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看见了吧?”服务员洋洋得意。

“……”蒋门神没话说。

“我们这里是明文规定的,这钱你必须得交。”服务员更是得意。

“扯淡!”犟驴蒋门神就是不服输。

“先生……”

“我把它吃了你还罚不?”蒋门神那倔劲儿又上来了。

“当然不罚了!”服务员看着那个满是烟灰烟头的半碗饭,才不信蒋门神真能把这碗饭吃了呢。

这服务员错了,她不知道她眼前这条大汉,就是蒋门神。曾经一天一夜啥事儿没有乘坐三轮160公里的蒋门神。

据现场目击的马三说:蒋门神二话没说只拿筷子一扒拉、一仰头,就一口把这满是烟灰烟头的半碗饭一口给吃下去了!

面不改色,一口吃下去的!一口咽下去的,嚼都没嚼。

身带避雷针而且一向只负责雷人的马三这下遭雷击了,雷死了被!

“你还罚钱吗?”蒋门神一口咽下去了以后,稳定了一下呼吸,得意洋洋的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已经被九雷轰顶了,哪还说的出话。

蒋门神点了根烟,神态自若的买单,走人。

马三香汗淋漓。

蒋门神是能吃亏的人吗?虽然昨天表面上他是在饭店取得了胜利,但是实际上吞下那口脏饭肯定还有口恶气!

不行,蒋门神得报仇!

据说当天晚上蒋门神啥也没吃,谁请客也不去,而且通知了游戏厅里九宝莲灯等人:晚上谁也不许吃饭,明天等我安排!

这不,中午,蒋门神带着一箱榨菜来了,铜钱桥榨菜。

“都谁饿,跟我一起去吃?!我请吃饭!”蒋门神站在门口喊。

“走吧,一起去吃吧,蒋哥请吃饭!”九宝莲灯拉上了大志。

大志跟着就去了,他实在忒饿了,三天只顾着赌钱,根本就没吃东西。

蒋门神带着九宝莲灯、大志等五个人去了隔壁的自助餐厅。

只点了一个菜,青椒土豆片,三块,最便宜的。

每个人口袋里都塞了5包铜钱桥,咸,特咸,又辣又咸,下饭。

“米饭一块,随便吃是吗?”蒋门神略带挑衅的看着昨天的那个服务员。

“先生,是!”

“恩,好!”

蒋门神发话了:你们五个听清楚了,每个人必须至少吃10碗,菜是少了点,就一个。菜吃光了就吃榨菜,吃死他们。10碗以上,谁多吃了一碗,我奖励20块,兄弟们,吃吧!

在饭店吃饭的客人和服务员无比惊讶的眼光注视下,这六个人右手筷子,左手榨菜,开吃了。

吃的那叫一痛快。

蒋门神吃了17碗,九宝莲灯13碗,大志居然吃了22碗!

大志的面前的碗最高!一摞已经摆不稳了,高高的两大摞。

数碗,94个!!!满桌子都是碗!!!!就一个空盘子。

这六个人都吃不动了,路都走不动了。

“服务员,买单!”蒋门神撑得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先生,一共九块!”

“收着,我喜欢你们这,我明天还来。”蒋门神得意的笑着说。

“兄弟们,走!”

“你小子不错,真能吃!”蒋门神夸了大志一句。

这样一来二去,大志和九宝莲灯等人混熟了,大志也不去好好上课,成天就泡在马三游戏厅里,偶尔帮忙上上分,收收钱什么的,俨然也成了马三的小弟。

上南山,马三也带上了大志。

在南山上,大志算是见识到了赵红兵、张岳等人的威风。

当个社会大哥多好,当个城里的社会大哥多好!名车开着,豪宅住着,走到哪里身后都是一群小弟跟着。

大志也立志要成名,成为社会大哥!

当时98年有个流行的歌儿,叫《城里的月光》,用在大志身上不错。

照亮大志的不是城里的月光,而是城里的流氓。

城里的流氓,把梦照亮……

第二十三节宿命大志和九宝莲灯俩人一个是城市贫民子弟,一个是农村贫民子弟。俩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愿意回那个贫寒简陋的家,宁愿睡在马三这个游戏厅。他们睡就是睡在几张椅子拼成的“床”上,还要时不时的被“上分”声吵醒,想洗个澡都得去公共浴池。但他俩,还真就俩月仨月的不回一次家。

二狗每次骑自行车路过马三的游戏厅,都能看见这二位。而且看见这二位的时候,他俩总是稀松着睡眼,一副没睡醒的架势。这两个当时年仅20岁的孩子,总能让二狗感觉已经垂垂老矣,暮气沉沉,颓废的很。也难怪,成天就这休息条件,怎么可能让人有精神。

黑社会成员的小弟,过着就是这样的生活,他俩如果想翻身,除非等马三混到张岳那地步。可全市混成张岳那份上的,无非也就张岳一个而已。

马三可没逼着他俩让他俩成天没日没夜的泡在游戏厅里,这是他俩自愿的。在马三这里,总是能有口饭吃,而且吃得还不错,马三按月给他们发工资,工资也不低,而且马三还不定期的甩给他们几百让他们出去好好吃两顿。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听说大志的爸爸曾经来游戏厅找过几次大志,连打带踢,把大志强拽回家。但过不了三天,大志就又来了。大志的妈妈来游戏厅连哭带闹,拉大志回去上学,大志嫌他农村的妈妈丢人,不愿意让他妈妈在这里闹,只能跟着回家。但不出一礼拜,大志也又回来了。

像张岳这样的城里的流氓,已经把大志的梦照亮了,这倔强的农村孩子,下了决心要混社会,混出个名堂里。在他们农村,混子都是被全村人瞧不起的,但是在城里,好像张岳、赵红兵这样的大混子是很受人敬仰的。大志,就想成为像赵红兵、张岳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