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安天下的不是吴老板,是赵红兵,是张岳。他们几个,是真的露了脸。

这一战,终究成为了经典,铭刻在了我市黑社会发展的史录上,这是里程碑。南山上的那个大坑虽然在以后十年的岁月里逐渐被泥沙所填埋,但它却始终留在我市市民的记忆里。那个大坑,也代表了我市流氓史上斗殴的最高水平,最高境界。

荡气回肠的南山之战,后人,已无法超越。

南山之战颇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武林大会,而武林大会通常会选出武林盟主,这次也不例外。但是此次的武林盟主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赵红兵、张岳、费四等人构成的关系极为牢固但经济上又保持松散关系的团伙,成为一个完全凌驾于我市其它任何混子团伙之上的一个团体。

这个团伙将来不成为黑社会,哪个会成为黑社会?

平日和和气气但在大场面中绝对盛气凌人的赵红兵,面对对方无数枪支却上手就抽对手老大耳光的半个残疾人费四,手持微冲一句话镇住所有在场对手的张岳,还有并没有被人忘记的在广州混得如鱼得水的李四,甚至是已经退出江湖但怀揣一把枪刺就站在费四身后随时准备扎人的小纪……

这些人,随便拿出哪一个来,都是绝对的江湖大哥。更何况,这些人,一遇上大事,从来都是绑在一起,打都打不散。

更有江湖传言,公安局也已知道了他们约战的消息,但就是没敢出警,此传言是真实假二狗无从判断,只当个传言听。但二狗知道的是,当年我市刑警队和区刑警队的镇队之宝无非也就是几把微冲,靠那些刑警去对付这200多号持枪的亡命徒,好像的确有点不够用。

赵红兵等退伍兵秉承优待“战俘”的我军传统,吴老板一样上桌,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即使是发生了冲突,对吴老板还是尊重一些。赵红兵,的确不是小毛贼。

而且,出一口恶气也绝对不是赵红兵的目的。谈,才是目的。

毛主席在朝鲜战争时曾经说过:打是为了谈,打也促进谈。赵红兵肯定也知道毛主席的这句话。

酒过三巡,人散的差不多了。

“吴老板,你看这个事儿应该怎么解决?”赵红兵发话了,下茬子了。

“赵老板,地面是你刨的,不是我让你刨的,对吧!”

“对!”

“那我应该给你什么钱呢?”

“车马费!”

“车马费?”

“你从省城找来了那么多黑社会,来吓唬我,我只能找来我的兄弟帮我卖命了。今天来到这些人,你说我该打点打点吗?人家也是有家有业,凭什么为我拼命。”

江湖中人要钱也需要借口,也需要理由。虽然吴老板说只付一半工钱不对,但刨地面这事儿是赵红兵自己做的,没理找吴老板要钱。但吴老板找来一群省城的黑社会想来教训赵红兵,那就显然是吴老板的不对了。

“恩,你要多少?”

“按人头计算,一人一万。”

“这样吧,我给你100万。”此时的吴老板,还没忘记讲价呢。

“不行!”

“赵老板,这个工程,我亏大了。”

“一分也不能少!”

“我打个电话吧!”

“随便。”

赵红兵知道,吴老板这又是找江湖中人出面说情了。东北人都这一个习惯,出了事儿不去琢磨找公检法,却总是去找“社会人”解决。

吴老板这个电话打给了那个和他一起上南山的光头胖子。

“胖哥,麻烦你找一下大哥吧!”

“恩,只能这样了。”胖哥的大哥在省城绝对是和九哥同一级别的江湖大哥,肯定也是实力位列前五的大哥。在这里,把胖哥的大哥称为“老水”。

据说胖哥回头又给“不好露面”的李武打了电话。

“省城里或者你们市,谁能跟赵红兵他们这些人说上话?”胖哥问李武。“说上话”的意思就是“谁对他们说话管用的意思。”

“省城的九哥,我们市没有。”

“好,知道了。”

胖哥打电话给了老水。

老水和九哥有交情,但交情不深。江湖中人,互相给面子。

“听说你有几个小兄弟把咱们这的吴老板给绑了?”

“我的小兄弟?谁呀?”九哥那天显然没嗑药,装傻呢。

“有个叫赵红兵的,还有个叫张岳的。”

“那不是我小兄弟,那是我朋友。”

“能说上话不?他们狮子大张口,一张口就是100多万,吴老板的意思是只想付100万。”

“钱又不是很多,吴老板又不缺这点,要就给呗。”九哥太欣赏张岳了,这是帮张岳说话呢。

“呵呵,九哥,我老水的面子还不值那几十万啊?”

“值,我一会打电话问问吧。不过丑话说到前头,我肯定给你老水的面子,但我和他们只是朋友,他们是不是给我面子我可不知道。”九哥这样的人精,才不会轻易答应什么事儿呢。

“九哥的本事,我老水也不是不知道。这个赵红兵、张岳都是什么人啊?在他们那,我只知道以前不是西霸天是社会大哥吗?怎么了?现在西霸天也不管用了?改朝换代了?”水哥说的西霸天就是李老棍子,李老棍子八十年代初和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称雄我市西边一带,绰号西霸天。

“呵呵,那我就不知道了,行了,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吧!”

九哥电话又打给了赵红兵。

赵红兵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吴老板那个电话起作用了。

“能量不小啊?认识社会人不少啊?”赵红兵在接电话前,笑笑对吴老板说。

此时的赵红兵,是铁了心了,谁说话也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