗?咱们赌场球吧!”

98年,赌球刚刚传入我市,98世界杯时我市的赌徒刚刚知道足球也可以赌,那时候的赌球还极为不规范,不像现在,随便拿个皇冠的网址就可以赌外围,盘口随时变化,赔率也随时变化。98年时我市的赌徒赌球还都是以用手机打电话的方式下注,赔率相当的低且保持不变。那时候赌亚洲盘也就是让球盘,经常上盘80,下盘80,也就是说,下一万块,输了全输,赢了却只有8000块,上下盘水位加起来才160,不像现在赔付率这么高,现在五大联赛的比赛C网的外围上下盘加在一起有192,深盘还能开到193或者194,在98年,那是不可能的.

但即使是赔率如此的低,我市的赌徒对赌球还是趋之若鹜。毕竟,这东西是新东西,以前没玩儿过。

“恩,今天有场比赛,一会就开始了,甲B联赛,辽宁队对成都队”费四说。我市的江湖中人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根本不懂欧洲足球,他们只认识一些甲A、甲B的队伍,所以那时候赌甲A和甲B的比较多。

费四当时也开球盘,他那时主要盈利的方式有两种。1、对缝球:比如甲买了A队1万块,80的水,那么他赢就赢8000,而乙买了A队的对手B队1万块,也是80的水。甲和乙都把球报到费四这里来,费四上下一对缝,不管谁赢,费四肯定能赚2000块。当然了,这事儿放在现在是不可能的,早没人电话报球了。2、赚水钱:当多数人投注倾向于某一队时,费四就把多余的这一部分报给省城的庄家,能赚取一些水钱。水钱虽然比对缝球赚的钱少很多,但是毕竟也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