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四走上前去,重重的捶了沈公子一拳。

“操!”费四就说了这么一句。

这么多年过去了,费四的外号早就变成了费瘸子,但是他性格真没变过,火爆依旧,勇猛依旧。他在社会上很少打架的原因很简单:1,有实力。2,实在是勇猛,没人敢惹。3,和赵红兵等人都是一帮的,谁敢惹?李四还是他亲妹夫。4,他也很少主动招惹别人。

赵红兵看出来了,费四和小纪,赶都赶不走,肯定是要跟他上山了。

气氛有点压抑,跟生离死别似的。

沈公子想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就咱们这几个人,当年还成,到了今天可能就剩下小纪咱俩还能打架了!”沈公子的嘴又开始损了。

“为什么啊?”孙大伟问。

“咱们六个,有仨残疾,还一个军师,可不就剩下我和小纪了吗?”

“怎么还仨残疾啊?”

“俩瘸子,费四是一个吧?张岳现在也是瘸子,他那腿伤还没好呢,走路比TMD费四还瘸。红兵那手就更别提了,再加上你军师孙大伟,还有几个人能打架。”

“操!”费四不愿意听了。

“唉,虽然咱们现在手底下人不少,但咱们也不能太差,是不?对了,小纪,当年打架你就不怎么样,现在你还行吗你?”沈公子嘴忒损。

“我行不行你别问我,你回家问你老婆兰兰去。”小纪说。

赵红兵、张岳、费四都乐了。他们乐的不是这俩人谈话的内容,而是觉得这俩30多岁的大男人成天没完没了的斗嘴,挺有趣。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中午就别喝了,再吃两口饭。一会收拾收拾,叫上人,咱们先上山,等他们去。”赵红兵说。

刚说完,赵红兵又接到了亲侄子赵晓波的电话。

“二叔,今天你有事儿是吧!”

“咋了?!”

“我和袁老三他们都说好了,我们一起过去!”

“别扯淡!”

赵红兵对他亲侄子很是挠头,成天在外面惹事儿不说,自从李四跑路后就跟当年菜刀队的袁老三等人混在了一起,此时的袁老三等人那菜刀队早就不叫菜刀队了,改称太子党了,全是一些我市官宦人家的不学无术的孩子组成,要胆量没胆量,要义气没义气,只知道在外面惹事儿给自己家里添堵。

“二叔,我肯定过去!”赵晓波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红兵气不打一处来。也怪自己,给赵晓波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还好,这一下午,刘海柱没打电话过来,可能是刘海柱淡出江湖太久了,所以社会上发生的事儿都不知道。赵红兵这还算踏实点儿,一个已经退出江湖十年的小纪来了,赵红兵已经够不安的了。

下午,丁晓虎、大耳朵、先儿哥带着西郊的混子们到了,张岳的人也到了,蒋门神、马三带着人也到了,全市的各路好汉们也到了。足足150多人,把整个饭店二楼的包间全挤满了。

在以后的十年间,市民在传颂这一战时,多数已经不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全都将此战作为维护我市混子荣誉的一战,都知道这一战的领导者就是赵红兵、张岳。

这150多人中,基本集中了我市除老古、三虎子、李老棍子外所有的多少有点名气的江湖中人。

天涯上很多网友都在想:我草,两帮黑社会决战了,黑社会,黑西服黑皮鞋黑墨镜,各个都面无表情,跟终结者似的,“嗖”的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把小手枪,二话不说叮当的开干。而事实可能不是这样的,也许是二狗没见过世面,也或许东北风情的黑社会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反正二狗是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一群西装墨镜的人开战,甚至在我市大街上都看不见这样的群体。

映入赵红兵眼帘的是这么一群人:有染着黄毛的,有染着红毛的,有剃了光头的,还有留着郑伊健那样的飘飘长发的。除了大哥以外,普遍穿着50块钱以下的T-shirt,当然还有穿个背心的,牛仔裤多数都脏兮兮的,好像一个礼拜没洗过似的。嘴里都叼个烟卷,说话大呼小叫满口脏话。总之,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见到赵红兵、张岳这样的传说中的江湖大哥出场,纷纷起立离座握手。

挨个招呼完,吩咐落座、上菜、但不上酒。张岳和赵红兵俩人出去了。

“张政委,这就你找的人啊!”赵红兵嫌这些人素质太低。

“哈哈,你嫌他们太邋遢了?”

“看来看去,还是晓虎他们和你那些小兄弟看着最像回事儿。”

“呵呵,要不他们怎么混不出名头呢?你总不能以你当兵的时候那些战友的素质要求他们,他们是混子,又不是军人。”

“哈哈,那是,那是。”

赵红兵当年复员转业,没能实现理想当上连长。这回有机会领导这么多小弟兄实现连长梦想,但赵红兵却觉得有点索然无味。

这群鱼龙混杂的小混子,赵红兵领导不了也不愿意领导。毕竟,在这150多人中,属于赵红兵和张岳嫡系兄弟的起码有60多个,有这些中坚力量,赵红兵心就有底了。

下午5:00,人都到齐了,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走,上山!”和以往总开战前讨论会不同,在这次大战前,赵红兵等人根本没做任何讨论。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一场已经可以称之为战争的恶战前,制定任何战术都是扯淡,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能随机应变。

车队浩浩荡荡向南山进发。

和省城黑社会一水儿的黑色桑塔纳相比,我市的混子的车队五花八门,高档的有沈公子的凯迪拉克,低档的有快报废的夏利,车队中不但掺杂着几辆挤满了人的白色面包车,还跟着7、8台出租车。红车、白车、黑车、绿车,什么颜色的都有,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