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只有少女才善于怀春?丁晓虎怀起春来更猛!在请那姐俩儿吃饭前,丁晓虎不但去理了个发买了套新衣服,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把大耳朵等人弄的特眼馋。

“你整完了以后把她电话号也告诉我昂?!”大耳朵说。

“不给,不给”丁晓虎洋洋得意。丁晓虎又想起件事儿,回头去药房买了盒避孕套。

“够用吗?”大耳朵问

“难说,难说”

当晚,心潮澎湃跌宕起伏的丁晓虎成功的约到了姐妹二人吃饭……

丁晓虎一见这姐俩呆了,楞了。

不是因为这姐俩太好看了,是这姐俩长的实在忒可趁了。

这姐俩好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鹰钩鼻、薄嘴唇、小眼睛、细眉毛、又黑又瘦。

丁晓虎胸中那“通”“通”乱撞的小鹿,消停了,彻底消停了。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6:00吃饭,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程略去不谈。丁晓虎咬着牙陪着笑把这顿饭吃完。

晚上10:00整,丁晓虎终于在沈公子家小区门口等到了沈公子。丁晓虎要跟沈公子拼了。

“申哥,下车!”

“呀,晓虎啊,这么快双飞就结束了?你也不行吗?”沈公子摇开车窗

“……”站在车外的丁晓虎怒视沈公子不语。

“是不是那俩姑娘都没看中你啊?”

“……”丁晓虎继续不语。

“你一个也没办?”

“……申哥,你不是说那俩姑娘长的像歌星吗?”丁晓虎咬牙切齿问了这一句。

“是啊,不像吗?”

“有她俩那长相的歌星吗?!”

“有啊,不是有个什么组合吗?一模一样,我能逗你吗?”

“你告诉我,是啥组合!”

“哎呀,我现在才想起来那组合叫啥!昨天真没想起来。”

“叫啥!”

“动力火车,对,就是动力火车。你看那大辫子,那长相,多像!”

“……”

“晓虎啊,我又没跟你说长的像女歌星,你看你可真是的,瞎想什么啊。再说你这品味不行,人家那是台湾原住民风情,高山族的,懂不?在你们东北去哪儿找去?……”

“我操……”丁晓虎作势要打。

“如果你没勇气陪我到,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倒不如就忘了就算了……”沈公子一加油门,坏笑着高声唱,绝尘而去,留下了小区门口胸中小鹿已经一点都不撞了的丁晓虎。

丁晓虎从裤袋中掏出那盒没开封的安全套,远远的朝沈公子的车抛去。

沈公子就这样,三十啷当岁了,还成天跟丁晓虎这样二十出头的孩子混在一起打成一片,而且乐此不疲。

第二天,沈公子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对沈公子来说是好消息,对丁晓虎来说是坏消息。电话内容是:“申哥,你不用请我吃饭了,你那个兄弟丁晓虎有女朋友了没?”。

在下文中,二狗把姐妹花中的表姐称之为动力大火车,把表妹称之为动力小火车。打电话的,这就是动力大火车。

沈公子刚刚开始想要想馊主意,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赵红兵打来的:“来工地吧,事儿麻烦了”。

第十六节倒掉的苹果沈公子到了工地时,看见省城的开发商吴老板、监理、赵红兵、丁晓虎等四个人。四个人两两一伙,面对面站着,看样子都不是很开心。

“呵呵,这是怎么了?”沈公子下了车,手里拿着车钥匙问了一句。

“……”这四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

沉寂了半天。沈公子看这架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傻站在那里。

半晌,赵红兵说了一句:“吴老板,这事儿还有的谈吗?”

“你们把事情做成了这样,我有什么办法?”一副江湖中人模样的吴老板看样子也很生气。

“到底怎么啦?”沈公子实在忍不住问了赵红兵一句。

“吴老板说,咱们拖延了工期,而且工程质量也不好,工程的款,他只能付一半了。”赵红兵是在对沈公子说话,眼睛却盯着吴老板。

“啥?!”沈公子一听楞了。

“吴老板,我们这工期是拖延了几天,但是我们工程质量绝对没问题啊,拖延几天您罚我们点钱这是应该的,但您说只给一半,这……”沈公子有点急。

“你们耽误我的事儿忒多了,沈公子,给你们一半钱很给你们面子了,要是换了别人,我说不定一分钱不给了。”

“吴老板,您这是怎么说话。”这次沈公子和赵红兵投入忒大,沈公子是真急了。

“申老板,我以前真的很信任你,你从来没搞过这个,我也把活儿给了你,但你们也太让我失望了!”

“吴老板,再问你一次,只给一半是吗?”赵红兵看样子是比较烦沈公子和吴老板的聒噪,很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对!”吴老板回答的很干脆。

赵红兵随即说出了让沈公子和丁晓虎都惊愕万分的一句话,也是让吴老板万万都没想到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内容是:“晓虎,找胡队长去,叫十个工人带上镐头,把咱们做的地面全刨了!咱们一分钱都不要了。”

众皆愕然,“老火,走!”赵红兵喊了声司机,转头向自己的车走去。

“不用全刨,隔半米,刨半米。”赵红兵回头又朝丁晓虎说了一句。

“大哥……”丁晓虎楞站在那,不动。

“让你刨你就刨!楞在那干啥?!”赵红兵罕见的大嗓门喊了一句,随后上车,关了车门。

丁晓虎走了,去找工人了,他对赵红兵说出的话一向当成圣旨,不管是对是错。

沈公子也随即上车了,跟着赵红兵的车走了。那即将被刨的地面是沈公子多年以来苦心经营的积蓄,沈公子肯定心疼,但是他和赵红兵的关系是:无论一方做出了什么决定,另一方都不会反对,而且会全力支持,别说是钱的事儿,就算是杀人,也跟着去了。