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办法,在我市,没有人敢接。

开工的当晚,由于一些小“摩擦”,工地的工棚遭遇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的伏击,工头和工人都被打。肇事者被抓到了两个。

“为什么去工地打人?”

“那些工人我看着不顺眼,跟我穷得瑟。”

“是不是有人派你们去故意生事的?”

“没有,是那群工人得罪我了。”

“……”

第二天晚上,省城来的建筑队又和本市的一群小混子发生了“摩擦”,多名工人再次被打。

这回,一个人都没抓到。

是个人就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吴老板,这活儿我不干了,再干下去,我非连命都留在这。”省城来的施工队工头说死也不干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吴老板也怒了。

“赵红兵欺人太甚,一个地癞子敢欺负我老吴?真当我是吃素的!”

吴老板自恃在省城的黑白两道混的都很熟,还真想跟赵红兵拼一把。吴老板是否曾经是过江湖中人二狗不清楚,但此人的行事作风和脾气却是十足的江湖中人。

吴老板给赵红兵打电话,打一次,赵红兵挂一次。吴老板找不到赵红兵,在98年代时候,手机又普遍没有中文短信,吴老板只能找人给赵红兵带话。

“吴老板说,最近发生的事儿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希望能再跟你们继续朋友,过去的事儿,都是误会。你们过去也挺辛苦,虽然把地刨了,但是毕竟也出过不少力,吴老板的意思是给你们三十万,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给吴老板带话的人说。

“三十万?离我们的投入差点忒多点儿了吧!”沈公子搭话。

“告诉吴老板,我不是要饭的,我也没他那样的朋友。”赵红兵说。

“这……吴老板还说,你们别欺人太甚,要是执意不肯,以后可得小心点儿。”

“谢谢,以后我一定多加小心!”赵红兵乐了,他太久没被别人威胁过了。

听到赵红兵的回音,吴老板肺都要气炸了。

吴老板是铁了心要跟赵红兵磕一把了。

在张岳、李四、费四、丁晓虎等人心中,赵红兵是好大哥、好朋友,是值得拿命去交的。在其他的江湖中人心中,赵红兵是和气大哥,没多好但也没多坏。记住千万别得罪就是了。在普通市民心中,赵红兵是名气最大的混子之一,但和自己的生活没什么交集。在想混的小孩子心中,赵红兵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在吴老板心中,赵红兵无疑是最可恶的地癞子,吴老板恨不得剥其骨、食其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吴老板跟我市最大的流氓团伙的主要头目耍流氓,结果却被更加流氓的手段制住,很有趣。

但吴老板也不是善茬,他还想找更大的流氓来制住赵红兵。

比赵红兵更大的流氓,那就是黑社会了。

据说,在听到赵红兵回话的当天,吴老板就给了省城3、4个江湖大哥打了电话,目的就一个:归拢赵红兵。

第十七节约战南山吴老板找了四、五个江湖大哥的原因只有一点:吴老板以后还要在我市做生意,如果这次被赵红兵给弄服了,那将来肯定有越来越多的混子来他这里寻衅滋事,他以后在这的生意,肯定就没法再做了。

吴老板想的是:一战安天下,拼了血本收拾了赵红兵,看以后谁还敢跟他得瑟?搞就搞大场面,把人全弄服!搞暗杀绑架影响忒小,说不定哪天再出来一群混子招惹他。

吴老板有钱归有钱,但他根本就找不到像九哥那样的黑社会大哥,九哥那样的人,或许为自己的生意杀人放火,怎么会因为几个小钱去跟别人拼命?吴老板找到的人,基本都是省城第二档次的江湖大哥,这一档次的江湖大哥,还处在血腥的原始积累阶段,敢干,需要钱。论实力,肯定跟人家九哥没法比,但是肯定比九哥更敢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都需要钱。

据说那几天经常混迹于省城和我市之间的李武没少接到省城江湖大哥的电话。

李武是个十分圆滑的混子,吹牛的本事不小,在省城的那些江湖中人,认识李武的都以为他是我市最牛逼的人物。

“有人找我去你们市帮忙做一个人。”

“还用你出马,我李武在这帮你办就行了。”

“听说他在当地很有势力,叫赵红兵,你认识不?”

“……认识”

“他在你们那怎么样?”

“很牛逼。”

“认识他吗?”

“很熟。”

“哦,那你就当我这电话没打过。明白不?”

“知道了,放心吧!”

李武刚说完让对方放心,回头就去找了赵红兵。李武嘛,就是谁都不得罪,希望自己在谁面前都是老好人。

“红兵,跟你说个事儿。”李武神神秘秘的。

“说吧,啥事儿?”赵红兵踹了一脚李武以后,总觉得挺对不起李武,但他还不好意思跟李武道歉。

“省城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有人出钱要办你!”

“早就知道有这天,肯定是吴老板找的人。”赵红兵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

“我想也是”李武说。

“来吧,我等着他们!”

“红兵,我和他们也挺熟的,我不太好帮你……”

“红兵说让你帮了吗?”沈公子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说。

“……要么我跟他们说说咱们的关系,让他们别来了?”李武说什么话都小心翼翼。

“来吧!没了他们,那姓吴的还得找别人,不会罢休的。”

“红兵,那你小心点,他们我可知道,那手黑着呢……”

“我知道了,没事儿”

“你可别跟别人说我跟你说这事儿啊,说出去,他们非宰了我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