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二狗爱断句爱用逗号,而是根据大家回忆说,张岳就是这么不紧不慢抑扬顿挫的说出了这句话。

要掏枪的人都停下了手。

因为,站在赵红兵侧面松树林里的张岳,手里端着一把微型冲锋枪,黑油油的79式微冲,距离吴老板等人最多7米。

张岳身后站着的,是手指头扣着保险环握着手榴弹的马三和九宝莲灯。

微冲、手榴弹,齐了。

省城的黑社会或许带着手枪、猎枪,但根本就没想到,张岳居然拿着一把微型冲锋枪!玩儿过枪的朋友知道,这枪和只能吓唬人的手枪的威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只要张岳一搂火,眼前这些人都得被他“突突”了。

比张岳这冲锋枪更可怕的,是马三和九宝莲灯他俩手里攥着的手榴弹,在人挤人的这条泥泞小土路上,这手榴弹要是扔进了人群是什么后果?

省城的黑社会虽然人多枪多,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没什么大用,精确度差的手枪和猎枪远距离没什么用场,而且人太多,开一枪说不定就招呼到自己人的身上了。省城的这些黑社会,估计在人生中也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手榴弹。

看着张岳醒目的光头,让人一看就脊背发凉的眼神,省城的黑社会没一个人敢动。

“你还牛逼吗?”费四又给了小个子罗锅一耳光。

这回,小个子罗锅没脾气了。

“听着,昂,今天没你们的事儿,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管你们在省城混的多牛逼,到我们这里来,不好使。”张岳又不紧不慢的说,面无表情。

对方没人说话。

“有人想进这坑吗?不想进,就快点走,趁着明白快点走!知道不?以后有事儿没事儿别TMD来我们这得瑟,你们是我对手吗?”张岳又以他那标签式的眯着眼睛、撇着嘴、楞着眼睛的经典表情训话了。

省城的100多个“黑社会”显然都没什么脾气,他们大老远来一次也拿不了几个钱,犯不上把命都搭上。

“你不能走,吴老板,你留下。”赵红兵说。

“绑了他!”张岳说。

“绑了他”的意思不是要把吴老板捆起来,更不是SM什么的,而是说:“把吴老板带走!”

丁晓虎一把扯过了吴老板:“走吧!”

矮个子罗锅棱了费四一眼:“行,今天你牛逼,我走,但我告诉你,你动吴老板一指头,我整死你!”矮个子罗锅是想找回点面子,毕竟,这次人丢大了。

“都啥几吧时候了,你还牛逼呢?快点走,没你事儿。再你妈墨迹,崩了你。”张岳眯着眼睛说。

显然,即使是张岳,也不愿意贸然开枪。

省城的黑社会上山,我市的混子下山。张岳掐着微冲,马三和九宝莲灯握着手榴弹,原地不动,一直盯着省城的黑社会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

小雨停了,泥泞的南山小土路上,全是散乱的脚印,而且,还留了个大坑。

就在刚才,这里还聚集着2、300人,大战曾一触即发。

当然,吴老板被赵红兵等人带走了。

这一战,没有出现真正的大规模枪战,但事实上,这样大规模的约战,也很难真正出现枪战。尽管如此,但二狗却认为南山之战在我市以赵红兵、张岳等人为首的黑社会团伙形成进程中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其主要意义有以下四点:

1,武力的巅峰:此战是赵红兵、张岳等人武力的巅峰之作,微冲、手榴弹等武器第一次真正走上了前台,此类巨无霸武器在张岳手中出现,标志着张岳等人的武力已凌驾于全市所有团伙之上。这样的场面,在我市至今为止的几十年中,只出现过一次。

2,领袖地位的确立:不但组织了100多人的队伍,而且其中还有多位江湖大哥,作为本次战斗的组织者和战斗的决定性人物,赵红兵和张岳奠定了我市江湖中的领袖地位。注意:是领袖地位。以前赵红兵、张岳团伙只是知名度最高,但却不具有对非本团伙成员的号召力。此战过后,赵红兵、张岳,在我市,一呼百应。

3,一扫颓势:赵红兵、张岳此时刚刚出狱不久,虽然名声尚在,但相对于其他团伙的财力等方面并无绝对优势,此战过后,赵红兵、张岳再次确定了本市第一团伙的地位,无可撼动,再无团伙可抗衡。

4,树立英雄形象:此战被认为是捍卫我市混子荣誉的一战,就连从我市考到省城去的大学生都经常跟省城的同学吹嘘这一战。可见,赵红兵、张岳、费四等人的形象不是负面的,而是英雄式的。

基于以上四点,赵红兵等人以后“生意”也好做多了。

当然,吴老板这事儿还没完,远远没完。

能找来上百号黑社会千里迢迢来干一仗的吴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是说被绑了就被白绑了的。

第二十一节社会老油条如果是一通枪战敌伤一千,己伤八百的胜利,那只能叫惨胜。惨胜过后,要么入土为安,要么跑路,被通缉一辈子,直到被抓住为止。

两个耳光加几句话就彻底挫败了对手的胜利,那才是全方位的胜利。而且,还“绑”来了吴老板。

赵红兵、张岳等人凯旋归来,带着一群兄弟去吃饭,各式车辆组成的车队从市中心呼啸而过,小雨后的大街上没有尘埃,空气格外清新。

夕阳,彩虹。

这,绝对是我市江湖中人的一次盛会。这等盛况,在一呼百应的土匪式混子头子张岳在一年后被处决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也不可能有人有张岳这样的号召力了。或许江湖中以赵红兵一己之力也能号召起全市有名的混子再集合在一起拼起一搏,但已经没有足够的外辱可以需要动用这么多人,而且,此战过后,也没有人再敢惹赵红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