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二狗的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说过:“留能遮住眼睛的长发的男孩子普遍有两个特点,1、内心可能有些阴暗,2、不够自信。”,然后二狗的朋友又补充了一句:“你看看日本动画片就知道了。”

大志内心是否阴暗二狗不得而知,但是大志不够自信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有些国人见到了洋人有些紧张似的,大志见到城里人也紧张,见到大火车更紧张。

据说,大火车曾经和大志有以下对话:

“农民朋克,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动力大火车笑嘻嘻的问。

“……没有合适的。”大志显然有点局促。

“我倒是想找个男朋友呢……”大火车说这句话,就是想让大志接他话茬。

“恩……你想找什么样的?”大志还是很矜持、很紧张,还摸了摸毡子似的长发。换了别人早接过话茬了:“你看我行不?”。

“恩,我想好了,谁给我买一部诺基亚的8110,我就嫁给谁!”大火车说的很坚决。

“诺基亚8110是什么?”

“手机啊!”

“手机?”

“是啊,马三、张岳他们用的都是这部手机啊!你没看见吗?”

“哦,是这样,那这8110要多少钱?”

“别问了,你买不起”大火车咯咯笑了。

的确,在当年,诺基亚8110全市1000人里或许有一个人有这么一部,忒少了。

大火车说的这句:“谁给我买一部诺基亚8110,我就嫁给谁。”这句话究竟是否是戏言谁也不知道,但是,大志却当真了。

大志记得这句话,始终记得,一直到死。

大志总是希望能在大火车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但是据二狗所知,好像大志在大火车面前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跌份。二狗知道一件事儿,这事儿二狗听当事双方都说过。

应该是在98年深秋的某一天晚上,大志、九宝莲灯、动力火车等四人组合去了我市回民中学附近的一家歌厅唱歌,这个歌厅在我市上百家歌厅中算是比较豪华的。

当九宝莲灯四人组到的时候,袁老三、赵晓波等太子党也已经到了。

歌厅大厅里八张桌子,那天却只坐了三桌,太子党两桌,九宝莲灯等一桌。

九宝莲灯等人进去的时候,袁老三正在和他的“女朋友”对唱张学友的《你最珍贵》。前文提过,袁老三不但长的像张宇,而且歌唱的确实不错,所以袁老三总带着太子党的人来歌厅。

但是,还有比袁老三唱的更好的,那就是九宝莲灯。当他听到袁老三唱这首《你最珍贵》时,颇不服气,他也想唱唱。九宝莲灯自诩半个“社会人”,想唱就唱,根本就没注意到另外两桌坐的是太子党。

“服务员,重放一次!”九宝莲灯说了一句。

“好嘞!”

袁老三刚唱完,九宝莲灯就又开始唱了。

(九宝莲灯)明年这个时间,约在这个地点

(小火车)记得带著玫瑰,打上领带系上思念

(九宝莲灯)动情时刻最美,真心的给不累

(小火车)太多的爱怕醉,没人疼爱再美的人也会憔悴

九宝莲灯唱的确实好,唱功不次于张学友,而且比张学友唱得投入、深情。当然小火车唱的也不错。

(九宝莲灯)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小火车)你知道我爱流泪,你别拿一生眼泪相对

(合)未来的日子有你才美梦才会真一点

(小火车)我学著在你爱里沉醉(九宝莲灯)我不撤退你守护著我穿过黑夜

(合)我愿意这条情路相守相随

你最珍贵……

当九宝莲灯唱完最后一句“你最珍贵”时,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夹着风声“咣当”一声砸在了茶几上,砸到了九宝莲灯桌子上,啤酒瓶子、瓜子全被砸倒了,把正在动情的唱歌的九堡莲灯等人吓了一大跳。

“草你吗,谁啊!”九宝莲灯抄起一个啤酒瓶子,怒吼一声,站起来了。

“我!”袁老三和赵晓波等7、8个太子党都站了起来。

九宝莲灯一看是袁老三、赵晓波等人,气势立马就弱了三分。是个人就知道,这群人的父母都是市里的领导或大款,而且,赵晓波又是赵红兵的亲侄子。

“你刚才骂谁呢?我草你吗!”袁老三等人朝九宝莲灯等人走了过来。

“……”九宝莲灯没说话,他不敢说话。

面对凶悍如大耳朵的人,九宝莲灯敢于掐砖头子上去就砸,而面对打架出了名孬种的袁老三,九宝莲灯却不敢动手了。

区别在哪儿?

九宝莲灯的爸爸是卖猪肉的,袁老三的爸爸是市政法委书记。

再凶悍的混子,能和强大的党政机关领导抗衡?人家只要一句话,够让你在里面呆上半辈子的了。

袁老三把九宝莲灯打残了,顶多赔点钱了事。但如果九宝莲灯把袁老三打残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九宝莲灯不敢动,不敢说话。

“你唱歌唱的挺好是吧?挺牛逼是吧?”袁老三等人走到了九宝莲灯

“……晓波,认识我吧,我是九宝莲灯啊!”歌厅光线比较阴暗,九宝莲灯认出了赵晓波。

九宝莲灯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个耳光落在了脸上,袁老三抽的。

袁老三还要踹九宝莲灯,被赵晓波拉住了。

“……”九宝莲灯没说话。

“他是跟马三玩儿的,我认识,你别打了,再打被张叔知道又该骂我了。”赵晓波在这个团伙里,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你他吗的以后注意点!”袁老三骂了一句想走。

这时,谁也想不到大志站了起来,掰开了卡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