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哄笑,紧张的情绪稍显松弛。

“过来了!”赵红兵说的很轻松。

省城的黑社会也是从正面上山,然后从山顶的小路走下来。

看着那100多人从山顶走下,大家反而都不紧张了。只见吴老板也在人丛中,而且走在最前面,他们这些人多数也都是廉价T恤,牛仔裤。看来,无论哪里,混黑社会的小弟,都没几个钱。

路滑,而且是下坡,吴老板他们走到并不快。天上又下起来小雨,看不见太阳,天是灰白色的。

吴老板看见了站在松树林里的赵红兵、张岳,看见了他们身后头戴钢盔的20几个兄弟和松林里站着的数不清的人。

看到这些,吴老板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滑倒在地,跌坐在了泥泞的小路上,十分狼狈。

据说赵红兵也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吴老板是怕了,吓得腿软了。

只见身后有人扶起来吴老板,继续向下走。

路很窄,只能容纳三个人并排站着,赵红兵、费四、沈公子三人站在了路的中间,身后站着几个头戴钢盔,身穿钢制防弹背心的兄弟。其它人,都站在了小路两侧的松林里。

满身泥泞的吴老板走到了赵红兵面前,相距不足3米,停下了脚步。

吴老板身边也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光头胖子,还有一个是个罗锅。后来知道,这是吴老板找到两帮人马里的带头大哥。

吴老板找这些人来是吓唬赵红兵的,震慑赵红兵的。找来的这些人也不是各个都是杀人魔王,上来就敢开枪。雇佣兵的责任就是:把事儿办妥,拿钱走人。这些人也不愿意发生枪战,肯定是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黑社会都通过开枪来解决问题,那就是黑社会头子再手眼通天,有八百个头也不够杀。

吴老板就是想展示一下实力,挫一下赵红兵的锐气。

结果,吴老板和他身后的那些“黑社会”成员,全被赵红兵身边那些头顶钢盔,身穿钢制防弹背心的兄弟们给震了!就算是省城,也没见过这阵仗!赵红兵和沈公子真得感谢当年第一个穿钢制防弹背心的赵山河带给他们的灵感。

赵红兵这边钢盔防弹衣各式枪支,吴老板那边也不孬,来的人多数手夹着包,包里肯定都是手枪。

这是实力展示,展示实力不是目的,谈才是目的。

谈不拢,再开战。

两军对峙。赵红兵的人是横向排,从山路上下来的省城黑社会是纵向的,多数都在小路上挤着,零星的20几个散在松树林里。

“看见了吗?”赵红兵指了指吴老板侧面那个大泥坑。

这大坑,忒糁人。赵红兵在玩儿心理战。赵红兵和吴老板对话,两百多人没人说话,有人在吸烟,有人在左顾右盼,有人在紧张的看着他俩对话。

“你带的那些人干啥啊?想整死我啊?”赵红兵咄咄逼人,根本就没要谈的意思,上来就挑衅。挑衅的一方肯定更有心理优势,尤其是身后还有100多号兄弟,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别的胆子我姓吴的没有,整死你赵红兵,我敢!”

“来吧,我就在这呢,你来整死我!”赵红兵磨着牙向前走了一步,指着吴老板说。

“操!别你妈装!”

“我草你吗!”赵红兵舌绽春雷,喊了个“喝”。喊“喝”挺重要,而且有讲究,必须以丹田之气吼出,才有效果,而且,东北话显然更有效果。赵红兵的“操”字发的是chao音,而不是cao音。

赵红兵、费四、沈公子等三人又上前一步,距离吴老板只有一米,伸手可及。吴老板和身边的两个黑社会大哥一动都没动。

赵红兵这一声吼之后,200多人鸦雀无声。

这时候紧张的该轮到省城的“黑社会”了,黑社会也是人,是人就都怕死,或许有张岳那样一红眼连命都不要的混子,那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还是像普通人一样怕死。

省城来的黑社会本来心理上有绝对的优势,以为凭借自己的阵势肯定能把我市的这些“土流氓”吓瘫,教训教训赵红兵等人然后山吃海喝一顿回省城。结果上山以后发现这阵势势均力敌,心理优势几乎荡然无存。

在赵红兵简单的咄咄逼人的两句话加一声吼过后,他们是怕了,他们忽然发现:虽然自己是来吓唬人准备谈判的,但人家赵红兵看样子根本就没想谈,人家就想干!

赵红兵等人前进了两步,吴老板等人还是一动未动。虽然他们没往后退,但是在心理上,他们已经退缩了。

“你装啥?”省城的黑社会大哥也不白给,小个子的罗锅微抬着头,斜着眼看着赵红兵,也是一副根本不服的架势。

“滚你吗远点,没你事儿昂!”赵红兵的手指头快指到那小个子的鼻子了。赵红兵平时很少说粗话,但是在这场合,必须要这样说才能有气势。

“我草你吗”这小个子罗锅真不白给,根本没被赵红兵吓到,张口就骂,个子虽小,但中气十足。

没等赵红兵有反应,只听伴随着又一句“草你吗”之后的“啪”的清脆的一声响,这小个子罗锅居然被费四结结实实的抽了一耳光!

双方加在一起带来上百支枪,居然第一个动手的是去扇人家耳光!胆子大吗?这就是费四,就费四这胆子,这牛逼劲儿,这虎劲儿,和当年空手去抓二虎军匕的刀刃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费四,总是第一个动手。

小子个罗锅和一直没说话的光头胖子同时往外掏枪。他们,本以为,根本就没必要动枪。

电光火石间,改变战局的人出现了。

“你们,都他妈的别动,昂。”说话的是张岳,声音不大,语气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