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从十几年前说起,哪次打架大伟不是躲在最后面啊?”

“每次打架躲在后面的就是军师啊?”

“未必啊,关键是每次打架前大伟总是出谋划策。”

“他那计策管用吗?”

“当然不管用啊,但是他打架不行,怎么办呢?只能当军师啊!”

“那也顶多就是个狗头军师啊!”

“不管怎么说,狗头军师也是军师,大伟只能干这个了。”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

赵红兵和沈公子一个正宗的低沉的东北话,另一个是纯正的油嘴滑舌的京片儿,一个捧,一个逗。说的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十分认真。

孙大伟假装没听见,朝饭店包房里四处看。

张岳被沈公子和赵红兵逗乐了,本来已经白得发青的脸有了点血色,张岳是由衷的佩服赵红兵和沈公子,在这个关头,这俩人还有说有笑逗闷子玩儿呢,换了别人,早就紧张死了,包括他张岳在内也是紧张的要命。

估摸着赵红兵和沈公子埋汰他埋汰得差不多了,孙大伟才说话。

“你们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叫我?”孙大伟看样子有点生气。

“怎么着?军师要出手了吗?”沈公子笑吟吟的说。

“你们出来这么大的事儿,我拼了命也得去,儿白!”孙大伟看样子对沈公子的不屑很愤懑。

“大伟,算了吧,这事儿你去了也没用,上次你嫖娼都让人家按摩女郎CEI了一顿,这次是跟黑社会码架,你不适合,你还是继续倒腾你那甜草去吧。”

“你们俩的事儿,就是我的事,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说我不能打架。对,我是不能打架,但是有人敢动你俩,我跟他拼命。打架我是不行,但谁都就是一条命,谁玩不过谁啊!”孙大伟越说越激动,都快扑到沈公子身上了。

赵红兵、沈公子、张岳都看出来了,孙大伟衰是衰了点,但是的确是真兄弟,真讲义气,他是真想帮忙,真想拼命。能让胆子最小的孙大伟去玩命的,也就是赵红兵、沈公子、张岳等寥寥几人。

沈公子还没等再说什么,费四和小纪都出现在了包房的门口。

肯定是孙大伟听到消息后通知的他俩。

此时的费四,算是半个江湖大哥,开着赌场,手下还有几个看场子的小弟,在江湖上的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枪肯定有几把,但是开赌场讲究结交朋友,和气生财。费四近些年在江湖上也没干过什么事儿,但社会人都知道有费四这么一号,知道这人当年是和张岳、赵红兵、李四等人一起出来“玩儿”的。

而此时的小纪则完全和江湖没有关系,起码有十年没和人发生过冲突了,到了98年,小纪已经不再倒卖文物了,而是开始烧制文物了!倒腾文物赚钱太慢,还是自己“做”文物来钱快,什么元青花之类的瓷器,小纪烧啥像啥,一懵一个准,钱像流水一样进账。

赵红兵和费四、小纪平时基本每个礼拜都会在一起聚上一两次,但是这次,赵红兵根本就没通知他俩。

二狗认为,赵红兵没通知他俩是有原因的:

1,小纪基本没有实力,找了也白找。费四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实力也有限。即使他俩都参与了,对整个战局影响也不大。

2,因为赵红兵视小纪和费四为手足,所以不找。这次恶战,前景未卜,要是因为这个把两个手足兄弟搭上,赵红兵得内疚一辈子。赵红兵找张岳那是不得不找,没有张岳,赵红兵这边的实力和场面就要下来一大截。

这饭店的包房里,除了跑路的李四和老油条李武,当年拜把子的八个人,到齐了。

第十九节上山“红兵,12年前我们拜把子,你岁数最大,我没叫过你一声大哥,但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兄弟看。今天,你有事儿了,不管你通知不通知我,我现在叫你一声大哥,我必须要跟你一起去。”一向没什么正形的小纪今天一本正经。

“纪老师,你还会打架吗?”沈公子笑着说。小纪和沈公子是这个团伙中的两大贫嘴,30多岁了还成天斗嘴。由于小纪成天神神叨叨的弄些文物什么的,所以那时候大家都把小纪叫纪老师。

“对,我是挺多年没跟人打架了,有10来年了,但是我记得上一次和李老棍子拼,红兵为了我受了多重的伤,后来红兵又在里面关了4年半。这些事儿,我没说出来过,但我记在心里。咱们隔三茬五就喝酒,就我这点小酒量,红兵说要跟我干一杯的时候,我有一次没干过吗?”小纪说的有点动容。

“孩子都上小学了,别跟我们一起扯淡了。”赵红兵也被小纪说的有点动容。

“张岳就没老婆孩子?就张岳是你兄弟,我就不是你兄弟?对,我是没张岳那本事,没张岳那实力,但是,我是个30多岁老爷们儿,我没觉得我欠过谁,我就觉得欠你的!今天你不让我去,你们也都TMD别去了!”

容易动感情的孙大伟眼眶有点湿了。

张岳、赵红兵、沈公子三个人也都没说话,看着小纪,估计想法都差不多:老哥们儿了,这真是老哥们儿,小纪这么多年搞文物,即使有张岳、赵红兵、李四这样的大哥罩着,但其实真没少遇上一些外地的不讲道理的混子,但小纪都忍了,即使在外面有点什么窝囊事儿,小纪也没跟这几个人说过,他也知道一旦告诉这几个人,那事儿非搞大不可。小纪忍了10多年了,如今孩子都上小学了,已经胡子拉碴的他却来帮老哥们儿拼命来了。

这是真感情,这是真哥们儿,这是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